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想的人头都大了,求书友们帮忙,来几个龙套名,男女不限,艺点的最好!

    卢伟可没有其它人那么激动的心情,这个对手太不够看,击败他们只是件情理之的事情。现在,需要把那些无用的情绪放在脑后了。

    带领一支球队就是这样,把问题一个个的找出来,解决掉。再把好的东西一点点强化积累,配上适合的战术和策略,去把一个个对手和比赛赢下来,收获信心和信念,这样,才能真正的成熟强大起来。

    他和尤墨两个人,分工现在很明确,一个负责领导队员,团结的同时尽可能的挖掘他们的潜力,另一个制定战术考虑细节以及球队的方方面面。

    这种合作以前也有过,不过没想到这么久了,还能这么快的找回感觉来。

    原来,这些东西并没有忘,也没有消失,只是深深的埋在了心里的某一个角落,需要的,只是一把火,彻底的把它燃烧起来!

    不过眼前可以把球队的事情放一放了,小姑娘郑睫才是自己现在需要操心的对象。

    抬头瞅了眼太阳,估摸着网球队的训练应该还没结束,卢伟一路小跑着来到了网球场。

    红土场上,郑睫的声音离得很远就能听见,闷闷的,像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兽发出的愤怒低吼。

    卢伟没有走近,远远的看着,那单薄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倔强,让人心安的同时又觉得隐隐作痛。

    就像是崖壁上的小树,被风吹得摇晃着。却依然执着的扎根在岩缝里,把稀疏的枝叶顽强的伸出来,寻找阳光。

    或许每一粒种子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命运会如何吧,能做的,只是努力的生长。

    ————

    看完这场比赛,王丹的心里,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队伍今天的沉稳表现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这种变化放在其它人眼里可能觉得正常,少年队嘛,打顺了就这样。

    但在她看来,这不是顺不顺的问题。今天的这场比赛,她觉察到这支队伍竟然有了气质上的改变。

    难道,一个人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

    足球比赛不是最强调集体的运动吗?那为什么这个人一上场,整支球队都不一样了呢?

    刚刚通过对尤墨的深入采访建立起来的团队精神至上哲学,在这一刻,就有些动摇了。

    不过没关系,知性姐姐爱思考嘛。有深度的东西,最喜欢了!

    王丹和往常一样,在学院门口等着球队的大巴车。不过只看见了一脸遗憾的小胖子和汪嵩嵩,那两个家伙去向不明。

    虽然没找见主要目标,但眼前这两位还是能问出点东西来的。王丹就一路陪着他们往回走,顺便问道:“这场比赛你们的表现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能聊聊你们的看法吗?”

    小胖子因为知性姐姐没在赛后第一时间找他采访所产生的遗憾,至此无影无踪了,谈兴好的很:“你也看出来啦?真了不起,那些记者一个都问不到点子上去,东拉西扯的,不过樊指导的事情他们应该会写出来吧。我跟你说,表现不一样完全是因为一个人。对,你猜对了,就是卢伟,他在场上我们就知道该怎么踢了。对手完全是输在了战术上。”

    “樊指导?你和他们怎么说的?”王丹的职业敏感上来了,这件事情尤墨一直讳莫如深的,把自己胃口吊的老高。

    姚厦继续念叨:“哦?难怪上次你的专访里面没写这件事呢!原来是不知道,老大为啥不跟你说呢?报道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樊指导就能回来继续带我们了吧。”

    知性姐姐最近脾气不好而且偏急躁,打断:“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嘛!”

    汪嵩嵩都看不下去了,插嘴:“本来应该是樊指导带我们打这次比赛的,后来因为孙永康把队员练伤了两人吵了一架,然后就被人拿下了。这件事情我们心里都很难过,打好比赛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能让樊指导回来继续教我们。”

    王丹吸了口冷气:“你们也是这样和那些记者们说的?”

    两人没注意知性姐姐表情,一起点头。

    王丹轻叹了口气,看看前面已经到了宿舍门口,于是停了下来。

    说些什么呢,想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于是做罢,挥挥手,转身走了。

    没两步,记起正事来了,转头,“那两个家伙回来了记得让他们找我!”

    落在后面的汪嵩嵩笑着应了一声,不过转回的目光就有点舍不得离开了。

    夕阳下,那修长的倩影,如同雨后彩虹般清新自然,越走越远,又仿佛越来越近,住进了心里。

    ————

    尤墨被周晓峰直接带回了家,还顺路买了两套夏天衣服鞋袜。

    这娃居然抢着付钱,简直太不懂事了!

    周晓峰其实也有点小尴尬,实在是缺乏以这样一种身份去面对的经验。

    父子?现在有点不好意思。

    师徒?好像远了点点。

    亲戚?那更远了!

    尤墨也是一样一样的,不过“干爹”这称呼到是叫顺口了,反正听起来很拽的样子。

    本来晚上是学院领导请全队吃饭的,周晓峰就给推了,妻子王瑶昨晚念叨了一晚上,激动的不行,恨不得让这娃马上搬过来全家住一起。

    好说歹说才被他劝退了这个想法,不过每天晚上过来吃饭那是跑不了了。

    其实他也动过这个念头的,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一下子把关系拉的太近了也不见得是好事情,毕竟相互的了解还是少了些,生活习惯什么的还不太熟悉,每天过来吃顿饭全家聊聊天什么的就挺好了。

    尤墨要是知道他这个想法,一定会和他握手致谢的。搬过来住对他来说太奢侈了,时间完全不够。

    午得去李娟那报道,晚上要去江晓兰那会面,偶尔还要去卢伟那交流意见,队里这些小子还要时不时的提点着。现在更是连晚饭都有着落了,这一天忙忙碌碌的,换个人可能觉得累。可在这娃看来,这种满满当当的日子才叫过日子呢。

    上辈子也没个娃,这辈子要努力了!

    什么?我还不到14岁?奶奶个熊的,作者君,能搞快不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