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结束,李娟心情好的很,和尤墨一路往回走,也没太避讳什么,说笑声很大而且放松。

    但悄悄话还是有的,转弯快到的时候,自然要找个角落说话了。

    不过大白天的,周围耳目众多,亲热的动作就不敢有了,酸酸柔柔的语气:“昨天和那个美女记者待了一晚上?”

    尤墨早有心理准备,一副头痛的表情:“真是个折腾人的家伙,非要找我做个什么深度专访,说是只有全方位的了解了,写出来的东西才能打动别人。”

    李娟明显对这答案不满意,语气酸味加重:“长的乖不乖嘛!”

    这货答非所问:“比我大八岁啊,娟姐,叫她阿姨估计有点夸张,不过这差距也太大了!”

    傻姑娘也是个防范心理不强的家伙,听这么一说就放下心来:“周指导喊我们明天带上你去他家吃饭,和你说了没有?”

    尤墨笑着拍胸口:“他是被我赖上的,本来喊我去找他聊聊天的,结果我要求管饭,顺便就把你们捎带上了。”

    李娟点头,神色有些暗淡:“周指导人还是多好的,就是一把年纪了没个娃,看样子是喜欢上你了。”

    这货一点也不谦虚:“老头子家家的没有不喜欢我的!”

    傻姑娘脱口而出:“嗯,大头宝宝确实招老人家喜欢!”

    尤墨捧着自己的脑袋:“是说我么?”

    李娟对这反应很满意:“嗯,好听不,大头宝宝!”

    这货当时就想打人了,自己本来面相就嫩,还给起这么个绰号,以后还怎么在江湖飘?!

    看着一脸坏笑的傻姑娘,尤墨就恨恨的想:要是晚上还敢这么喊,就打她屁*屁!

    李娟这方面真不傻,竟然一眼就看穿这个家伙的想法了,笑的浑身抖颤的:“想打我是不是?”

    这货觉得光天化日之下自己是安全的,反击很犀利:“裤子脱了,沟子打痛!”

    傻姑娘果然没敢轻举妄动,红着脸,咬牙皱眉的:“哪个打哪个还说不定!”

    又觉得自己是吃亏的,争取利益:“明天午早点过来,我们上午训练结束的早!”

    尤墨也不敢太撩拨她,上火的可是自己。答应了一声,感慨:“你们教练确实不错,你跟着能学到不少。”

    李娟点点头,“对我好的很,昨天要不是他过来和我说说话,我都不知道急成啥样子了!”

    尤墨来了兴趣:“快说说看,怎么和你说的?”

    李娟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趁着刚才的红晕还没消,就大着胆子,声音轻柔里加了点力量,像是怕被风吹散了一般:“心有你,无论天涯海角。”

    ————

    回来的路上,李娟的那句话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晃悠,入了魔一般在耳边回荡,真是没想到,大大咧咧的傻姑娘,细腻竟然还有如此的坚强。

    这样子看起来,自己才是那个软弱的吧,真是浪费演技了!

    这下心里就安定多了,大考将临,心挂念太多确实不是件好事情。

    尤墨长长的出了口气,一路小跑着回来了。

    半路上被姚厦截了道,凑过来问:“我师傅是不是吃了药,打了鸡血什么的?眼神看着让人害怕。”

    尤墨确认了下小胖子不是开玩笑后,拍拍他肩膀:“坐球监十多天了,刚放出来,见人就咬那是必须的!”

    姚厦一脸郁闷:“这么说我是撞枪口上了?”

    尤墨就一脸佩服的看着他:“这种情况下,你竟然还和他打赌!你的智商实在不如我的下限呐!”

    姚小胖还没太听懂:“什么玩意?智商我懂,下限我也知道一点,放在一起是个什么意思?”

    这货才不会给他反应时间,边跑边喊:“夸你懂事,聪明,有前途!”

    ————

    下午的训练出乎意外的热闹,还没到两点,训练场外围了有百多号人,在那交头接耳的,离老远都听的见嗡嗡一片。

    这情景可把爱面子活的孙永康高兴坏了,要不是得主持训练走不开的话,真想找个相机把这状况拍下来,最好再洗几张给领导瞧瞧!

    本来的训练计划就变了样,恢复性训练搞成了对抗训练了,不过这家伙还算理智,一再强调:“注意动作,别伤着了!”

    这种状况队员也确实没经历过,不过有人围观的感觉还是蛮爽的,训练起来一个个精神头足的很。尤墨看着觉得好笑,跑步的时候就打了个头,在那喊号子:“一,二,,四”

    没想到大家反应激烈,弄的跟军训似的,整齐划一的跟着在喊。

    观众相当买帐,掌声哗哗一片。

    孙永康也激动的不行,强自按捺住把这货直接提成队长的想法,哼起了熟悉的小曲,旁边的刘明亮一脸郁闷的也上了跑道。

    大哥,也练练再来显摆,这哼的人一阵尿急!

    ————

    士气正旺,状态也挺好,伤病什么的基本没有,自己也复出了,这种状况下卢伟即使有心提醒一下,也觉得不太好开口。

    但隐隐的,总还是有些不安的感觉,或许,还是太顺利了吧。

    前场的对手,或多或少的都犯了些错误,再加上淘汰赛的第一轮对手齐鲁队也不算传统强队,这让整个球队,都被一股非常乐观的气氛所包围了。

    虽然此刻的队伍不再会像第一场比赛前那样轻敌自重了,比赛经验也不可同日而语,但淘汰赛的氛围可不是小组赛所能比的。

    一场定胜负的比赛,没有足够坚强的神经,还是会含羞露怯的吧。

    训练前换装备的时候,卢伟就碰碰尤墨的胳膊:“喂,收着点,状态这东西出太早了不好!”

    尤墨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知道,下来我会找他们说说的,一个个兴奋成啥样了!”

    卢伟松了口气:“也别说太多了,有些东西还是自己体会过才记的住。”

    尤墨楞了下神,抬起头,看着天上飞过一群鸽子,轻轻叹了口气:“你也别太劳心费神了。”

    卢伟心下疑惑,上午那搞笑的家伙怎么这会突然伤感起来了,语气也淡淡的:“我觉得你才有点。”

    尤墨从地上一跃而起,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是啊,谁说不是呢!自以为看透,却发现连自己都没有看明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