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问我为啥老是虐小胖子,我跟他没仇!只是,成长的疼痛会伴随青春的记忆吧。怀念已经逝去或正在逝去的青春,把那些让你们爱恨交织的人,编好马甲名,告诉我,有什么特点,我来虐他!好了,玩笑开完了,该求的还是要求一下的,感谢支持!

    由于是初次见面,双方只是在友好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日常讨论,深度和份量都显不够,这让一边旁听的知性姐姐直皱眉,不过很明显这姑娘有着良好的家教,没有贸然把话题往自己感兴趣的方向领。

    不过耐性是有限的,这姑娘突然记起了自己念叨的新闻时效性,起身提醒:“爸,你也出去走走吧,最近胃病又反复了,记的按时吃药!”

    王九经略一思索,点点头:“下次有空再聊!”又转头笑着对小客人说道:“这会该她了!”

    笑呵呵的,捧着本书出门去了。

    王丹却不放心,对着父亲的背影喊了一嗓子:“出去就别看书了!”

    “知道了!”王九经笑着回头,摆了摆手:“也别太晚了,运动员要按时归队的。”

    这句话可算提醒了,知性姐姐火烧火燎的:“快快,说说你这段时间有啥感想!”

    尤墨却笑着看她,反问:“老爷子是老胃病了?”

    王丹楞了一下,职业敏感很快反应出来,问:“你有办法吗?”

    尤墨可不敢托大,语气低调的很:“办法这东西是因人而宜的,懂?”

    知性姐姐对这货低调的语气很看不上:“别跟我绕弯子,有就快说!”

    这货依然不紧不慢的:“不了解病人就贸然出主意开方子,你这是要害人么?”

    王丹又楞住,好一会才回过神,在那感慨:“你这动不动的惊着我,谋财害命呐你这是!”

    尤墨对这姑娘的想象力很是佩服:“害命就算了,劫色还说的过去。”

    说完就有些后悔,往事历历在目,不堪回首呐!自己这次又要翻船了吗?

    王丹却没有想象的反应,还有些不好意思,脸色竟然有些微红:“小娃家家乱说话!我爸他可能是因为一天脑力劳动时间太久了吧,胃口不好,胃病一犯就得大把吃药,不然就疼的厉害。”

    这货庆幸之余仍然保持低调:“嗯,我学过点医,下次你和你爸说一下,给他把把脉。”

    知性姐姐略显怀疑的望了一眼,有些释然:“哦,原来你也就懂点皮毛,想找个人实验一下?”

    尤墨听着很是受用,这才对嘛,什么都想的高大上了,一天弄的你累我累他也累的!

    忙不迭的答应了,催促:“你看这都快八点了,要问什么赶紧的吧,我们九点钟要查房的。”

    怕知性姐姐不重视,又强调:“其实八点半还要加个餐的!”

    王丹才不吃他这套,又不是头一次打交道了,才不会因为这些说词动摇呢。语气不紧不慢的:“知道啦,八点半放你回去!”

    尤墨作出一副小学生被老师点名后一脸惶恐的表情,力求声音也像:“手,手下留情,别,别问,别问太尖锐的问题!”

    王丹一副不屑于戳破这货伪装的表情:“我对表面的东西不感兴趣,就是想了解下你身上的动力是从哪儿来的,以及比赛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

    尤墨这会可不敢再引发知性姐姐的深度思考了,家里那两位太久找不见人会出事的,可能会出大事也说不定!

    语气淡淡的:“动力嘛,这东西好说,第一是对这项运动的兴趣,第二是求胜的**,最后才是个人的利益。比赛的时候嘛”

    还没等说完,就被无情打断:“不行,太浅了,要有点深度的!”

    这货作头痛状:“哎呀,将就一下嘛,我就一个小娃,太较真了不好吧!”

    知性姐姐有办法,不经意的口吻:“听说你有两个女朋友?”

    这货脸上继续淡定,心下却把这伙损人不利已的家伙骂了一千遍啊一千遍,生硬的扯回话题:“嗯,其实还是在他们的身上找到了很多值得一起奋斗和学习的东西,团队力量的感染力才是我最大的动力。”

    知性姐姐满意:“对的嘛,这样子才有点可以写的东西出来,团队精神,这个好,国内很多体育项目都很缺乏这个东西!”

    尤墨继续长话短说:“比赛的时候嘛,最重要的当然是观察了,无论队友或者对手,甚至教练裁判这些都需要用心去思考,仔细的观察,才能事事走在别人前面,最大可能的扬长避短,击败对手。”

    王丹还沉浸在第一个问题的思考呢,于是也生硬的扯回来:“他们身上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呢?”

    这货对知性姐姐乱拉进度条的行为很是不满,奈何把柄过于致命,不敢还嘴,只能顺着思路:“他们的身上都有着高度的可成长性,但也存在很大的未知,这些年的经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他们的职业生涯,以及以后的人生。他们的真诚和厚道打动了我,即使有再大的困难,我也有信心和他们一起去克服!”

    王丹静静的听着,灯光下,思考的姑娘,那闪耀着智慧的额头,以及微微皱起的眉间,聚焦在对面墙壁上的眼神,构成了一副安静却又深远的画面。

    仿佛,世间的所有烦恼,都需要经过思想的沉淀后,才会让整个心,踏实起来。

    ————

    赶到江姑娘家里的时候,还有几分钟的相聚时间了,尤墨一脸歉意的想解释一下,结果却被还有些走神的姑娘挥手拒绝了。

    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靠近了,把头放在少年的胸口上,倾听着力量之源有节奏的跳动声音,感受着那股温暖而又熟悉的气息,又累又困一般,闭上了眼睛。声音轻轻的,仿佛怕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见着姚厦了,觉得自己好残忍。”

    尤墨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喃喃的说道:“情之一字,最动人,也最恼人,但只有有情,心才会鲜活,有心,情才会不失偏颇。你有悟性,这样做是对他好。”

    江姑娘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抬头看了眼老僧入定一般的家伙,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小和尚,晚上窃玉偷香去了吗?”

    这货很是配合调查,双手举起:“你都搂着闻了好一会了,有啥发现没?”

    江姑娘略略的表示了下害羞后,继续搂紧,恨恨的语气:“就会让人担心!”

    娇嗔的浅粉色小嘴顿时让尤墨急不可耐:“赶紧的,你爸回来又要坏事了。”

    江姑娘咯咯咯的笑:“怎么感觉还是在窃玉偷香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