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伟晚上也不打算去赴那个劳什子宴会,他本性就爱安静,朋友间的聚会还能打动他,这种官方性质的基本是能躲就躲了。

    郑睫直到训练结束,才发现他的存在,略略给了个惊喜的笑容,眉头还是不舒展。

    两人都还没洗澡(标想歪),于是东西收拾妥当,就往学院的浴室走去。小姑娘也知道自己的情绪不应该感染给对方,但还是控制不住。胸像有口气一直憋着,难受的想喊,但真正喊了,也没啥用,依然气闷。

    于是日常的聊天内容就有些诡异,“今天比赛打的怎么样?”

    “还行吧,对手没打好,4:0赢了他们。”

    “听你口气好像没多高兴嘛!”

    “高兴啊,不过高兴劲过去了。”

    “是不是因为见到我了?”

    “哪敢嘛,赢了就考虑下一个对手呗。”

    “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你对我多好的,为什么要生气?”

    “会不会和我吵架?”

    “应该不会,吧。”

    ————

    比起水深火热的卢伟,尤墨现在就幸福多了。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感觉已经很久没经历过了,虽然现在还有些不太适应,但那股浓浓的关心和亲近简直是扑面而来,让人甘之如饴。

    只有个人吃饭,却做了一桌子菜。王瑶看着眼前这个刚认的干儿子,真是满心的欢喜。她和周晓峰结婚快二十年了,感情虽然挺好,但家没个娃始终觉得冷清,缺了点生气。

    是啊,彼此看着都老了,哪有眼前这生机勃勃的半大小子更能给人希望呢?

    “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随便做了一点,想吃什么干妈明天买了做给你吃!”

    这娃字典里没有“怯场”两个字,略略放缓了下进食速度,“都爱吃,明天再做这一大桌子我就继续把肚子撑坏。”

    周晓峰就笑她:“看嘛,喊你少买点菜,弄这么多夏天家多浪费。”

    王瑶横眉冷对:“说些啥子哦,只要爱吃,明天还是那么多!”

    说罢,还伸手在桌子上比划了一大圈,把这娃惊到了,眼睛难得睁的老大:“干妈,要不得,我能把自己吃进医院住着的!”

    把夫妻俩笑得前仰后合的,实在有种老来得子的欣慰感。

    更何况,这娃确实懂事的很,吃完了就起身收拾起来,动作的麻利劲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干家务活的。

    ————

    八点过,回到宿舍的尤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方才想起来:这些家伙被领导请去吃饭了。

    那就刚好直奔江姑娘家,这娃惦记着,认了干爹干妈的事情还是得告诉她一下,毕竟两人现在的关系可不一般了。

    开门的江晓兰很是惊喜,她还以为这娃也去赴宴了呢,看着时间还早,就有些小激动。

    看着江姑娘转来转去的眼神,尤墨就知道她心里想法了,“走吧,出去转转,省得不一会你爸就回来了。”

    这么善解人意的家伙确实招姑娘喜欢,跳起来扑到怀里,双手在他脖子上挂住:“你怎么知道的?”

    尤墨把江姑娘的腰搂住,原地转了一圈,飞舞的头发和满怀的温软一起撩动着心弦,再配上点淡淡的芦荟香,整个人都沉醉了。

    舍不得放下来,就抱着她去开门。结果门刚打开,就看见拿着钥匙的江领队追着钥匙眼就进来了。

    还在那奇怪的念叨:“咦,啥时候成自动门了?”

    江姑娘吓一跳,赶紧挣脱出来,脸红着,随手理了下头发,“爸,你又喝不少?!”

    心还是有点慌慌的,虽然两人的关系父亲知道,但知道归知道,可没亲眼见着过。

    江老头今天还真没喝太多,刚才一抬眼,也看见了两人的小动作,脸上的笑就有点得意劲儿,还眨巴几下眼睛:“出去耍朋友唆?”

    尤墨这种厚脸皮都有点扛不住,有点躁热,随口回答:“嗯,您也出来走走?”

    江老头竟然答应了:“要的嘛!”

    江姑娘本还低着头红着脸呢,这话一听马上抬头色变:“那我不去了!”

    小嘴撅得能顶个足球在上面转,尤墨见状就笑着轻轻拽了她一下:“走啦,江伯伯肯定有话要跟我们说呢。”

    江老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看嘛,一点儿都不如别个懂事!”

    脸上的笑容却出卖了他的真实家庭地位。

    ————

    本以为江领队准备交待什么人生大事呢,结果一开口:“周末的时候,你们一起去看看小岚的妈妈吧,我就不去了。”

    江姑娘脸上的笑容很是得意,眼睛眨的好看多了,伸手指了指尤墨:“前天就说好了的,还是他提起来的呢!”

    胆子也大的多了,指完了就随手拉住了尤墨的手,晃啊晃的,像是在示威。

    江老头长长叹了口气,有点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这个当爸的,真没尽到什么责任,还好小岚懂事,你也懂事,其它的话就不多说了。以后的路还长的很,你们一起好好努力,我,我就,我就放心了”

    竟然哽咽起来,声音也抖颤着,还是要坚持说:“昨天,梦见你妈妈了,问我‘想不想我啊?’我就晓得了,她在下面还是多担心的。就想着,你们一起去看看她,说说话,让她放心了,就不用,折些阴寿,来托梦给我了”

    尤墨伸出两只胳膊,把哭泣的父女俩搂住,脸上,却也止不住的泪水淌下来,努力的忍着,不哭出声来。

    虽然是六月了,晚上的风却还是吹来了一阵凉意,空气里的悲伤浓浓的,化不开。

    那就好好的哭一场吧,有时候,能哭出来也是件幸福的事情了。

    良久。

    “爸,你也要少喝点酒了,我也很担心你,知道吗?妈妈不在了,你要是身体也出问题,我怎么办?”江晓兰的鼻音很重,却也坚持着,尽量让语气正常一些,仿佛,这个样子能显得自己更坚强一些。

    江老头挂着满脸的泪水笑出声来:“你有了喜欢的事情,有了让我放心的人照顾你,就不要担心了,不喝酒,心里的愁苦让人睡不着觉。”

    见着江姑娘还是一脸不满,忙点头:“嗯嗯,以后要少喝点,多注意身体,一年要去体检一盘,对不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