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训练依然有不少围观群众,球队的表现越来越好,观众们就有点按捺不住,夺冠什么的口号喊的很顺溜。少年娃们也挺精神,状态看上去都不错。

    快结束的时候,王丹过来了。卢伟下午去看比赛了没抓住,尤墨却跑不了了,洗完澡出来就被知性姐姐一把拿住衣领,揪住了往外面走。

    王丹带来了几张报纸和一个消息。

    消息是好消息:省电视台准备转播球队接下来的两场比赛。报纸嘛,就有点不尽如人意了。

    毕竟报道的东西都一样了没啥意思,虽然现在的舆论大环境是正面的,但稍微加些料吸引下眼球还是必要的。

    于是什么《为了曾经的知遇之恩》《樊指导,你在哪里?》诸如此类的章就见诸不少报纸上,表现上看写的是球员励志,仔细看来就能找出里面的问题,或多或少的影射了球队主教练与球员之间的矛盾。

    尤墨看的也是一阵苦笑,不过这事情也算情理之,这些少年娃们只有经历过了,才能真正记的住教训。

    不过他现在比较感兴趣的是知性姐姐的想法,咬字发音还有些辛苦,但比起午的时候还是好不少了:“你之前不一直问我这件事吗?现在知道了,看到别人报道出来,有何感想?”

    王丹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说了,利益面前,很多人没什么原则的。”

    这娃不太想多说话,点点头,看着她的眼睛。王丹察觉到了,仔细看了眼才发现他浮肿的右半边脸,惊呼:“怎么了这是?”

    尤墨抬胳膊,做了个肘击的动作。

    王丹个没同情心的家伙,“谁这么狠,比我下手还快!”

    不过玩笑开完还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没事吧?”

    尤墨摇摇头,“你打算做个什么专题呢?”

    “职业体育的长远发展,如何?”王丹的表情很严肃,看着他仿佛在思考,就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我发现,现在国内是有很大的职业体育市场的,潜在的消费能力也很吓人,企业的大规模介入是迟早的事情。但现在国家在这一块的规范和管理经验都很薄弱,很容易被少部分掌握资源或者信息的人利用起来”

    尤墨静静的听着,眼前是一张自信而聪慧的脸,虽然有些未经世事的单薄浅显,但那明亮的眼神和微微抬起的下巴,还是给人一种乐观向上的感染力。

    或许,这种思考和表达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对自我价值的追求。自己虽然不能帮她什么,但也不想看到她在现实面前扭曲了曾经的理想。能做的,也就是多提点醒吧。

    王丹说着说着,也感觉到了这小子有些异样的神情,停了下来,脸上不知为何微微有些发烫:“干嘛那样看着我?”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知性姐姐的注意力又被充满违和的浮肿下巴所吸引,咯咯咯的笑起来,“好瓜哦!”

    对这家伙尤墨真心觉得不能好言好语好表情伺候着,努力表示抗议:“有没有同情心了?”

    把她的胳膊拉过来一翻手腕:“快六点了,要去干爹家吃饭。”

    王丹的笑又忍不住:“你娃厉害哦,还认了个干爹?”

    尤墨才懒得跟她纠缠,“好了,卢伟住在郑睫家呢,你要找他直接过去就行了,之前说过地方了哈。”

    王丹见他转身要跑路,忙唤住,稍犹豫了下:“那种报道你们教练看到了肯定会找他们麻烦的,你有什么打算?”

    尤墨才懒的详细解释,嘴疼着呢:“暂时不会有事情,以后再说吧。”

    王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见眼前转身离去的家伙越来越远的背影。

    心跳莫名的有些加快,仿佛,刚才被那双眼睛注视的感觉还在。

    ————

    几个傻小子浑然不觉,宿舍摊开几张报纸,在那仔细研究着。

    不过总体感觉还是有些失望:措词太过温柔啊,力度太差了!

    姚厦感慨:“下次应该和他们强调一下,把影响力再扩大一点,领导们应该就能看到了。”

    听着周围一片附和声,汪嵩嵩心里却有点不对劲的感觉了,心忽然想起了尤墨之前的话:“好事情嘛,多想想可能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

    越想越觉得哪儿不对,目标也越来越明确了,最后脱口而出:“不对,孙永康!他看见了会不会采取行动?”

    姚厦也是一楞,心顿时一紧,这道理其实简单着,稍微一想都能明白,屋里的少年们也都沉默了。

    运动队,和主教练对着干?!

    会有什么后果?

    有几个就有些慌了神,虽然没说什么,但那不停的转来转去的眼神却暴露了心里的想法:怎么办?

    做为首当其冲接受采访的两人,状态还算沉稳。反而起身安慰起了其它几位:“没事的,没你们什么事情。”

    刘敏第一个跳起来:“不得行,有事情大家一起承担,我不相信他还敢把我们都开除了?”

    老五受不了这狗血剧情,声音冷而硬:“说那些废话不如想想办法!”

    汪嵩嵩冷静下来,开始分析:“比赛打的不好他还是要负责任的,马上就要打半决赛了,他应该不会打主力的主意。比赛打完他应该也不在队上待着了,所以要防着他以后使坏下绊子。”

    姚厦松了口气:“也就是说,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就是敢怒不敢动,拿我们没什么办法对吧!”

    汪嵩嵩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我们想的还是太浅了,这次的事情是个很好的教训。”

    姚厦浑然不觉:“我觉得没做错什么呀?也没什么损失的。”

    汪嵩嵩默默无语,仍在缓缓的摇头。

    姚厦却脑灵光一闪:“对啊,有啥事情不如找老大!”

    汪嵩嵩站起身来,搂住他的肩膀,表情很严肃:“老大说了按兵不动,等他露出马脚的,结果还是我们先沉不住气想动他。先不说以后老大万一不在队上了怎么办,就现在这状况,去找老大?你好意思不?”

    姚厦一脸苦笑,吐了吐舌头,“刘敏估计好意思,我不行!”

    刘敏真不虚,回想起澡堂友谊至今难忘,起身就要出去,被老五一把拽住:“动点脑筋,老大会想不到这件事情?!用的到你去找他!”

    汪嵩嵩和姚厦却对望了一眼,会心一笑。

    这个老五,总算是对老大心服口服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