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玉偷香回来,还是要打个电话汇报一下的,尤墨那脆弱的小心肝这会被汪嵩嵩说的一颤一颤的。

    什么“哭的梨树带花!”什么“来找好几趟不见人!”什么“府南河边离奇女子!”

    怎么吓人怎么来!

    接通了电话,对面的语气欣喜却有些让人意外的平静,这货反而更不放心了,结果好言安慰一下后对方却主动挂了电话。

    太不正常了吧!尤墨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心情也有点神曲《忐忑》的节奏,抬头瞅了下时间,九点二十了,对方估计不敢像自己一样肆无忌惮的在外面打电话了。

    算了,明天见面再说吧。

    尤墨一脸镇定,路过姚厦寝室的时候竖起了耳朵,结果却听见里面仍然谈笑风生的。这货没敢推门进去,悻悻的回屋了。

    该担心的不担心,该难过的不难过?

    反常啊,这些人都怎么了?!

    ————

    是的,那一声“保重”就反复的萦绕在心里,把自己那空虚成一片的心渐渐填充了起来。

    姚厦忽然觉得现在的心情好多了,虽然之前在没人的地方,自己哭的才叫稀里哗啦。

    或许,有些人,真的只适合当朋友吧。

    现在,唯有祝福了,当然,还有信任。

    姚厦一脸微笑的听着汪嵩嵩在那诉说自己怎么编派尤墨的,时不时的还插两句嘴。

    自己还真是挺厉害的,连眼前这么精明的家伙都能瞒过!

    看来,出血的地方,已经止住了吧。

    ————

    第二天,照例是集体懒觉的时候,训练场上却多了个人,小胖子提了双球鞋过来,直嚷嚷:“下次加练的时候记的喊我!”

    尤墨抬头看了眼太阳,确认今天没从西边出来后,也嚷嚷:“你娃赛前恐惧症放弃治疗了吗?”

    姚厦要是会比指的话肯定连着给他比十个出来,现在只能嘴炮还击了:“你这家伙招惹一堆女娃,将来一百多号人追着砍你!”

    卢伟都有些惊讶于小胖子的态度了,实在是按之前的了解来看,这家伙不应该这么快就能如此坦然自若的聊这些话题。“姚小胖气色不错嘛,怎么着?过来一对一?”

    这话一放出来,姚厦立马两眼放光,粗声粗气的:“加点赌注呗,不然不过瘾!”

    卢伟现在是标准穷人一个,遂不客气:“要的,宰大户是好事情,找谁单挑?”

    姚厦主动提高难度:“就找你,尤墨守门,老价钱10块一把!”

    尤墨很是感慨:“好徒弟,知道主动孝敬师傅了!”

    姚厦对这种程度的挑衅完全无视,转头问卢伟:“师傅你的伤好利索没有?对抗会不会有影响?”

    卢伟笑了笑:“来试试吧,包你过目不忘。”

    尤墨还是记的提醒:“去跑两圈,热身做开了再来,我们都练半小时了。”

    姚厦点头,球鞋往地上一扔,上了跑道,还记的叮嘱:“不许放水哈!”

    放水?卢伟现在脚痒的不行,只想找个人来虐他个生不如死,哪有心情放水!

    眼前这货不是真正的防守队员,特点又和自己相差太远,一对一是两头不讨好的行为。

    小胖子刚好也需要练练防守能力,这会送上门来,不好好**一番的话,真枉称“师傅”二字了。

    ————

    第一回合是姚厦先进攻,小胖子拿球气势很足的一路向前,甚至还抬头看了看远端的守门员,看看有没有跑出来协防什么的。

    实在是对那个货的底线缺乏信心。

    却不料就这么一抬头的功夫,再一低头,就傻眼了,球不见了!

    刚想转身,谁料对方比自己反应快的多,一个加速启动,就把自己卡在了身后,球在哪都没看见!

    身后,尤墨那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十块了!”

    快,实在是太快了吧,姚厦心有余悸的回想了下,刚才抬头之前,球还在自己脚下控的好好的,最多就一秒的时间,对方竟然就完成了观察,判断,以及最后的出脚抢断!

    不是一个级别吗?!

    或者说,自己还不够格?

    带有点恐惧的兴奋感瞬间涌了上来,姚厦只觉得全身一振,怒吼了一嗓子:“再来!”

    第二回合还没开始,姚厦就明显感觉到自己兴奋的心跳声了。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让人血脉贲张!

    卢伟也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兴奋的小火苗了,胸激*情也被瞬间点燃,轻咬下唇,微眯着眼睛,身体,像嗜血的野兽一样,看着眼前的猎物。

    这种眼神?

    这种眼神!

    被注视着的姚夏,瞳孔一下就缩小了,像针尖,又像麦芒,只觉得身上像起了鸡皮疙瘩一般,轻轻抖了一下。

    一直跟着往后退的他,在战栗,记住了这个眼神,也记住了对方的动作。

    简单之极,次变向,每次超出自己半拍,次之后,自己的重心完全被晃开,两条腿扭成了麻花!

    身后,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懒洋洋的:“姚厦,你这样放他过来,我也只能放水了!”

    一对一完全防不住吗?!

    不!

    怎么可能?

    只要自己判断准确,不跟着偏离重心的话,只看最后一下的爆发力,自己应该还是能拼一下的!

    但是!

    好像完全看不出来哪一下才是最后一下啊!

    ————

    五个回合结束,小胖子输了十局。

    一直到最后,还是没能判断清楚,还是跟不上对方的动作,进攻更是惨不忍睹,带球都超不过二十米,妥妥被断!

    卢伟却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尤墨也没有放过嘲讽的好机会。

    两个人,一个从身体和心理上,一个从语言上,无情的摧残着可怜的小胖子。

    翻过来,掉过去的摧残啊,像烙煎饼一样!

    刚刚通过这几场比赛建立起来的信心,像是秋天的蒲公英一样,风吹吹,就散了!

    自己,真的还是差的远呐!

    九点过,懒洋洋的太阳才刚刚从云层里探了个头出来,好奇的张望着。

    球场上,那一片绿色之,个人,和间那个,黑白相间的皮球。

    懒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要不要我来给你做个示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