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开始前的热身活动,尤墨就有深陷狼群的感觉了。一群人在跑道上慢跑的时候,把他围在间,老姑娘小姑娘大姑娘完全不带客气的,你摸一把我揉一下她捅两下,还很有默契的把李娟挡到圈外,气得直哼哼。

    这娃也是好脾气,笑嘻嘻的躲来躲去,时不时的嘴上还击一下,俨然活宝一个。

    周晓峰也很能理解姑娘们的行为,这半大小子活跃气氛有一手,既让人亲近,又不会觉得腻人,开玩笑也懂得分寸。安排分组的时候,这娃就成了进攻端自由人,参与每一组的进攻。

    李娟做为主力卫,当然是要贴身防守了,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反而不敢贴太近了,扭扭捏捏的不知道想干嘛。

    周晓峰看不下去:“娟妹儿,在搞啥子哦!”

    李娟听的一楞,看了看对面一脸坏笑的家伙,气不打一出来,又不敢发作,小声嚷嚷:“不许哈!”

    尤墨本来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现在又听见这莫名其妙的警告就更忍不住,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姑娘们也发现些异样状况了,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的。

    周晓峰两声短哨止了训练,把这俩位叫了过去。

    两人乖乖的低头立在教练面前,一声不吭。

    “好了,要说的话你们心头也晓得,那就不说了,回去吧!”周晓峰难得的一脸严肃,静静的看了一会,挥挥手示意他们回去。

    松了口气的李娟往回跑的时候还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尤墨也小声回了句:“没事,别想太多了。”

    傻姑娘用力的点点头,紧咬住下唇,快跑两步回到人群。

    尤墨心里清楚明白着呢,刚才那么夸张的笑其实是故意的。这姑娘还是欠缺了些处理自身情绪的能力和经验,场上的时候很容易因为这个犯错。

    职业球员,认真的训练和比赛态度永远是第一位的,无论对手是谁,拿出自己的最佳状态和能力来面对,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敬。

    在球场上,情绪,永远是运动员第一时间需要面对的重大问题。

    无数场经典的比赛毁于控制不住的情绪,要成为顶尖的球员,在这方面有重大缺陷就很致命了。

    是的,你可能已经想到巴神和苏神了,以及齐祖当年那**一撞。

    ————

    微微眯起的眼睛,略略皱起的眉头,眼神的专注让人一看就觉得踏实,李娟已经和这样的尤墨较量了四个回合了,一胜负,让对方进了一个。

    身体上,傻姑娘是占着上风的,身高体重甚至包括上肢力量,都稳超尤墨,比赛经验其实也不欠缺,再加上同伴协助,实在是不应该这个表现。

    但没有办法,尤墨对她的了解远超她对尤墨的了解,在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速度和弹跳优势之后,对抗开始往一边倒的方向发展。

    傻姑娘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家伙,虽然天天在一起亲热的很,自己竟然对场上的他是如此的陌生!

    跑的那么快,身体那么灵活,跳起来还能有滞空,这怎么防?

    周晓峰也没有指点一下的意思,训练仍然保持在一个很快的节奏上进行着。

    开始轻松到有些调皮的氛围,慢慢的紧张激烈起来,姑娘们的叫喊声在场上回荡,在这六月微微飘起点小雨的早晨,一切,都显得格外的生机勃勃。

    第五个回合,是一个点球点附近的高飘弧线球,两人都有充分的判断起跳时间,不放心的张梅还提前喊了一嗓子:“娟,贴住他起跳!”

    可能就是这一嗓子的效果吧,让李娟比往常提前了半步起跳,身体上升过程自然张开了双臂,向后摆动的肘关节毫不迟疑的命了尤墨的下巴上。

    一声闷响后,尤墨大头朝天,后仰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李娟真的蒙了,自己,干了什么?!

    他可是马上就要打半决赛的球队头号球星,现在竟然被自己一肘子给放翻在地,那一声闷响听的是真真切切的,然后,后脑勺着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傻姑娘楞在了原地,甚至忘了去看看他晕过去没有。

    周晓峰反应很快,一边呼唤队医,一边迅速跑过来观察状况。

    女足队医蓝力拎着包包还没跑拢地方,就见围观人群一个唔唔哝哝的声音在嚷嚷:“裁判,最少要给她一张黄牌!脸都被打肿了!”

    确实是肿了,嚷嚷的时候都不敢太张嘴,声音就像是嘴里含着块糖在哭诉一样。

    周晓峰都忍不住笑:“牌牌没带,下一盘补起!”

    傻姑娘这才回过神来,扒开一个凑热闹的家伙,蹲下来仔细看,右半边嘴唇和下巴明显肿了起来,嘴角还有血丝渗出,这会看见了肇事者,更是激动的不行,伸手往后兜里摸索着,结果还真掏了张一百的出来,捏在手里伸过来,嚷嚷:“他没带,我有,红牌!”

    李娟那颗上八下的心,总算是落了地,不过心里觉得酸酸的,怎么也笑不出来,呆呆的看着,就想伸手过来把他嘴角的血迹擦一擦。

    蓝力明显比周挺娴熟多了,刚好过来,把她的手打了一下,递了个冰袋过去:“冷敷一下。”

    尤墨接过冰袋放在下巴下,笑着看呆呆的傻姑娘,不过,很快发现她眼角有亮晶晶的东西后,赶紧出声:“没事了,逗你呢,硬伤怕什么。”

    这娃努力的让声音听起来清楚一些,不过还是有点失败,牙龈肿了,说话有点困难。

    那就用行动吧!

    尤墨伸了只手出来,李娟还是呆呆的,下意识的也伸了只手过来,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本来想借力站起来的,最后力没借着,拉了个姑娘在怀里。

    又一次的,后仰摔倒!

    不过,这次身上还压了个120斤有点硌人的家伙。

    周围,还有一群看热闹起哄的无良观众!

    这训练,还真是让人醉了!

    ————

    下午球队训练的时候,哥几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心老大的那张包子脸,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姚厦却突然反应过来,搂着尤墨肩膀往外走:“是瘦猴的事情?咋不叫我!”

    尤墨现阶段说话很费劲,“不是,那件事解决了,录音带在王丹那儿。”

    姚厦一个激楞,好一会才回过神:“啥时候?你自己去的?”

    尤墨继续费劲:“大爷的,嘴好了再和你说!”

    姚小胖瞬间回归小弟本色,呐呐的:“太厉害了,这张脸,能不能更帅一点了!”

    尤墨对这种赞美很是鄙视,赏了个指给他。

    姚厦很是佩服的问:“这动作是啥意思?”

    尤墨不得不解释一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意思嘛,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