尤墨的眼角扫了一眼,这些混混看来对老大的猎物不敢动手动脚,略略放下心来,回了句:“承让了!”

    光头力量够大,手脚挥舞起来忽忽带风。不过尤墨反应更快,猴子一样躲来闪去,五分钟不到,他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的,语气更是不善:“小杂*种,别让老子逮住你!”

    尤墨的笑声就愉快了,“加油啊,你就快成功了!”

    瘦猴还是有些眼力见的,看这情况就喊:“王哥,要一起上不!”

    光头恼怒:“不用,别他么费话多!”

    原地站住喘了会粗气,光头眼凶光绽露,一个恶虎扑食想上来抱住尤墨。

    尤墨看着光头那看似凶猛其实飘浮的动作,摇了摇头,这人打架下盘不稳,身体力量再大,也只会为对手所用。

    不过自己前面的铺垫也很重要,和场上踢球是一个道理,先试探,再制造假象,找到弱点后继续放大,最后一击致命!

    这是个标准的侧踹,在光头的速度加到最快的时候尤墨闪身到了他的身后,充分利用了往前冲的巨大能量,很小的空间内尤墨摆腿发力,高速蹬出的右腿正光头的腿弯!

    “轰”的一声巨响后,光头那沉重的身体与地面紧密接触在一起,扑腾起好大一片灰尘。

    王丹只觉得那一瞬间眼睛一花,尤墨就不见了,然后发现光头右腿突然一软,整个人就往地下趴了下去,在地上做了个脸朝下的滑跪动作!

    天啊,这脸还能不能用了?!

    女人家么,对外形的关注是始终如一的。

    ————

    小混混们瞬间炸锅了,不过对于视打架为家常便饭的他们来说,这时候反而不会迟疑了,一哄而上!

    王丹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她清楚的看见其一个小子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捡了个棍子,正用尽力量挥了过去,“小心!”

    昏暗的路灯下尤墨确实没注意到这根棍子挥来的方向,后背瞬间就挨了一下,钻心的剧痛加上实打实的力量,把他的整个人带着往前踉跄了两步。听见王丹叫喊,顺势往前一个滚翻,站了起来。

    身后,四个小子排成了一排,慢慢的靠近过来。

    尤墨转身,掉头就跑,小混混们也不迟疑,抬腿就追!王丹犹豫了下,没敢把地上趴着不动的光头翻过来看看,小跑着跟了上去,不过还是长了个心眼,没有跟在后面,远远的吊在了侧后方。

    尤墨跑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没有回头,凭听觉判断对方阵形应该散了,一个急停稳住步子,对着猛冲过来的第一个混混一脚正踹!

    这倒霉催的小子正高兴着呢,没想到混足球队的猴哥都没跑过自己,哪料眼前一花,一张硕大无比的鞋底就印在了自己的腹部!

    高速奔跑被人一脚踹停下来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呢?

    恶心!

    是的,胃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好像一下子涌了上来,甚至来不及用嘴呕出,顺着嗓子眼和鼻腔一起往外喷了出来!浑身绵软无力,趴在了地上。

    这状况可把尤墨恶心坏了,转身继续往前跑。

    瘦猴是第二个追上来的,这小子还是有当混混的潜质,悍不畏死的喊叫着扑了上来!

    这次尤墨不到半分钟就停了下来,不用看,最后那两个肯定落在后面了。

    瘦猴在正面冲到尤墨面前的时候,才从那一双细长的眼睛里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冰冷的,不带有一丝感**彩的,让人从心底打颤的眼神!

    和那一句同样凉入骨髓的声音:“给过你机会了!”

    伴随着踝关节一阵剧痛,瘦猴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不是因为疼痛,而是,畏惧!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眼神!我做了什么?不就是把那个小子的腿铲了一下,后来听说也没断啊!

    自己的脚好像才真的断了,踝关节反着转了一下,在地上奇异的反向扭了180度,又被剧烈的反弹回来,以及,钻心的疼痛!

    ————

    最后两个小子都趴在地上后,王丹才在尤墨的示意下走了过来。

    尤墨的声音还是冷冷的,对地上蜷成个虾米一样,抱着脚踝想喊又不敢喊的瘦猴说道:“知道该说什么吧!”

    转头轻轻搂住王丹的肩膀:“对不起,丹姐,没吓着吧?把你的录音笔打开一下!”

    王丹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五味杂阵的,但这会总算是把心给放踏实了,还不忘问一句:“录音笔,那是什么东西?”

    尤墨注意力没在她这,见瘦猴没有回应,就蹲下身子,对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道:“出来混,这点疼都受不了,难怪只能做些下滥的事情。”

    瘦猴听了这话却楞住了,一股屈辱感从心里涌出:“不,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尤墨的声音依然淡淡的,不注意看的话仿佛是在和自己的朋友聊天:“用的到的时候给点甜头,用不到的时候一脚踢开,你说你混的是什么呢?”

    瘦猴满脸的震惊,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尤墨:“你,你怎么知道的?”

    尤墨轻轻笑了笑,甚至伸手摸了摸瘦猴的脑袋:“李宇天身后有他哥撑腰,用你当然跟用条狗一样了。”

    瘦猴一脸苦涩:“狗*娘养的,找人来威胁老子,答应给五百最后只给了百。我算是瞎了眼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心里也明白的很,今天我也就是把卢伟的伤还给你,骨头没事,韧带伤慢慢养着吧,该说什么不用我复述了吧!”尤墨转头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王丹,“丹姐离近点,录了音我们就回。”

    王丹担心的却不是这个,“你后背挨了那么重的一下,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尤墨转头朝王丹笑了下,声音变得更柔和了,“没事的,皮外伤,回去擦点红花油就好了。”

    ————

    回来的路上,王丹出奇的话少,结果把尤墨担心的不行,以为她是吓坏了。

    “放心吧丹姐,那几个被我打的家伙都没啥大事,休息几天就好了,那个光头可能脸蹭坏了,想当小白脸是没啥指望了!”

    王丹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捂着嘴好一会才止住,“你别逗我了,我没事,就是见了今晚上这些事情后,心里有点乱。”

    尤墨点点头,这姑娘真正的笑才好看,没有那种职业笑容的距离感,“嗯,我明白的,球队也是个小社会,什么样的人都有,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还是多写点正面的吧!”

    王丹的脸上很是惊讶,一双丹凤眼神采充沛:“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说罢扬了扬手里的录音带。

    “这东西,当然要等他最得意的时候用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