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训练气氛,总算有点临战前的味道了,紧张激烈而且节奏很快,少年娃们一个个专注带着点兴奋,嘴里也不闲着,大声的呼喊此起彼伏。

    一堂训练课下来,观众满意不说,卢伟都伸了个大拇指给尤墨。

    实在不知道这娃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他也不关心这些,分工合作嘛,自己要考虑的事情还多着呢。

    训练快结束的时候,王丹来了。这姑娘还是挺挂心的,怕这件事情影响了队伍状态,更有点担心会影响他们以后要走的路。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家伙好像没什么事嘛!一个个看着自己的眼神还是那么的让人得意!

    尤墨一眼就看出来知性姐姐的自恋倾向了,笑着打招呼:“丹姐又来收情书了吗?”

    少年娃们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仔细一想才明白过来,“哄”的一声全场就笑翻了。

    女主角顿时就有赛亚人变身的冲动,要不是关注的人实在太多,自己能连包带照相机一起砸到他脑袋上!

    什么人嘛,这是!

    说的这么有道理,自己都反驳不了!

    知性姐姐明显比上次有经验多了,知道被动挨打是不行的,于是咬牙切齿:“你这张嘴呀,早晚要招来一帮女娃拿刀砍你!”

    这狠话放的,少年们都惊呆了!纷纷转过头去看老大的反应。

    尤墨举手做投降状,对着看过来的目光,语气诚恳:“我可没写情,你们别砍我!”

    “哇哈哈哈”少年们满意极了,继续回头看知性姐姐。

    王丹败下阵来,指着他手都在微微颤抖,无力地在那叫嚣:“你等着,有你好果子吃,有一大堆呢!”

    卢伟都忍不住,感慨:“不写情书后果这么严重吗?”

    笑声顿时上了一个档次,经久不歇。

    幸亏这会训练已经结束,没多少人在了,不然的话王丹能当场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原来,对手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嗯,是两个。

    还有一帮被利用的家伙!

    自己为什么有种被调*戏了却无力还击的感觉呢?为什么他们不是十一岁而是十岁呢?

    难道,是自己的智力下降了?

    知性姐姐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的大脑给烧坏了,脸红的比猴pp还惨,手指着卢伟:“原来,原来,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少年娃们实在受不了了,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不小心碰着了,就抱住了一起滚。

    场面顿时少儿不宜。

    王丹的记者生涯,虽然短暂,但也算经历丰富,一直认为自己的亲和力对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群都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这也导致采访对象的表现基本上都是配合有余,深度不够。

    现在到好,配合?那是什么?深度?那又是什么?

    压根就是来被人调*戏的好不好?

    太挫败了!

    ————

    尤墨看着对面那张甜美的脸蛋上马上就要落下的屈辱泪水,也有种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天啊,自己才爬出来多久,又要掉坑里了吗?

    这个死卢伟,怎么和上次的死小胖一样,老是在关键时候过来助攻呢?!

    他们到好,事后pp一拍走人了,自己呢?仇恨的怒火又要照单全收了?

    算了,还是别想以后了,眼下,怎么收场才是正经的!

    眼看那帮家伙还没有恢复正常,那就赶紧跑路吧,尤墨把王丹的胳膊一拽,小跑上路:“快跑!

    知性姐姐跟个木头人一样,跑了好一会,上不来气了才猛然停住,等气息平稳了才反应过来:“干嘛要跑!”

    眼泪真的流了下来。

    尤墨在心里叫苦不迭,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语气战战战兢兢的:“对不起。”

    王丹一点也不领情,抽抽着鼻子:“干嘛要说对不起?!”

    这货实在没办法,后退一步:“你打我吧,不对,踢我也行!”

    “我是不是很招你讨厌?”王丹没有动作,抽泣声小了些,声音有些冰冷。

    尤墨有些默然,声音低沉:“你知道的,我就是开个玩笑。”

    王丹的声音变大:“那你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货实在心虚,抬头四望发现暂时安全后,声音依然低沉:“好朋友嘛,玩笑开过头了,对不起!”

    王丹打断他:“别老说对不起什么的,我知道你是在开玩笑。我现在就是想知道,我在你心目,到底是什么?”

    尤墨听的一楞,抬头看见她眼直直射来的光芒,就有点招架不住,把目光转开:“你知道的。”

    王放索性敞开了说:“那我为什么一看见你就来气,又经常会梦见你,没事情的时候还会想和你说话?”

    等等!

    这一头一尾好说,间那个什么意思?

    王丹不管不顾的,完全不去看他的反应,“我也知道那不合理,更不可能,而且,你都已经有两个了”

    尤墨长长的呼了口气出来,没有打断,听着她絮絮的诉说着。

    好一会,应该是过了好一会吧,看着她涨红的脸颊,和兀自煞住的声音,和仿佛能听见似的心跳声和稍显急促的呼吸,缓缓开口:“或许,我身上有能吸引你的地方吧,而你身上呢,又有着让人难以拒绝的亲和力。我只是,怕你在现实面前低了头,怕你曾经的梦想被扭曲。朋友间的,担心和放不下。”

    或许是答案虽然残酷但没有超出预料吧,王丹的神情还是没起多大变化,声音反而正常了些:“嗯,我知道了。刚才的话,你忘了吧。”

    忘了吧,那就忘了吧!

    再见于江湖的时候,或许还会记的起来。

    曾经,有那么一段,情不自禁吧!

    ————

    要是,真的能忘了,就好了。

    是的,汪嵩嵩就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两个人,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看的见神情和动作,以及,空气那异样的情绪。

    心里,出乎意料的平静。

    看着两个人分开,越走越远,看着那个闭上眼睛就能浮现的美丽倩影越来越模糊的时候,松了口气。

    该庆幸吗?

    不知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