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过程总会有点虐心,不想长大永远只能是幻想。不过希望的光芒就在前面,有什么理由一直悲伤到难以释怀呢?求一切能求的东西,说你最想说的话,多谢支持!

    好像说了很多的话,好像走了很长的路。

    也好像没说什么,看看时间也没有过去多久。

    就这样,两个人安静的抱在一起。

    好像,也不用多说什么了。

    那就这样吧,只要信任,只要有信任,那就够了。

    有点可笑,两个人,扮演坚强的,不一定坚强,软弱的,也不一定软弱。

    但总不能一起坚强,一起软弱吧,作者会写不下去的。

    好吧,又跑远了。

    尤墨骨子里,是个恋家的男人,分别,是他最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但他是男人,心智成熟的男人,这种时候,分别,只是为了更好的在一起。

    李娟看上去,是个傻乎乎的单纯姑娘,但骨子里的坚强,是超越她年龄的存在。她需要的,只是时间,短一点的时间平复心情,长一点的时间仔细思考。

    所以,两人之间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除了,情绪上的,表达。

    仿佛明白过来的姑娘恢复了以往的热情,是啊,去那劳什子远的巴西好像要到年底呢,半年的时间完全可以把这家伙拴的紧紧的,过不两年就回来了,怕什么?!

    尤墨也能感受到怀姑娘那躁动不安的热情表达,自己那颗空落落冰冷的心也热乎了许多,捧起姑娘的脸,狠狠的亲了上去。

    李娟才不会被动挨打呢,又不是第一次!

    嗯嗯,大家不要想歪了。

    动情时刻的吻,是两颗心碰撞后的交汇,是缠绵到骨头缝里的柔情似水。

    尤墨抱着蛇一样扭动的身体,叫苦不堪。

    坐怀不乱,这他么的是正常人干的事吗?!

    男人,有时候就这样,痛并快乐着。

    ————

    刚回到宿舍,姚厦就跑过来,先把250元钱拿给尤墨,介绍:“你200,他50,你俩加起来就是250。”

    尤墨赶紧打断,“啥玩意,我跟他不用加起来,分开说就就行了!”

    姚厦又拿出200,点点头:“你的进球奖,本来赢了才有的,江领队给你争取了上一场的,一共两个球200元。”

    尤墨很是受用的笑纳了,“明晚我请客,把你的兄弟都叫上。”

    姚厦很是不客气的接受了,“你请就你请,把女足姑娘叫过来给大家认识认识。”

    尤墨又问,“上一场你不也进了一个,有一百元没?”

    姚厦很不好意思的挠头:“江领队给我了,可我这场踢的这么差,差点让队伍没出线,就把这一百块捐到队费里了。”

    尤墨拍拍这娃肩膀:“干的好,以德服人,你们几个兄弟,你还真有点像个兄长了。”

    这娃也是一副很受用的表情:“汪嵩嵩也捐了,说他上场进了个乌龙,这场刚好抵了。”

    尤墨点头,“都不错,老五咋样?”

    姚厦一点也没觉得自己这个所谓的兄长,为何在这小子面前以一副最底层马仔的形象出现,仍然保持低头汇报的表情:“医生说休息几天就没啥大碍了,淘汰赛应该赶的上。”

    说完,又补充:“他说想跟你聊聊,现在么?”

    尤墨把小胖子的肩膀一搂,“走起,抓紧时间,咱现在可是大忙人了。”

    老五在床上被人按住了,想爬起来还不让,嘴八舌的:“医生说你要多卧床休息,过了24小时再起来活动。”

    见着尤墨进来,场面就安静了不少,这货现在真有点大哥的气场,杵到哪儿都不由自主的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尤墨也觉察到这一点了,于是把面部表情放松,挂了点笑容出来,屋内气温顿时回升,有人麻着胆子上来拍他肩膀,刚要说话,被姚厦眼睛一瞪,立马收声收手了。

    尤墨在老五床前坐下来,打了声招呼,拿起病历看了几眼:“好好休息,后面对手都很强。”

    一贯冷静的汪嵩嵩都忍不住:“那字跟天书一样,你能认识?!”

    这货当然认识,不过不是字,是病。

    还是要低调一些的,“瞎猜呗,这一堆蚯蚓胡乱爬,过几天拿给他自己看估计都认不全了。“

    众人哄然笑起,气氛热烈起来,老五却皱皱眉头:“姚厦你领着他们去那屋说话去,汪嵩嵩留下就行了。”

    老五其实比姚厦像老大多了,话少,表情少而硬。见众人都出去了,开口直接就问:“你们打算怎么对付孙永康?”

    汪嵩嵩都吓了一跳,正要说话,见尤墨对自己摆了摆手,于是就停下来听他们对话。

    尤墨轻轻笑了笑,声音很平静,“你相信我们吗?”

    老五点点头,“对他我不是很了解,对你,我相信。”

    尤墨继续笑道:“那就够了!”

    老五却不太满意:“能说说要怎么做吗?需要我们帮忙不?”

    尤墨转头问汪嵩嵩:“今天最后那个球,你传给我的时候想过我会怎么做吗?”

    汪嵩嵩明显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楞住了,摇了摇头:“不知道。”

    尤墨却在两人探询的目光处之泰然,没有说话。

    汪嵩嵩确实有天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么说你当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尤墨笑着拍拍这未来军师的肩膀:“厉害,这么快就想清楚了!”

    汪嵩嵩脸上的震惊却掩藏不住,转头给老五解释:“就和场上打比赛一样,你来我往的,见招拆招,现在对方没有弱点露出来,他们也只能按兵不动。但再狡猾的家伙也会有破绽,到时候会怎么做现在并没有完整的计划出来。”

    老五缓缓的点点头,“你说的对,只要相信,就够了。”

    汪嵩嵩震惊的却不是自己的解释,他对自己分析问题的能力和速度很有自信,这个队上在他们来之前也确实没有人能在这一点上超出他分毫。但眼前这家伙,不经意的几句话,就能带出这么多信息出来,真是太厉害了。

    更可怕的是,据说另一个家伙更擅长这些!

    这么恐怖的家伙,竟然是自己的队友?!

    汪嵩嵩的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阵了。聪明人或多或少都有颗自负的心,但他现在,真的收起了所有的心思,在认真的思考:怎样努力,才能到达他们的境界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