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训练气氛略显诡异,各怀心事的少年娃们和主教练一起,把整个训练弄的是完全的心不在焉。不过气氛还是挺热闹的,观众过来看训练也不是为了看些精彩表现,主要是看人嘛。

    今天主力全在,卢伟都难得的完整参与了,不过对这训练质量直皱眉头。这状态,打八一,凶险呐!

    姚厦和汪嵩嵩两人是真有些后悔了,到不是说害怕会有报复什么的,只是看着队友们一个个心事重重的,心里就有点没底。以前虽说有矛盾,但毕竟在一条船上,现在自己动手想把他踹下去,结果没成功。即使他不马上报复,但自己人的心理还是肯定会受影响的。

    这后天就是半决赛了,队伍以这种状态去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对手,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如果打不好,到时候矛盾肯定会激化,樊指导不但回不来,自己这帮兄弟也可能有人要遭殃。

    姚厦的心里,现在终于明白了,刚听到这句“对孙永康这种人,皮肉之苦没意思,要动就让他伤筋动骨。”的时候,还以为他就是在鼓励自己呢,结果现在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还是太嫩了啊!

    能那么容易让樊指导下课的家伙,背后怎么可能没人!

    不过看到尤墨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专注,心里就踏实了些,老大没慌,这事情应该还有转机吧!

    两个小时的训练一晃而过,孙永康不痛不痒的说了两句就走人了,但这态度反而让少年们更怀疑他会有动作了。

    咬人的狗不叫嘛!

    下来的时候,一个个就有点没精打采的。卢伟向尤墨投来探询的目光,结果被无视了,那就一切照旧吧!

    姚厦和汪嵩嵩对望了一眼,目送着尤墨离开了,刘敏还有点想上去询问的意思,结果被老五拽住了,“以后他们不在,我们还踢不踢球了?”

    这话说的有点份量了,姚厦点了点头,凑过来:“见招拆招吧,不能因为担心而乱了阵脚。”

    汪嵩嵩也苦笑着:“是我们自己考虑不周导致的现在这个局面,更不能轻易去找他了,下来大家碰个头,想想办法。”

    老五点头赞许:“对,凡事先求已,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把想出来的办法讲给老大听听。”

    能让老五说出这么多话的机会可不多,周围兄弟几个相视一笑,气氛就缓和多了。

    ————

    不过晚上的碰头会看样子得推迟了,姚厦和汪嵩嵩被人找上门来了!

    竟然是那天的大爷,真的领了两个女娃过来!

    当然,也就是认认门吃个饭啥的。两个看上去最多十五六岁的姑娘,长的还算乖巧,胆子也大,对运动员,而且还是小明星级的运动员,充满了好奇,东张西望问东问西的。姚厦和汪嵩嵩很快就被起哄的人群给包围了,逃也似的出了人群,不过人既然来了,那招待一下还是应该的。

    两个姑娘姐姐叫李甜,妹妹叫李宓,一个十六,一个十四,十分潇洒的把她们爷爷赶走,和这俩位年龄相仿但明显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家伙攀谈起来。

    川妹子这点比较好,不怕生不欺生,不光自来熟还能扯出不少话题来。再加上都是青春期有些叛逆的阶段,聊起来就收不住。

    姐姐李甜很明显对成熟冷静的汪嵩嵩有好感,两个人聊的话题也比较广泛。姚厦和李宓就有点小孩子过家家的味道了,内容较幼稚肤浅。

    不过气氛一直不错,直到把还有些不舍的姐妹俩送走后,回到宿舍的姚厦和汪嵩嵩才得知了个雪上加霜的消息。

    老和刘敏,晚上出去吃饭喝了点酒,和另一桌人起了点口角,先动手的还不是他们,结果现在一起在派出所蹲着了。

    ————

    虽然在这节骨眼上闯了祸,但事情还真不能怪这两小子。两人领着自己的小女朋友一起出去吃饭,结果被另一桌小混混给盯上了,本来也就是语言**一下的,结果没想到里面还有人把他们认出来了。事情就有些复杂化,混混们哪管你马上要比赛了什么的,只是听说球员一个个都挺有钱,就动了心思。

    如果老不在的话刘敏估计真掏钱摆平了,结果老这个莽娃喝了不少酒,一上头,就把这事情闹大了。

    还算庆幸的是派出所的民警也把他们认出来了,没为难,只是笔录了一下,就让及时赶到的江领队把人领了回来。

    事情,表面上看就这么过去了。但两人的心情都很沉重,这种时候,落人口实啊!

    果然,随后赶到的孙永康脸上表情就耐人寻味了,高兴,也不是,着急,也没有,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了几眼,嘴里第一句话就让当事人心凉了半截:“要不要找个记者采访下什么的?”

    仿佛怕他们还不知道事情的影响力有多大似的,孙永康继续自言自语,“这么点年龄,就在派出所有了案底,队上留不留你们呢?”

    老眼睛通红着不说话,刘敏一下就软了,不过不是嘴软,而是身子软了,软绵绵的,趴在了桌子上,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

    原来,从云层到坑里,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众星捧月,数钱到手软,睡觉能笑醒的日子,就这么一去不回来了?!

    辛苦了五六年好容易看到的希望,给家里人朋友些拍着胸口说的那些话,就这么一起,烟消云散了?

    开除?

    背着这么个名声,还有哪个运动队敢要?没球踢,自己还能干什么?

    老的眼睛也闭上了。身后,江领队一声长叹,却没说什么。

    能说什么呢,孙永康明显是在找机会抓他们把柄,结果没想到这两小子直接撞枪口上来了,哪能轻易放过?!

    江晓兰被自己唤去找尤墨,这会应该在往回赶,只是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办法了。

    姚厦和汪嵩嵩到是先赶过来了,听到的却是孙永康的一声冷笑:“翅膀硬了啊,记者都敢找来当枪使了。”

    两人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紧咬住嘴唇,不敢放一句狠话出来。

    这个家伙,是算定了自己这些人是不敢拿罢赛来威胁他的!

    喝酒,和混混打架,被开除,这些事情肯定会一边倒的不利于他们,这种时候别说狠话了,软话都不一定管用!

    期待已久的脚步声终于响起,江老头松了口气,开门,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架?赢了没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