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里短,恩怨情仇,场上场下,戏里戏外,各取所需,各有所爱。希望每一位书友都能在书找到自己喜欢的元素。是你们让我的写作不再单机,道一声“谢谢”或许不能打动什么,那就以更精彩的情节来回馈大家吧!求什么的照例好了!

    周晓峰的家离学院很近,还是老式的家属院。这会快六点钟了,院子里的小孩子开始成群结队的疯闹玩耍,喧哗成一片。

    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拎了些水果过来,天热了,西瓜就成了主打,再配点香蕉和苹果,都拎的满满当当的,就是不知道这两口子多久能吃完了。

    果然,成功的把师娘吓了一跳,还没等她们打招呼,就惊呼:“这么多,怎么吃的完,留一点点就行了,回头都拎回去你们吃,不然过两天就该坏了!”

    周晓峰还是乐呵呵的一张脸,放下手的遥控器,过来给人的尤墨介绍:“你阿姨王瑶,以前练体操的,漂亮不?”

    这货心领神会,和那两位一起问好后,就和周晓峰感慨:“看阿姨走路就觉得不一样,这气质得多久才能练得出来?”

    确实不一样,专业训练多年的结果就是走路抬头挺胸小碎步,目不斜视的眼睛下面是自信的嘴角和下巴,再配上很加印象分的修长脖颈,妥妥的气质美女。

    虽然眼角的皱纹和略有些松驰的皮肤有些暴露真实年龄。

    周晓峰眨巴两下眼睛,眼角的笑意更甚:“那没个十多二十年功力可不行!”

    这货很上道:“我看阿姨最多0刚出头,从小就学体操很辛苦吧!”

    旁边两位姑娘都忍不住笑,实在是这一老一小像极了相声演员。王瑶更是忍不住,过来摸着这娃的大脑袋,满脸的慈爱:“这个娃好乖哦,是哪家的娃娃?”

    这个问题顿时难倒了在场诸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致推选当事人自己回答。

    尤墨难得的有点怯场,声音有点低落,坐在沙发上,头也没抬起来:“我也不知道,前几年在孤儿院待不下去,就自己跑出来了。”

    除了李娟听说过但不了解详情外,其它人可真有些震惊到了。眼前这开朗乐观,一笑起来眼睛眯眯着很讨人喜欢的家伙,竟然有这么悲惨的身世!

    沉默的气氛下尤墨的眼圈很快红了,双手捂住了眼睛。

    过去,实在是个不能轻松提起的话题。

    没想到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周晓峰,把他搂在怀里,也没说话,眼圈跟着就红了。

    王瑶更是不济,一看这情况,眼泪直接就出来了,无声无息的,像是准备很久了一样。

    张梅的心里也很不好受,一直以来对他的成见仿佛都成了自责的石头,沉甸甸的,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

    反而是李娟,这种时候显出她坚强的一面了,不过语气还是傻乎乎的:“哎呀,哭什么嘛,现在又饿不着肚子,又有人疼他。实在不行,把他认了当干儿子,不就啥都有了嘛!”

    老实说,李娟真动过这个念头,本想和他商量一下的,后来觉得还没和教练打招呼就和他商量,这事情先后就有点不合适。

    结果现在这情况还犹豫个啥劲,何况,渝庆姑娘的脾气就是个“直”字,这会就脱口而出了。

    周晓峰眼睛一亮,接着就用探询的眼神望着妻子。

    王瑶这会除了使劲点头就啥也不会了,拽了点纸巾过来继续擦眼泪。

    尤墨心也是百感交集,本来今天是打算过来联络联络感情,想着自己若是去了巴西,李娟这单纯姑娘多个人照顾自己更放心些,结果没想到这傻姑娘心直口快的,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这夫妻俩,女的看着就觉面善,男的更是打过交道,厚道的很,最重要的是,据说没有子女!

    好像,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上辈子没来的及尽的孝心,就近在眼前了吗?

    耳边周晓峰的话像是考虑了好一会措词一般,说的很慢:“第一次见着你的时候呢,就觉得你是个好娃娃,又懂事,性格又好。我们两口子呢,条件只是一般,不能给你提供更好的发展环境。但我们的心是非常真诚的,你王阿姨呢,特别想要个娃,但一直没有缘分,今天你过来,就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了,要是不嫌弃的话,那就”

    李娟早就听不下去了,伸手揉尤墨的头发,“快,快叫干爹,干妈!”

    尤墨抬起头,看着对面两双期待带些惶恐的眼睛,心也是一酸,有点哽咽:“干爹,干妈我”

    说不下去了,那是怎样的两双眼睛啊,饱含着那么多年的期待,闪烁着希翼的光,忽闪忽闪的,仿佛一阵风过来就吹灭了。

    怎么忍心,怎么可能,拒绝呢?

    ————

    卢伟站在院子外面,有些犹豫不决。

    郑爸很是洒脱的一挥手自己走了,留下这么个局面给自己。现在这个年代,离婚可是个很敏感的话题,人们的家庭观念都还比较传统,像性格不合这种理由实在是缺乏认可和说服力。

    那又怎么说呢?

    算了,还是先试探下,看看她的态度如何吧。

    打定了主意,卢伟开始敲门。过来开门的小姑娘仿佛预感到什么,站住了,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没有以往的欣喜,表情透着一股平静:“说说吧,他和你说什么了。”

    卢伟苦笑:“这么问?意思就是你知道和你有关系呗。”

    郑睫自信的很:“而且肯定不是因为我和你的事情。”

    卢伟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先前的想法真够幼稚的,这小姑娘,心思那么细腻的,还没说就预感到什么了,还用的着试探?

    “他想和我妈离婚是吧!”郑睫稍稍歪了下脑袋,表情有些变化出来,说不上是生气还是难过,眉头微微皱着。

    长痛不如短痛吧,卢伟咬咬牙,语速很快:“已经离了,自己不好开口,让我和你说一下。”

    “不好开口?!”郑睫说完,并没有想要什么答案一样,眼神转向了地上,紧咬着下嘴唇,像是要把自己的怨言,堵在嘴里,埋在心里。

    卢伟知道她是一肚子火气发不出来,但这种亲情疏远造成的爱恨交织实在不是自己能排解的了的。

    能做的,或许只有陪着她,慢慢的度过这段时间吧。

    以后,应该会好起来的。

    想到这,卢伟把小姑娘的肩膀搂住了,用了点力,紧紧的抱住。

    郑睫像个木头人一样,仍然保持了之前的姿势,心,却想起了那天的看台上,那首甜甜的《小背篓》。

    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