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说姚小胖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是一起训练和比赛过,更教过自己不少东西的队友兼师傅了。

    但在今天,他却见识了一个从未见识过的,怪物般的存在。仿佛以前印象的那个沉静灵动的家伙突然就消失了,眼前这位,像一个不折不扣的嗜血杀手,把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

    自己的那点心理准备,看来远远不够看啊,姚厦不住的感慨着,却没有觉得多沮丧,甚至有点小庆幸:幸亏是自己的师傅,要是现在上场面对这样一个对手,自己估计半场不到就该崩溃了!

    输赢真是没放在心上,但自己也清楚这么拼下去意义不大,姚厦手一摊:“你来,不过我可不会守门。”

    尤墨小跑过来,拍拍这娃肩膀:“不用你守门,站旁边看就行了。”

    卢伟竖了个大拇指给姚厦,转头鼓励这货:“要加油哦,我可是憋很久了!”

    尤墨比了个指回敬,话却是说给姚厦听的:“你后面几次防守做的都不错了,不过最后还是吃了假动作,都没逼这娃把压厢底的绝招拿出来用。”

    姚厦疑惑:“退到大禁区内了,再不出脚就晚了呀!”

    尤墨摇头:“看好了!”

    ————

    依然保持了高速向前的状态,卢伟这段时间训练量保持的不错,和姚厦一对一练了半个多小时了,还能有不错的体力拿出来。

    尤墨保持了一米左右的空间,一直退到了大禁区线,没有出脚的意思。

    看起来好像是和两人第一次在队里训练的时候一样,准备拼最后一下的脚下频率。

    但姚厦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状态!

    卢伟这个时候的状态明显不一样了,无论是频率还是向前的速度,都提高了一个档次,冲击力十足!

    进入大禁区后,这家伙明显不打算做拉开角度打空门这种没难度的事情,节奏开始有变化了!

    先是静,右路高速带球进来之后,发现对手把内线卡住了,马上一个急停,脚弓将皮球轻轻一碰,粘在了两脚之间。紧跟着,是动,虚虚实实,忽左忽右,但自始之终,皮球还是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

    姚厦看的很清楚,尤墨一直紧跟对手在移动,死死的卡住内线,身体侧倾,封住了外线超车的可能。

    机会!

    在姚厦眼,对手忽然的一次启动后并没有人动球走,右脚向前,左脚从球上迈过!

    孤零零的皮球是那么的让人眼馋!

    出脚抢断吗?

    还是没有!尤墨仿佛没有看见似的,双腿仍然保持了微曲的状态,等待对手的下一个动作。

    果然,还是虚晃!

    卢伟刚迈过去的左脚外脚背顺势一磕,仍然准备走内线!

    能过吗?

    不能了,尤墨紧跟上了他的动作,牢牢的卡住了射门角度。

    就在姚厦还在期待双方的下一个动作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已经没有射门角度的情况下,卢伟左脚往前一捅,皮球竟然在很小的空间内划出了一道弧线,从外围绕了过去!尤墨无奈伸脚一挡,然后看着那条诡异的弧线从自己小腿边上划过,钻入了门里!

    这什么情况?!

    ————

    姚厦呆呆的,听着场上两个人斗嘴,“你大爷的卢总,有种就过了我再射门!”

    “你先人的老牛,老子要累死了,过个毛线!”卢伟两手撑在大腿上,大喘气的时候不忘还击。

    “那你能不能别用那么无耻的射门?”尤墨边说边比划,把自己形容的委屈之极。

    射门?

    姚厦一个激楞反应过来,小跑过来问:“怎么做到的,那种射门?”

    卢伟抬了只手比划了下,又觉得比划的不太不明白,继续大喘气:“等会和你说!”

    尤墨找见诉苦对象,过来搂着姚厦:“这个人的无耻你看明白没有?”

    姚小胖还是有正义感的,无视这货的攻击,问:“那个射门是怎么踢出来的?!”

    尤墨一脸的痛心疾首:“刚才应该是我赢了才对,那家伙没体力了耍赖啊!小胖,你要主持公道!”

    姚厦从姚队长直线降成了小胖,也不生气,笑着拍拍这货肩膀:“那个假动作那么漂亮都没晃开你,真不错!”

    这货脆弱的心灵得到了安慰,也不藏私,“你把球拿过来,刚才的射门我教你!”

    姚厦把球端端正正的摆好,这货二话不说,上去一捅,也没见摆大腿,就连小腿的摆动幅度都很小,皮球却以一个相当高的速度往前窜去!

    卢伟在一边痛心疾首:“别说你认得我!”

    尤墨挠头:“失败了,等下再来哈!”

    姚厦一脑门的黑线,跑过去捡球。什么情况这是,难怪自己没看出来有啥特色,原来是失误?!

    再回来摆好后,这货又准备冲上去一脚,结果被卢伟果断拉住了,“你先人的,不懂装懂,永是饭桶!”

    姚厦顿时对这师傅一阵崇拜,眼前这位可是队里的头号球星呐!被说成是个饭桶?!

    不要吧!

    观尽毁的姚小胖不敢言语,像个小学生一样,竖着耳朵仔细听师傅教诲:“这种射门是由大脚趾完成的,摆腿幅度非常小,球速却很快。”

    姚厦点头:“这个我知道,不过好像除了射门没其它用处了吧?”

    卢伟也不说话,同样的动作做完,皮球却划出一条内旋的弧线,速度极快的向前飞去。弧度不大,但看着很明显,最主要的是,实在是想不到怎么踢出来的!

    姚厦看傻了眼,一个加速冲刺,把球捡回来摆好。

    这货又准备冲上去,嘴里念叨着:“我再试试!”

    姚小胖忍无可忍:“等一下!”

    卢伟拉着姚厦蹲下:“来来,我给看击球点。”说罢,手指着皮球的间稍微偏右下的位置,“看准了,击球的时候大脚趾用力向上翘起,绷紧,小腿摆动就行,这种球追求的就是球速,弧线有一点就可以了!”

    尤墨在一边很懂行似的分析:“这种射门是守门员最难防的,既突然,球速又快,如果再带一点点弧线,只要不是太正,就没几个能直接抱稳的,不是进球就是脱手!”

    卢伟很是佩服这货的脸皮:“说的很专业嘛,知道是谁的成名绝技吗?”

    尤墨一脸希嘘:“忧郁哥的。”

    姚厦简直插不上话,一边猛问:“是谁是谁!”

    卢伟也是一脸的怅然,现在才九年,要到明年夏天,才会让人永远的记住,忧郁王子,和他那一刻落寞的背影。

    成为伟大球员的路上,注定会有无数失意的背影吧!

    如果能再活一遍的话,真是做梦也要笑醒了。

    尤墨却没那么多感慨,从地上一跃而起,手指卢伟:“还来不来!”

    “来就来,怕你不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