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这样的比赛结果,津门队的队员们,心情都有些忐忑不安。不过考虑到主教练李老头一向不在他们面前拿架子,很多时候输了球都还是和颜悦色的,这帮少年,还是有几个心情不错的,互相开着玩笑走了下来。

    结果,只听见冷冰冰的一句:“一人100个俯卧撑,五组做完。”

    刚才还一脸笑容的李振民,转身就往休息室走去。旁边的年轻教练看傻了眼,赶紧吩咐:“还楞着干什么?!赶紧的,车还在外面等着呢!”

    于是,还在意犹未尽讨论纷纷的观众们,就欣赏了这样一副情景:刚赢了球的队伍,两列排开,整齐却吃力的做着俯卧撑。

    而且,一做就是十多分钟,有些快的,已经做完起身收拾,慢的,还在一下下吃力的趴下,起来

    张笑瑞就是最吃力的那种类型,但每一个,都做的很认真。身边,是队长商一,他已经做完了,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群趴在地上挣扎的人,眉头紧锁着,仿佛在他们身上,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成长,或许永远都离不开这种带有些痛苦的思考吧。

    ————

    正在收拾东西,顺便听着主教练有气无力的训话的s省队队员们,也略带些惊讶的表情,看着对面。

    很多人心就莫名的松了口气。

    这样的队伍,再遇见的时候,可能就和今天不一样了!

    而自己,能像他们一样,不断的前进吗?!

    孙永康真是有点惊魂未定,匆匆说了几句,就转身走人了,根本没注意看对面在做什么。

    进了两球的汪嵩嵩,见着主教练大人走人了,过来搂着一进球两助攻的小胖子:“看见没有,这才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小胖子却叹了口气,也不避讳什么:“樊指导要在的话,估计我们将来也和他们差不多。”

    老五听见了,来了精神:“我看见樊指导了,还在看台上和我打了个招呼,不过现在不见人了!”

    姚厦苦笑:“现在他肯定不方便出现在我们面前嘛,不过下半场比赛打的还不错,他肯定高兴坏了!”

    汪嵩嵩还有些可惜:“没赢下来啊,时间太短了!”

    尤墨过来纠正他俩,先指了指汪嵩嵩:“首先,上半场没打好是因为你没上,其次,下半场打的好是因为对方坚持打强攻。”

    汪嵩嵩也清楚的很:“是啊,成熟一点的对手,是不会给你这样翻身的机会的。”

    姚厦也点头:“是的,所以他们赢了球却挨罚了。”

    尤墨做总结:“场上场下,队友对手,其实随时都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心思和悟性了。”

    抬起头,招呼着一旁一直在仔细的听,却一言不发的王兴利:“说说你的看法吧。”

    王兴利很明显缺乏心理准备,迟疑了一下开口,还是有些支支唔唔的:“嗯,我,我觉得吧,尤,尤哥说的对!”

    很快被人打断:“喊老大就行,他还没你大!”

    王兴利更有点结巴了:“尤,尤老大,说,说的对,就,就是要有,要有一颗,随时随地,都在学习,学习的心”

    老五皱着眉忍不住想打断一下,却被姚厦挥手制止了。

    眼前这个老实的家伙,必须迈过了这个槛,才能成为大家心目认可的存在。

    一个害羞又老实的守门员?!

    这种奇特的生物应该关在动物园供大家参观才对!

    像只狮子一样敢对任何人怒吼的家伙,才是让人放心依赖的最后一环!

    于是,这几个人,静静的,听着他从结巴,到不连贯,到不在重复表达同一个意思,再到后来语速正常。

    虽然,最后还是没有什么自己的看法表达出来。

    但这几个听众的心,都松了口气,路还长着,能有这么一个开始,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一个个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一下,然后起身收拾,准备离去的时候,王兴利突然想起了什么,双手放在嘴边大喊:“谢谢了,晚上请你们吃饭!”

    尤墨也笑了,回过头来,阳光下一口白牙很耀眼:“明天吧,今天时间太紧了。”

    王兴利也笑了,眼前这个人,总是给人一种心暖暖的感觉,虽然,刚才的讲话让自己现在还觉得脸上躁热。

    ————

    回去的大巴车上没见知性姐姐王丹的身影,少年们都有些失望,当然,不包括暗自庆幸的尤墨。

    卢伟照例去观察对手比赛去了,天后的周五下午,齐鲁和江浙的一支。

    如此跌宕起伏精彩不断的一场比赛,并没有在他心停留多久。可能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很好的利用了对手的失误而已,战术层面没有什么值得拿来研究的地方。

    这也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所在,不看热闹看门道。

    至于感激什么的,真的欠奉,和兄弟们说这些,要被笑话的。

    现在,目标是下一个对手了!

    这或许也是一个合格的主教练所需要的素质,永远不会把庆幸,侥幸,感激,狂喜这些无用的情绪长久的停留在心里。

    而思考,是永远需要走在比赛前面的。

    ————

    尤墨的好心情,维持到了下车的时候,就嘎然而止了。

    车子外面,知性姐姐一脸甜美的笑容,不停地和下车的人们打着招呼,却一直没有移动步子,直到自己下来的时候。

    虽然内容还是让人头大,不过语气听起来安全系数要高些了:“我打算给你做个专访,你啥时候有时间?”

    尤墨很想问:为毛只有我一个?!

    却没敢开口,这娃还是很狡猾的,知道眼前这甜美可人的家伙,有一万个理由,在等着自己。

    那恭敬不如从命吧,省得一不小心祸从口出,“嗯,那就明天上午吧,应该没训练。”

    谁料还是不满意,知性姐姐微微有些皱眉的样子挺好看:“今天晚上不行吗?新闻和比赛评论都有时效性的,太晚了关注度就下降了。”

    尤墨还能说什么呢?!

    天要下雨,姐要专访,都随它去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