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们笑了没有,我是肚子疼了好久。求收藏推荐及一切能求的东西,我会继续努力,以更好的状态,更有意思的情节奉给大家。多谢支持!

    尤墨呆呆的转过头去,看着李娟那努力掩饰的一脸灿烂笑容,以及跟年龄毫不相称的高挺双峰,很有种把头埋进去好好哭一场的冲动。

    姑娘见他这样,有点着急了,刚才见一车人下来都好着,看来比赛打的不错嘛,自家这位是怎么了?发挥失常?

    左右瞅了眼没见熟人,把他的胳膊挽住,沿小路往男生宿舍走,语气很温柔,“没事的,一场比赛嘛,没打好多正常的,下一场继续努力就是了。”说完还伸手轻轻的捏了捏尤墨的厚耳垂。

    尤墨忐忑不安的心踏实了一些,思路终于回到正常的轨道了,转头瞅了眼身旁,这姑娘应该是刚从家里过来吧,v领t恤虽然领口开的不深,但明显的沟沟状东西还是让人火气上涌,骨架不大,圆润的臀部有一个很好看的向上弧度。裙子刚过膝盖,衬出结实秀长的两条小腿。

    这货顿时就将危险的知性姐姐抛到如来佛祖那去了,把手抽出来搂住姑娘的肩膀:“好着呢,一传一射,最后时刻绝杀了他们。”

    李娟可是专业人世,这话一听马上眼睛睁大,光天化日之下没太好意思马上抱住啃,还是忍不住用那对可恶的凶器蹭了蹭这货的胳膊,“这么厉害?!”

    尤墨的心就随着蹭动晃了几下,头晕的厉害了!

    不行,这家伙太危险了!

    自己的处子之身迟早要败坏在这小妖精手上!

    怎么回事?哪儿来的番茄砸我头上?

    ————

    从意*淫走出来的尤墨轻轻咳嗽一声,把自己的思路整理了一下,问:“约了梅姐?”

    李娟浑没在意自己的行为会给身边人带来多大的刺激,这姑娘就这样,身怀绝技却从不自知,“嗯,昨天晚上就说了,等会你洗完澡了过来找我们。”

    答应了一声,就到了宿舍门口。姑娘很是不舍的松开手,做了个好看的鬼脸,跑了。

    洗澡的时候,尤墨就很生气的盯着小丁丁,“又不能用,天天抬头挺胸的像个什么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小流*氓呢!”

    旁边的刘敏很佩服的看过来:“好厉害,你和你家兄弟天天就这个样子交流?”

    尤墨转头看看这娃的,发现发育情况很是一般,就教育他:“天天要和他说话,长的才好!”

    刘敏一脸崇拜:“姚哥都没有你懂的多,好厉害!”

    这货很是受用这种眼神,“这些知识以后用处很大,现在要好生学习,不小心长偏了以后就麻烦了!”

    刘敏顿时着急:“那咋办,以前我也不懂,现在还来的及不?”

    尤墨一脸关心:“你好大了嘛?”

    刘敏唯唯诺诺:“十五,不对,十四岁半,还来的及不?”

    这货叹口气:“还行吧,以后要多加努力了。”

    刘敏总算松了口气:“哥!你放心,有啥事情尽管说!”

    尤墨挠头:“兄弟些别客气,这些都是应该的,以后兄弟的兄弟长好了还是有哥的功劳嘛!”

    刘敏就拍胸口:“那肯定,以后哥说一我就不说二!”

    尤墨很是严肃的拍拍这娃肩膀,“好兄弟!”

    两人的眼神坚定的对望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

    ————

    郑睫找见卢伟之前,还是喊了几嗓子的。不过小姑娘对自己的声音不太满意,高音不够亮堂,“怎么样,刚才那场比赛?”

    虽然自己觉得挺过瘾,但还是想听听专业人世的看法。

    这其实是没看过瘾的表现,卢伟当然理解了,侃侃而谈:“几个关键人物的表现成了比赛的转折点,精神上的顽强超乎了对手的预料,也把结果带向了未知,最后时刻机会的创造与把握堪称完美表现,最终的胜利实质名归。”

    这一大堆专业球评用语一下就把小姑娘砸闷了,看向他的眼神已经近乎崇拜,“好厉害,你说话怎么一套套的!”

    卢伟很想说:“套话嘛,当然是成套的。”想想又算了,继续维持自己高大上的形象:“改天你们打比赛的时候,我给你现场点评一下,你听听是不是差不多!”

    小姑娘开始还没听出来,光听着要过来看比赛就高兴了,仔细一想,恍然:“你说的话和电视解说差不多嘛,原来是这样!”

    卢伟笑了,这姑娘悟性还真是不错,果然有顶尖运动员的潜质:“是的,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参考一下就行了,比赛还是要自己看的多,思考的多了,才会走在别人的前面。”

    郑睫陷入了沉思,她其实是个挺爱动脑筋的人,略一思索就体会到了卢伟的良苦用心。越想就越觉得眼前人可爱起来,上前挽住了用胳膊蹭来蹭去的,“这场比赛看完,我都有点喜欢上足球了。”

    卢伟很受用这亲呢的表现,亲情爱情似乎都有,依赖的感觉仿佛更重一些,声音也放的很低:“你悟性很好的,现在就缺了点信心。放心好了,我会帮你找到的。”

    小姑娘居然撅嘴不高兴:“哼,才不要你帮我,你和我一起还差不多!”

    卢伟伸出手指,在小姑娘丰润的嘴唇上轻轻刮了刮,“有道理,别人给的信心始终不牢靠,自己找到的才更值得信赖。”

    郑睫张嘴咬住调皮的手指,声音喃喃的:“人家就是喜欢和你一起找嘛!”

    卢伟伸手把小姑娘搂在怀里,瘦削的肩膀有些柔弱的感觉,“是啊,没有你,我也不一定能找的到呢。”

    郑睫松开嘴,把头贴在他的胸口,有力的心跳声仿佛催眠曲一般,让她觉得心安神定,就闭上了眼睛:“越来越觉得离不开你了,怎么办呢?”

    卢伟很应景的出主意:“那我找个大背篓,每天出门把你放在里面。”

    说罢,还低声唱了起来:“小背篓,荡悠悠,笑声,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脚楼”

    小姑娘本来以为他又在逗自己,结果听了两句就忍不住了,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卢伟叹了口气,停下来,很有些自责。

    真是没事找事,两个缺乏亲情的人,唱这种甜甜的回忆,自己都觉得心酸了,何况未经世事的小姑娘。

    郑睫抬起满脸泪花的小脸,语气还是倔强:“继续唱嘛,我开心的哭一场就好受多了。”

    卢伟把小姑娘搂紧,轻轻的哼起来:“头一回,幽幽深山,尝呀,野果哟”

    两个人,看台上,一个世界。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