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下午,热闹的比赛日来了。集合准备上车的时候,学院里领导模样的人来了一大帮,不过还算低调,没搞动员大会什么的,只是和教练领队握了握手,鼓励了几句,就上了另一辆大巴车。

    估计会有更高级的领导要来吧!尤墨在心里琢磨着。

    果然,休息室换装备的时候,真正的老大过来了。年龄看着不算老,脸上的笑容也很随和,但不经意间眼的光芒却掩藏不住,对视的时候穿透力十足。随从人员十多个,一起浩浩荡荡的涌了进来,有人就忙不迭的介绍:“这位是汪副市长,分管体。”

    孙永康有点招架不住这种眼神,不过准备好的发言到是说的很溜,听的一票人直点头,完了还小小的鼓了下掌。

    领导的压轴讲话就有点耐人寻味了,“不耽误你们备战,简短的讲两句。球队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们的底子薄,起步晚,实力比不过对手。但是这几场比赛下来后,你们身上的那股顽强的精神,真正的感染了我,还有在坐的诸位,以及外面进了场和因为人太多进不了场在外面等着的人。希望大家继续努力,不要辜负了这些期望!”

    也确实没停留多久,一帮人就都出去了,休息室里的氛围重新活络起来。

    少年娃们这点比较好:管他多大官呢,他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他,关我毛事?!

    不过看着主教练大人一脸沉迷陶醉的表情,大家也或多或少的猜出来点什么。

    这家伙,又在做美梦了吧!

    ————

    看台上的盛况不用多说,开赛前一个小时,人就满满当当的了。

    周晓峰领来的一帮女足姑娘们完全看傻了眼!她们来的较晚,看台上几经周折还是没给安排出来位置,最后没办法,集体在下面跑道上站着看。

    这种万众瞩目的成就感对每一个有心气的运动员来说,都是致命的**。姑娘们叽叽喳喳兴奋的很,比看台上的观众还要吵闹。

    有几个消息灵通人士有所耳闻,在那找李娟确认:“娟妹,我们教练是不是认了你们弟娃当干儿子哦?”

    傻姑娘完全不虚:“对的噻,不然为啥子过来看比赛!下午不用训练你们安逸不嘛?!”

    有更大胆的:“听说你们两个在耍朋友的嘛,到底是弟娃还是男朋友哦!”

    旁边有人接腔:“现在是弟娃儿嘛,将来嘛!不说了!”

    傻姑娘面红耳赤的在那申辩:“就会乱说,以后有啥子事情都不跟你们说了!”

    姑娘家对这种事情敏感的很,纷纷摇头叹息:“以前还不太相信,现在嘛!不说了!”

    真是口口声声的“不说了!”

    张梅出面圆场:“好了,马上比赛开始了!不认真看的回去要写观后感哈!”

    这才把场面拉回业务讨论,李娟有些感激的望过来,张梅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心里矛盾着呢!

    ————

    孙永康是完全放手了,卢伟一复出,他这个主教练在比赛的作用也就是摆个样子给领导看。

    不过,这才是他精明的地方,既不落人口实,又轻松享受胜利果实。

    当然,这话还是应该放在赛后说合适些。

    他看的很清楚,这只队伍已经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了,如果放在以前的话,可能还要费尽心机拉拢一批斗倒几个的。可现在这种状况下自己完全没必要折腾了,只要比赛打好,怎么着都行。

    在他眼里,为了去巴西留学,那两个小子肯定会竭尽全力帮助球队获取胜利的,自己要做的就是充分放权,为他们扫清障碍。

    昨天还专门把李家兄弟找来聊了一会,得知这小子已经被内定之后,心下更是放心了,只不过还是忍不住开玩笑似的问了一句:“什么人这么有能耐,上下都能摆平?”

    李宇峰还是稍稍迟疑了下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过想想也没什么,这年头,圈有人脉有啥不好意思显摆的!“足协副秘书长是我家老爷子至交,麻烦他给打了个招呼。”

    “哦?副秘书长薛力?”

    ————

    长哨一声后,比赛正式开始!

    齐鲁队很明显在赛前对对手做了细致研究,专门派出了一个身材不高但很结实的家伙贴身防守汪嵩嵩。

    少年娃这点还是实称,主教练让干嘛就干嘛,一对一防守那就走哪跟着上哪!

    汪嵩嵩就郁闷了,眼前这位肌肉结实的家伙明显有改年龄的嫌疑,一脸的青春痘还直往人身上贴,身上的汗味更是让人欲哭无泪。

    真的很想说一声:“你们搞错了吧!现在核心不是我了!”

    抬头看看双臂交叉放在胸口,一脸沉着冷静的齐鲁队主教练,汪嵩嵩很有种冲上去提醒一下的冲动。

    秘密武器!嘿嘿!

    15岁的少年,对这种戏码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不时的来回打量。

    不过前面这十多分钟让他失望了。

    卢伟一点也不显山露水,既没有大赛的紧张不适应,也没有兴奋过头的亢奋劲,就是很平常的在组织攻防,甚至在后场待的时间还要长一些。

    尤墨呢,很明显也被身前身后的重点照顾了,齐鲁队也清楚自身实力有限,压出去打后场缺乏保护的话,很容易被对手得分,所以战术就比较保守,得球后压过半场的经常连一半人都不到。

    汪嵩嵩心有些疑惑,不过没有急着求证什么,还是保持了自己一贯的稳定性。全队这会状态也不错,各个环节运转良好,虽然没有创造出好机会来,但也一直没给对手可乘之机。

    场面平滑的观众都有些乏味了,实在是双方都有些保守,有点风险的活都不愿意干,就像两个拳击手一样,抱一起跳了半天贴面舞也不松开。

    这么多人,兴致这么高,就给我们看这个?!

    起哄嘘声那肯定不会,前场比赛下来,这些提前两小时进场的热情球迷们对自己球队的支持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那还是自娱自乐吧!

    看台上一**的人浪做完,开始集体智慧闪光,段子口号层出不穷,绰号逸事更是极尽想象力。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好像都没在场上了,甚至偶尔还有队员们抬头研究下热闹的看台上发生了什么。

    “差不多了吧!”尤墨远远的对着卢伟喊了一嗓子。

    卢伟没回话,比了个“ok”的手势回敬。

    那就,开始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