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丹那认真的眼神,以及,明亮的杏眼自信的光芒,尤墨的笑容也随之变得灿烂起来,这是个好心的姑娘。当然,有些单纯了。

    队上的这些事情是见不得光的,自己的力量也不可能把整个大环境都改变,现在想做的,只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和几个值得一起奋斗的家伙,共同度过成长最重要的这几年。

    或许是干一行爱一行吧,既然当记者,那对舆论力量的迷信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还是那句老话,多报道些正面向上的东西吧,负面的东西虽然更能吸引关注,但长远来看还是对球队不利的。”尤墨笑着说完,又凑近到她耳边补充:“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也要相信我们的能力嘛。“

    呼出的气流跑到了耳朵里,带的人痒痒的,两人离的很近,王丹都闻见了一股刚洗完澡的清新味,脸上不知为何就有些微微发热。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自信的家伙,说着这些远远超出年龄特征的话,心里却没有像以前一样满心的不服气,“你说的或许也有道理吧,你若有空的话,和我爸谈谈就好了,他对这些东西特别感兴趣。”

    尤墨就觉两眼发黑,这知性姐姐拉自己回家专访,看来是早有预谋的。

    什么气氛不合适,资料准备不够,都是骗小孩子玩呢!拉自己来原来是打算搞个方会谈,给她答疑解惑来了!

    但贼船已上,现在跑路明显来不及了。

    硬着头皮上吧,谁叫咱不小心得罪了女人呢。

    这个挨千刀的死姚厦,那天他是装的吧!

    肯定是!

    ————

    挨千刀的家伙现在一脸幸福着呢,场比赛下来,他和汪嵩嵩也成了小名人了。这会吃完饭没啥事情,两人出来买东西,一不小心就被围观了。

    这年代的人们普遍比较羞涩,远远围观为主,个把大方一些的,过来问几个问题,随意攀谈一番。还没有要签名的意识,合影也没那个条件的。

    不过眼前这位大爷凑过来问的问题就有点不靠谱了,一张嘴:“哎,我说两个小伙子,家里给没给说媳妇呢?”

    姚厦一路回答问题那是张口就来:“啊,还没呢。”

    汪嵩嵩使眼色都来不及制止了,老大爷果然高兴:“我家俩孙女也没呢,小伙子你们住哪儿,有空我领着去认认门。”

    姚厦才反应过来,这老大爷竟然来真的?!

    这会围观的不多了,但还是有几个在注意听的,小胖子语气很不自然:“就在那边的运动技术学院里。”

    旁边有人插嘴:“那你们赢一场球有多少奖金?平时有什么收入没有?”

    汪嵩嵩见形势急转直下,众人开始对敏感话题表现出了强烈的渴望,赶紧拽住脸红耳赤的小胖子:“多谢大家的关心了,我们会好好打比赛的,欢迎你们来现场看球!”

    拉着姚厦一个假动作晃开挡道的家伙,转身就跑。身后,还有不依不挠的老大爷扯着嗓子喊:“小伙子跑啥嘛,先领我去看看呗!”

    真是打比赛都没这么辛苦!

    两人一气跑回宿舍,才算放下心来。对望一眼,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了。

    不过兴奋劲还在,也确实,这充满新鲜劲的人群围观还是让两个十五岁的少年充满了被认同感,即使可能会带来生活上的诸多不便。

    尤其是小胖子,虽然不会傻到真以为大爷要把孙女说给自己,但这种众人焦点的感觉真是实实在在的刺激到了他,话比往常就多了很多。

    汪嵩嵩虽然心性成熟冷静一些,但毕竟没有过这种经历,这会也是一脸兴奋,满脑子的遐想。

    再加上刚进来的刘敏问完状况后一脸羡慕的表情,更让这两个当事人,对未来充满了幻想。

    好好踢球——名气越来越大——挣很多钱——过自由自在的日子!

    生活,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

    李娟在寝室百无聊赖的收拾衣服,一脸的心神不定,耳朵竖的尖尖的,随时倾听着传达室大爷的召唤。

    不过召唤门明显开错了,宿舍门被轻轻敲了一下,周晓峰那熟悉的大嗓门响起:“有没有人?”

    张梅看着刚听见敲门声时高兴的蹦起来,再听见声音后马上变得愁眉苦脸的傻姑娘,忍住笑,应了一声:“周指导来了?马上!”

    周晓峰进来,随手把门带上,坐在张梅拿过来的椅子上,招呼李娟:“来来,过来咱们聊聊。”

    张梅有些担心的看了眼主教练,从那爽朗的笑容里收获了些踏实,又看了看有些手足无措的傻姑娘,使了下眼色。

    李娟的注意力真没在她身上,脸上的情绪更是一点控制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嘟着个嘴,渝庆姑娘那酸带辣的语气:“聊啥子嘛?!”

    或许就是这份不加掩饰的纯真,才让周晓峰真的像对待自己女儿一样对她,语气仍然乐呵:“小姑娘家家,心思好重哟!”

    傻姑娘真没傻到和主教练对着干的地步,语气缓和不少:“我晓得,最近训练我老是心不在焉的,让你失望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周晓峰才没准备和她长篇大论什么,这姑娘其实聪明着,只是没经历过这些事情,有些慌了神,自己过来也就是提点一下。语气很随意的:“那个娃我看到好几回了,确实不错,值得好生培养一哈!”

    傻姑娘果然上当,眼放光:“我也觉得看他们踢球很有意思,本来自己以为很了不起的东西,到了他们那儿就完全不是一回事情了。”

    周晓峰心怀大慰:“对的嘛,多增加些业务学习,你们才更有话题嘛,才能为将来打好基础。”

    李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一会,语气平淡有些坚定:“周指导你说的对,我不应该过多的关心他的生活,应该多找些共同话题出来。现在把基础打好,将来,将来才,才有希望。”

    本来很流畅的话语,到了最后却结巴起来,脸也微微发烫,起了些红晕,不过还是坚持说完了。

    周晓峰也不笑话她,点点头:“对的,这个样子才能更好的相处下去,即使暂时没在身边,心里都有对方在,就不用担心啥子了。”

    说罢,也不看对方反应如何,笑呵呵的起身:“走了,张梅过来把训练计划再帮我看一下,改下错别字!”

    张梅应了一声,和周晓峰推门出去,看了眼呆呆的李娟,随手把门关上了。

    傻姑娘单手托腮,眼睛望着窗外枝繁叶茂的合*欢树,有些痴痴的想。

    心有你,无论天涯海角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