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生活的点滴,分享每一天的收获,祝各位书友现在好心情。推本大家可能已经熟透了的《全职高手》,反正我是看了十多遍。

    尤墨一路小跑,成功的在六点之前敲响了干爹家的门。开门的是干妈王瑶,一脸的挂心:“我看看我看看,还疼不疼了?有没有抹点药?”

    “干妈,没事的,硬伤不怕,养几天就看不出来了,抹了药就不敢说话了。”尤墨努力做了个较难看的鬼脸,成功的把王瑶逗乐后,嚷嚷:“干爹,你们队员太要不得了!都欺负我!”

    周晓峰忍住笑,起身,“快过来,你朱叔叔来了!”

    转身向旁边人介绍:“老朱啊,我这个干儿子口没遮拦的,你别见怪。估计你也认识了吧。”

    一脸开心的笑容简直让常年漂泊的朱广护嫉妒:“哪里嘛,你这个干儿子前途简直无量,这么多队员就他一个我最看好了!”

    尤墨走近了点头招呼:“朱叔叔好!”

    抬起头微微打量了一下,四十多岁,皱纹却不少,前额的两边发际线比较高,衬的整张脸过于大了一点,眼睛不大,魔都男人的精明都藏在里面了。脸上的热情却很真诚,嘴咧开笑得合不拢,起身拍拍自己肩膀:“好小子,不简单!”

    尤墨习惯的比了个大拇指回敬:“朱叔叔您过奖了!”

    周晓峰拉着尤墨介绍:“你朱叔叔是干爹老朋友了,混的好哦,国少队主帅,现在又要选人去巴西留学,比你干爹那是强了好几倍!”

    朱广护一脸的不满:“要不咱俩换换?地方上待着多好的,到了国家队,一脑子的烦心事!”

    尤墨坐一边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点头微笑一下。两人关系看来确实不简单,没多大客气劲在里面,却有很多朋友间的随意和默契。举手投足间还会起点争议,声音也会随之变大。

    朱广护时不时的目光转过来,看见一脸认真倾听的他,心里更觉得满意了,打断周晓峰话头:“说说你干儿子嘛,咱俩那些闹心事说多了影响食欲。”

    周晓峰脸上的得意劲想掩饰都没用:“比赛你都看过了吧,特点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关键是心性,这东西太难得了,你看他脸上,上次和我们队员一起训练,一肘子打的,当时他连气都没生,还把周围一圈人给逗乐了。”

    尤墨很想打断了陈述一下自己观点的:自家姑娘打的,又不是故意,生个毛的气啊!

    不过看着一脸赞赏的两人,就没去破坏气氛,不过还是要表示下自己立场的:“如果对手是故意的话我可是要找回来的。”

    两人一楞,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朱广护拍着周晓峰肩膀:“有出息,这小子将来肯定有出息,你算是捡了个宝!”

    笑完了周晓峰还是要提醒一下的:“要讲究点技巧,让对手有苦说不出,这才是真正的还击!”

    朱广护也想起一件事来,问道:“那个叫卢伟的,怎么之前比赛一直没见过?”

    尤墨早等着他问这句话了,点点头:“之前训练的时候被人铲伤了脚踝,这场比赛刚刚才复出,以前和我一起踢了好几年野球。”

    周晓峰笑着敲敲他脑袋:“还瞒着来考我!”转头对着一脸若有所思的朱广护说道:“那个娃以前我看过他踢球,战术意识很高,脚下技术也是一流,唯一缺点可能就是身体单薄了点,不过今年才1岁,加点营养催一催应该也是个好苗子!”

    朱广沪的表情却没有任何改变,好像还轻轻叹了口气,点点头,“是不错,可惜啊!”

    周晓峰和尤墨对望了一眼,都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是有内情了,说不定是有人内定占了位置。而且从表情来看,应该是不太能拒绝的关系。

    难怪李宇天一直按兵不动呢,原来关系已经到位了。

    周晓峰哈哈一笑:“还有两场比赛嘛,看他表现了。来来,不说这些,你们国少队是不是打算也从这批娃娃里面选人了?”

    朱广护还是一脸惋惜的表情:“是的,这次比赛打完把人选出来,八月份去岛国广岛参加世少赛,十一月底集合去巴西。”

    ————

    李娟可算是尝试了一把公众人物的滋味了,真是奇妙又带有点羞耻感。

    她和尤墨的关系已经算是大白于天下了,不过目前看来还好,这小子很受大家欢迎,又是主教练的干儿子,自己都能从旁边人投来的目光感受到羡慕之情。

    低调,要低调!傻姑娘一直这么提醒自己的。

    想想就觉得甜蜜,虽然上午训练的时候被大家笑惨了。不过她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两人更亲密的举动都有过,抱一下还怕被人看见了?!

    她的心里,现在充满了战胜对手获取最终胜利的勇气和信心。

    叫什么来着?江晓兰,是吧,名字取的都不好听!还是个高一学生,据说成绩很好有希望上大学,那就更好了,上了大学就快点把我家大头宝宝给忘了吧。

    嘿嘿!

    张梅看着一脸遐想的傻姑娘,心里五味杂陈的,高兴吧谈不上,难过呢也不算,无奈的情绪多了点,却也不觉得非要去改变什么。

    这或许也是她的性格吧,略被动了些。

    “走啦,吃饭去,口水都要流一地的了!”

    ————

    王丹几经周折,终于寻摸到地方。这会坐在郑洁家的客厅里,拿起手里小姑娘调好的酸梅汤喝了一口,“前几次和你们队上打交道,没怎么见着过。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王丹,是《华西都市报》的体育记者。”

    卢伟点头,略担心的看了眼旁边又开始郁闷的小姑娘,“嗯,你那篇专题报道我看了,分析的很深入,把团队精神阐述的很到位,读过之后发人深省。”

    王丹看的仔细,不过人家的家事自己可不太方便这时候关心,“嗯,但是这场比赛下来,我又有点怀疑自己之前的论点了,为什么你一上场,整个球队都不一样了呢?难道说,个人的力量有时候能凌驾于集体之上?”

    卢伟其实挺喜欢和这样爱思考的对手交流的,要不是考虑到旁边这位情绪不佳的话,真有可能长篇大论探讨一番,现在只能先长话短说了:“集体是由个人组成的,我只是个催化剂,把集体的力量从瓶颈往上推了一把,让队伍达到了另一个高度。”

    这番自信的话语从少年的嘴平静的说出来,听不出一丝骄傲或者自负的语气,静静的,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王丹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同样,也记住了他那双深邃的双眼,以及里面闪动着的,智慧之光。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