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十点过,低头认罪的尤墨默默无语的跟在王丹身后,往学院外面走。

    知性姐姐心情很愉快,步子就有点前脚掌点地,颠起来走的味道。

    毕竟才21岁,还不太会掩饰心情。

    不用动手,光吓唬人都这么有感觉,有没有这么厉害?!自己当初要是当了幼师的话会不会手一挥,就一呼百应应者云集?

    其实真有点想多了,这货现在就是做了亏心事,被鬼找上门的状态。

    不过再心虚还是要弱弱的问一句目的地的,午还得去女足那报个道,顺便通知下晚上聚会的事情呢。“丹姐,找个地方坐一会吧!”

    看着这副球场上霸气十足,自己面前低眉顺眼的样子,王丹很有种碰见个熟人显摆一下该有多好的念头。

    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虚荣心十足了?!

    语气还是淡淡的:“放心啦,不会耽误你太久的。”

    本来准备找个咖啡厅坐坐的,转念一想运动员喝这些饮料会有影响,手一挥:“前面转弯的地方有个小公园,去那坐一会,说会话就放你走。”

    尤墨的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光天化日之下知性姐姐应该不会太过分。这要是去个适合偷偷摸摸做些小动作的地方,自己还真是欲哭无泪了。

    快六月了,上午的阳光很好,两个人随意的遛达了一会,找了个树荫下的长凳坐好。

    王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坐下来的时候碰了碰他。

    尤墨心头一凉,赶紧往旁边让了一让。怪话顿时就来了:“咦,怎么不觉得我挤着你了?”

    真正的柳眉杏眼,没有圆睁,就已经很显出一股英气了,尤墨果断开始幻想知性姐姐穿上军装会是啥样。

    王丹正得意呢,却看见这货的眼神有点不对劲,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问你话呢,不许装傻!”

    尤墨只好祭出自己擅长的实话实说:“我上次说错了!”

    知性姐姐一听这话就来劲了,正准备开始战略反攻,却被这货摆手打断了:“上次说你应该去做主持人,现在想想还不太贴切。刚才仔细看了看,还是觉得当军人才符合你的气质,花木兰那种类型的,英姿勃发。对了,你有军装没,下次穿出来看看?”

    王丹一下就楞住了,自己从小就一直幻想着成为一名军人,还偷偷的托人买过一套军装来穿过。如果不是视力检查没过关的话,自己说不定已经是个女军官了。

    这小子,才和自己接触几次,怎么就像交往多年的朋友一样,把自己从内到外了解的这么清楚了?!

    好奇心超过了复仇的心理,王丹的语气真正柔和了下来,朋友聊天的语气问:“好奇怪,你看人的眼光,说话的语气和内容,都完全超越了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水平了。”

    这货现在明显是破罐子破摔,反正怎么掩盖都是露馅,“说是天分估计你又该生气了,那就说成书看多了的缘故吧。”

    王丹果然没生气,她其实真不是个爱生气的主,偏偏遇见了这位魔头,让她老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会氛围还不错,就势提出自己的问题:“运动队环境这么复杂,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尤墨叹了口气,很想说:“现在算很单纯了!”,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出去,淡淡的说道:“有利益在,就会有人通过各种渠道来制造捷径,竞争就变得不再那么单纯了。”

    王丹默默的点了点头,消化了下这段话的深层含意,再问:“那国外呢?会不会好一些?”

    尤墨看着面前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希冀的光,不忍心摇头拒绝,淡淡的说道:“一样的,只是每个人的底线不同,所采取的手段不一样。国内与国外,只是可能受到惩罚的风险和力度不同罢了。”

    王丹的思维能跟的上,但心的震撼却实在难以言表了。因为家里的缘故,她还是很有机会接触一些国际上的资料,也了解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当然知道国外的运动圈并非净土一片。但这段话从眼前这十多岁的少年口说出,而且是如此思维缜密的表达出来,就不得不动容了。

    尤墨也知道这番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并不合适,但他的性子就这样,当说就说,率性而为,只是这姑娘估计还要问些体制或解决办法之类的问题,自己就不能一直顺着思路给她解答下去了。

    有些事情,还是自己的思考,会更有价值。

    果然,王丹犹豫了一下后,开口:“那你觉得”

    尤墨马上打断,“不聊这些了,起来走走吧。”

    看着略显失望的眼神,尤墨微微笑了笑:“以后时间还长嘛,有机会再聊,你若关心这些问题,多查查资料,多想想,再找我交流也不迟。”

    那一瞬间,知性姐姐完全忽略了两人实打实的八岁年龄差距,完全是一副信服的语气:“嗯,谢谢你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说完起身,马上后悔了。

    怎么回事?本姑娘不是来复仇的吗?不是要把他直接弄死?!实在下不去手也要打一顿的吗?

    怎么就成这样了,像个小学生请教老师一样,这口气,这姿态,叔可忍,婶不能忍呐!

    见这货起身,洋洋得意的往前走,知性姐姐突然暴起,一个正踹命pp。

    尤墨实在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刚才低眉顺眼一脸成熟知性形象的姑娘,下一秒就化身复仇恶魔了,这一脚势大力沉,且速度奇快目标精确,自己在毫无防备下连滚带爬的,在地上翻了个跟头,才总算稳稳的趴在了地上。

    还好不是水泥地,不然摔够呛!

    知性姐姐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自己含恨而出的这一脚竟然威力如此之大,球队的当家球星如果被这一脚废掉,那自己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了,不对,还洗它干嘛,淹死自己得了!

    一瞬间,两个人,都呆住了。

    尤墨是不敢爬起来,实在是怕再遭毒手,自己趴着,她应该不会追加扫地攻击吧?!

    王丹是吓着了,被这可能的后果吓坏了,完全没有从这货躲躲闪闪的眼神注意到什么。

    路人都惊呆了,围观了过来,也没人敢把尤墨拉起来。看这两人吧,恋人是不太像,母子吧,也不像,姐弟呢?有可能!

    看来是姐姐管教不听话的弟弟了,纷纷摇头叹息着散去了:“小娃儿家,还是要多说说,动不动就打解决不了问题!”

    王丹回过神,跑过来蹲下,把这货的脑袋抱在胳膊上,想扶他站起来,应该说些什么吧,可怎么开口呢?自己这完全是故意的啊!

    这货当然是要装装可怜了,闭着眼睛,鼻子一抽一抽的,像是要哭出来,其实是在闻姑娘身上的味道。

    有股淡淡的麝香味。

    嗯,提神醒脑的好东西,孕妇禁用。

    好吧,这是职业习惯不好的表现。

    美女怀,你能不能想象些该想象的东西?

    这些药常识,拿来搞毛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