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嘛,出场还是要有点帅气的。征服地球是那么的容易,那我们就先从征服一支球队做起吧,反正,青春年少,刚好,时间还早。欢迎您的留言点评收藏推荐,支持一切雅俗邪恶方式,勇敢的支持我吧,希望你们能收获一个好心情!

    所有人,都明显的楞了一下。这霸气侧漏让人全身肌无力的问话,该如何回答呢?

    江晓兰最先绷不住,笑场了。使劲捂着嘴还是有声音出来,很辛苦的样子。

    小胖子第二个忍不住,一脸的肌肉不协调。

    尤墨还是一本正经的表情,上来拍了拍两个家伙的后背,朝孙永康点头示意了一下,回头对江领队说道:“江伯伯辛苦了!”

    江领队连连摆手,也在努力的忍住笑意。

    老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自己曾经不太瞧得起的家伙,他们口的“老大!”

    刘敏浑浑噩噩的抬起头来,东看看西看看,也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汪嵩嵩却一直笑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始终像有块石头一样,越来越沉,压的气都有些不顺了。尤墨的话,所有人都听出来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唯独只有他,就觉得身上一阵阵的发紧,只有全身绷紧了使劲,才能对抗那种心里的空虚感。

    自己,真的这么没用吗?!

    孙永康脸上有些无奈,苦笑着摇摇头,搂住尤墨肩膀:“走吧,出去说。”

    转头,没有目标的说了一句:“都回吧,没你们事了。”

    ————

    是的,没事了。

    孙永康记起了自己的诺言,这会不用说,也知道是兑现的时候了。

    所以,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那就啥也不用多说,拍拍肩膀潇洒走人算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洒脱帅气,毫不拖泥带水,一笔勾消,再见说不定还是兄弟!

    尤墨像是看出来他的想法一般,笑着说道:“也算是给他们个教训了,吓坏了谁上场比赛嘛!”

    孙永康满脸的笑容很是得意:“这些小子有你带着我放心。走了!”

    尤墨摆手:“那就不送了!”

    江晓兰远远的看着,直到见着两人分开,才走近过来,把头放在他的胸口,一脸的甜蜜:“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心里就是很高兴,我可得看紧,不能再让哪个姑娘有机可乘了!”

    尤墨也不怕煞风景,把姑娘搂紧了小声说道:“有你们两个,心里就满足的不行了,哪还会有其它念头嘛。”

    江姑娘果然撅嘴:“不许没事老想着她!”

    尤墨却继续若无其事:“我说真的,你别一提起她就不高兴,将来一起过日子都说不定。”

    江晓兰大恨,使劲把这货的胸口擂的咚咚响,想了想,却也没有真的生气,反而有些向往,“过日子?那是什么感觉呢?”

    等好一会没听他回答,江姑娘一抬头,吓坏了,这是怎么了?

    满脸的泪水?

    就有些呆住了,想伸手去擦一下,半空又停了下来,像是怕打断了他的思索一般,怯怯的。

    看着眼前有些惊慌失措的面孔,尤墨轻轻的叹了口气,笑了出来,任由缓过神来的姑娘把自己脸上的泪水擦了又擦。

    “看你,怎么还能把自己说哭了?”江姑娘的声音柔柔的,像这道旁的路灯一样,把桔黄色昏暗的光洒在两人身上,若有若无却又无处不在。

    “好了,想到以前了嘛!”尤墨伸了个长懒腰,用力的拍了拍怀姑娘的小pp,弹性十足,忍不住就顺手捏了一把:“对不起,吓着你了吧。”

    江晓兰哪受过这种待遇,酥酥麻麻的,心里吓一跳,差点没叫出声来。脸上的红晕迅速浮起一片,把头埋在这货的胸口,小声呐呐的:“让人看见了!”

    ————

    这迟来的会议让所有与会者都有些意兴阑珊的,但不把情况通报一下的话,对士气影响就太大了。

    姚厦努力打起精神,咳嗽两嗓子吸引下兄弟几个的注意力,开口:“事情呢,应该就这么解决了,具体情况下来我再问问老大。前因后杲大家都算经历过,也都清楚了。这次的事情是个很好的教训,我们没必要垂头丧气的,以后的路还长着呢,麻烦也不会不来找我们,就当是积累经验了吧!”

    看了看大家的反应,觉得还算满意,挥了挥手:“都散了吧,明天打起精神来!训练这么懒散的,怎么和八一队打比赛?”

    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脸的苦笑,姚厦只是心大,不是没心没肺。这种自己闯祸让别人来解决问题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看着汪嵩嵩那一脸失落的表情,还得起身安慰:“洗洗睡吧,想得太多还不如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转头,看着待在屋里不愿意走的刘敏和老,赶人:“你们的心思我知道,该问的也会帮你们问,感谢的话说太多就没意思了,关键看你们的行动。”转过头,搂住汪嵩嵩的肩膀:“还有我们的!”

    老还要扬着脖子说些什么,刘敏一把搂住了,小声说道:“给姚哥面子知道不!”

    老楞了一下,起身随刘敏出去了,半道上还是不解的问:“啥意思?”

    刘敏敲敲这货的笨脑袋:“你想想,姚哥和老大说话,你在旁边一个劲的感谢个啥嘛,把姚哥当成什么了?拉掮的?做媒的?”

    老总算反应过来了,歪着脑袋想象了一下:“是有点不太妥当,姚哥在他面前是小弟,在我们面前就是老大了。他们说话我掺合进去确实不像那么回事!”

    刘敏语重心长的,仿佛在他面前自己也算老大了,“对的,凡事多从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就能少做错事,少办蠢事了!”

    老这火爆脾气真是一点就着,“你说说你说说,这事怨咱们不?”

    刘敏也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想了好一会,才摇摇头:“他么的,出名了还真容易惹麻烦!”

    老见他这样,心里就有些不好受,搂住这娃肩膀:“算了,长记性了,我这脾气连累你了!”

    刘敏咧嘴一笑:“嘿嘿,你?和我?说这些?”

    完了又甩了一句加重语气的:“真他么的不习惯!”

    笑着转头走了,留下老一个人,呆呆的,好一会,才嚷嚷:“有什么不习惯嘛,我才真的不习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