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厦有些眼馋的看着和知性姐姐谈笑自若的尤墨,一步回头的,和同样一脸艳羡的汪嵩嵩一起,毫不犹豫的在背后大声议论别人。

    “你说说你说说,这家伙怎么就那么招女娃喜欢?!一个个的见了他就无视我们了,这样下去怎么了得!”

    汪嵩嵩也使劲咳嗽两声,力求让知性姐姐听见:“他才多大呀,14岁好像还不到,据说都有两个女朋友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姚厦对汪嵩嵩的场下默契很满意,不过小胖子胆小,不敢再回头看知性姐姐反应如何,也粗着嗓门:“那些个女娃也不知道咋想的,改天咱们问问她们?!”

    少年们酸酸的语气让知性姐姐还是很受用的,毕竟再漂亮的姑娘家,也能从这些少年们暗恋般的喜欢里收获愉悦的心情。但听着听着,他们说的内容就不能不当回事情了,这家伙,私生活有这么丰富多彩?

    转头看看身旁,竟然一脸的悠然自得。知性姐姐无名火起,“很得意嘛?!”

    尤墨很快嗅出了火药味,脑袋马上大了一圈,很想说:关你毛事?不过很明显这娃自控能力很强,略委婉的口气:“都还小嘛,以后怎样都说不定呢。”

    王丹眼睛一转,马上从这语气分辨出很多信息出来,心下仔细琢磨起来:看来两个女娃确有其人其事,而且关系肯定不一般。以这娃的心理成熟度来讲,那两个女娃很有可能都被他蒙在鼓里了。

    知性姐姐一想到这里,复仇的小火苗和凛然的正义感瞬间充满全身,反正晚上你也跑不了,敢不老实交待?!

    哼哼!

    ————

    李娟这一下午训练,都有些心不在焉的,看得张梅直皱眉头,时不时的小动作提醒一下。

    周晓峰都看出点端倪来了,不过语气还是很和善:“怎么了?担心的吃不下睡不着了?”

    傻姑娘的大红脸真是马上说明情况了,但场面还是要撑住:“周指导乱说,我是她姐!”

    周晓峰仍然笑呵呵的:“他们进了淘汰赛,我们现场去看看好不好?”

    李娟强忍住脱口而出的“好!”扭过头去:“哼,就会逗我们玩!”

    周晓峰转头看了看张梅,见着一脸无奈的笑容,也若有所思的不说话了。

    娃都还小,相互间交往一下对心性还是有好处,像身边这样的老姑娘,将来也都挺麻烦的,或多或少都有些交往恐惧症了。

    队里面成双成对的长头发+短头发组合让他颇有些头痛,老派传统的教练们在这些方面虽然看不习惯,但也都能理解。毕竟,一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她们就和队里仅有的几个老男人打交道,时间久了,对真正交往的概念都很模糊了。而且女运动员还有个奇特的现象:生了娃的比刚结婚的更能发挥自身实力出来,同理,结了婚的比没结婚的好些,没结婚的比没男朋友的又要好些。

    这其实也正常,经年累月的专业训炼,再加上枯燥无味的业余生活,除了那些能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运动员,其它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厌倦。

    不过还是要控制下情绪,影响训练比赛了可不好,尤其是队里很有上升潜力的年轻队员。

    比如,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来正在走神的家伙!

    得提提醒,全运会比赛也就两个多月后就开打了,现在是关键的备战期,这次本土作战,可是很有些成绩压力的。

    ————

    李娟的魂不守舍,到了晚上的时候,症状加重了。

    什么情况?美女记者专访?一对一还是?

    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吗?

    本来还有些不太相信的,但那帮小子众口一词,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个把识相的还劝自己:“可要看紧点,不然早晚得出事!”看自己着急的样子,又叮嘱:“得出大事啊!”

    姑娘的心,就有点没着没落了。本来就多了个闹心的对手,现在到好,不知道从哪儿又冒出一个来。这状况,实在有点心里没底了。

    这姑娘其实有点可怜,遇见这种问题暂时没找见正主儿来问问也就罢了,可想来想去,她发现自己连个商量的人都找不到。

    只得把女生宿舍传达室的电话,留给那个看上去挺老实的小胖子姚厦,让正主儿一回来就联系自己。

    小胖子很热情,眼睛都笑的睁不开了,满口答应。

    ————

    正主儿呢?

    其实状况比傻姑娘好不到哪儿去。

    说好的专访,为毛先要吃饭,再陪着买东西,最后还要被领回家?!

    这是什么样一种蛋疼的专访?

    不是说了时不我待,新闻要有时效性的吗?这不紧不慢一脸悠闲东拉西扯的,是打算从自己嘴里套话出来吧?!

    在这娃面前,王丹那点小伎俩很容易就被识破了,但知性姐姐的心理素质真没话说,依然昂着下巴对着拎包的家伙振振有辞:“多了解一些,写的东西才深入,才更能引发思考,打动人心。起到舆论的导向作用!”

    这娃对成为世界级的球星感兴趣,对成为本市的舆论明星毫无兴趣,举手未遂,就抬胳膊申辩:“你说我一半大小子,能有多深刻的东西让你挖掘?多写写球队不行吗,把我太突出了招人恨呐!”

    心不由的浮现小胖子那欠抽的笑脸,以及,帮腔的家伙!

    知性姐姐对他这副态度很不满意,恨恨的口气:“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关注你们球队,有多少人在看着你?!”

    这娃楞了一下,心默默数了一下,回答:“现场场球肯定有不少重复的,最多算五六万人,c市大概5百多万人口,成年男性数量的的十分之一,估计得有个十多二十万左右的关注吧。”

    知性姐姐再次被这货震惊到了,报社在第二场比赛后确实做了个调查,结果没有对外公布,但最后的数字竟然和他说的这个真的很接近!

    十多万的关注是个什么概念?

    虽然现在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追星族,职业球迷也要几年后才出现,但在c市,二十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会真正的关心这支球队及其成员的一言一行了。

    换句话说,他们现在是标标准准的公众人物了!虽然没有电视转播,没去现场看过的人可能不会认出他们来,但关注的重心还是在他们身上的。

    虽然和新闻一样,也有一定的时效性。但眼下,如果能深度挖掘到一些具有感染力的东西的话,舆论的影响会非常巨大。

    知性姐姐苦口婆心的说着这些,尤墨却想起了那个被赶走的老头,苦笑着,没有回答什么。

    有些事情,舆论的影响是把双刃剑,公道可能会被讨来,但居心险恶的人一样会乘机抹黑球队。而且,真正该受到惩罚的人,很有可能玩个金蝉脱壳,换张皮,依然逍遥自在。

    一切,都还需要自己的努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