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担心姚小胖还没有真正的走出来吧,尤墨觉得自己真够多愁善感的了。

    是的,上午加练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起江姑娘那句话:“觉得自己好残忍。”想着想着,就会有些刻意的表现自己胡闹玩笑的一面了。

    但一个半小时练下来,还真没看出来他身上有什么失恋阴影存在。

    那种状况之下,估计自己都没办法这么快恢复过来吧!

    真是个坚强的小子!

    尤墨念叨着,走到了女足训练用场地。

    她们上午是力量训练,几十公斤的杠铃沉甸甸的压在肩膀上,深蹲后起立。

    说实话,尤墨来过很多次了,还真没什么机会仔细看她们的训练。今天来的早,索性不打扰她们了,看看自家姑娘表现如何。李娟也没注意到他的存在,力量房在训练场的对面,一长排平房,没有窗户,靠外面的墙上用长长的砖块堆出略显凌乱的图案出来,站在外面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里面的训练情景。

    力量训练还是很有讲究的,老教练的说法是分“死力量”和“活力量”。意思可能和肌纤维的类形有关,“死力量”应该是指白纤维,主要负责匀速收缩,在耐力型运动员身上占的比重较大,“活力量”则是红纤维占的比例大些,侧重于爆发力。

    这种负重深蹲起立的训练还是比较侧重于股四头肌的爆发力,很容易就能从动作的流畅和完整度上看出运动员的力量大小和类型差异。

    李娟站在杠铃前面,深呼吸,站稳了,回头摆摆手,拒绝了身后教练的保护。往前跨了一步,把沉重的杠铃在肩膀上放稳后,微一吸气,站直了身子。深蹲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来,起立的时候两条腿像安了弹簧一样,速度很快,眼睛仿佛睁开了一些,有种专注的光芒散发出来。

    明明是很简单的训练动作,但从她身上偏偏能看出一种美感出来,动作的协调性和肌肉的爆发力所带来的快速弹性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节奏也控制的很好,每一下蹲起的动作舒展到位,如果能在现场配点音乐的话,就有些健美操的味道了。

    姑娘也对自身的状态感到满意,二十个做完下来的时候,满脸的笑容,额头上的汗水顾不得擦一个下,就跑去问教练:“怎么样?”

    周晓峰笑呵呵的:“好,不错,注意力集,状态就能出来了。”

    张梅拿了个毛巾过来,忍不住笑:“周指导你再这么夸她,就更要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周晓峰果然是好男人一枚,“我们娟妹儿长的乖的嘛,随便夸都不得骄傲的。”

    这等强大的逻辑让旁边众多姑娘十分不满,纷纷上来挠他:“周指导好偏心哦!”

    周晓峰看来也是和她们疯闹惯了的,不以为意:“长的不乖的不准挠我!”

    张梅也是见惯不惊的表情,维持秩序:“搞快,第组开始了!”

    姑娘们才一哄而散,各就各位了。

    尤墨在外面静静的看着,本来还有些担着的心现在一片宁静,也难怪这姑娘在队上待了五年了还能保持那么单纯的心性,有这样的教练带着她,还真是让人心里安定不少。

    ————

    训练房出来,恢复慢跑的时候,李娟才发现外面的尤墨,惊喜当然是掩藏不住了,但语气也肯定是要保持平静的,挥手打了个招呼:“来啦!”

    尤墨刚挥手示意完,就被周晓峰一掌拿下了,搂在怀里:“小伙子昨天踢的不错嘛!”

    这货谦虚的很:“一般般,周指导多指点一下嘛!”

    周晓峰很满意这小子的态度:“嗯,昨天我看了下你们的比赛录相,几场比赛下来你的表现最稳定,第二场的进球有点神喽!”

    尤墨依然低调:“您老有经验,多讲讲有啥不足的!”

    周晓峰轻轻吸了口气,仿佛对这小子的心性还有些准备不足,转头,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眼,才开口:“小娃娃有这样的心性,不简单!要说不足嘛,还是很明显,你的脚下技术,拿球向前的能力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整支球队表现虽然很不稳定,但总体还是往上在走。要说问题嘛,也很明显,第场比赛上下半场的区别就说明问题了。”

    这货猛点头:“您老说的是,汪嵩嵩在没在场区别太大了。”

    周晓峰很满意这小子的思维能力:“对,有经验的对手会有针对性的控制他拿球的空间和路线,点一被掐死,整个球队就乱了!”

    说完,见这小子还在思索,又补充:“主要还是整支球队的攻击力偏弱,你们个算是高出他们一大截了,而其汪嵩嵩的指挥调度作用最为关键,他在,进攻就有条理,不在或被防死,打的就乱。”

    秘密武器这种东西当然不适合拿来显摆了,这货仍然低调的口气:“那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呢?马上要开始淘汰赛了!”

    周晓峰一脸惋惜:“上次和我们比赛的那个18号没在有点可惜。不过还是有办法,战术嘛,当然要扬长避短了。示敌以弱,减少场传递,增加反击效率。说白一点就是打快,快速反击一打出来,对方就很难把人防死了。”

    尤墨点点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您的意思是我们就以防反为战术,坚持打快速反击?”

    周晓峰对这小子的悟性很满意:“不错,减少他拿球的次数和频率,防守强度自然会降下来,进攻增加些无球跑动,把活动范围增大,空间拉开,即使只有一个组织者,也很难被防死了。”

    这货做了个拱手的动作:“受教了,您老眼光真毒!”

    周晓峰却一反常态的没笑出来,表情郑重,像是在自言自语:“不简单呐,有天赋,有悟性,心性也不错,这要再去巴西磨几年回来,不得了,不得了啊!”

    尤墨很诚恳的语气:“娟姐还是太单纯了点,您老多费心了。”

    周晓峰眼精芒闪过,脸上的惊讶掩藏不住:“还是有点小看你小子了!”

    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在队上好说,以后真要进了国家队,就难说喽!”

    又拍拍这货肩膀:“有空来我家坐坐,咱们好好聊聊天!”

    这货才不客气,“管饭不?啥时候您说个时间!”

    周晓峰哭笑不得:“明天晚上嘛,把李娟和张梅喊到,让她们两个带你一起过来!”

    这货高兴的一蹦老高,“我也去跑几圈!”

    周晓峰却又叹了口气,看着前面跑跑跳跳的家伙,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影离的远了,就有些模糊,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少年时代。

    虽然才45,但还是觉得老了啊,很多心愿,越来越觉得不太可能实现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