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伟确实看比赛了,而且看的是直播不是录像。

    哪能不关心?

    榜首大战也,正是第三名坐山观虎斗的时候!

    结果一不小心,瞧见了自己的影子。

    托马斯*罗西基!

    其实在比赛结束后的评论中,上演助攻帽子戏法的捷克人就获得了诸多媒体的满分评价,风头甚至超过了最后时刻延续不败战绩的家伙。由于身材年龄风格颇为相似,不少人第一时间想起了曼联阵中效力的卢伟,津津乐道于他和尤墨当年那种让人头晕目眩的双人舞。

    其实以阿森纳球员们的技术水平,想做到小范围内的连续配合并不难,前提是有足够的默契与创造力,才能把双人舞带来的威胁放大,直至成为大招般的存在。

    由于语言问题与性格因素,罗西基在队上一直有些独行侠的味道,就连尤墨这种走哪儿都能呼风唤雨的家伙也很少与之交流。不过场下缺乏沟通不代表场上陌生,两人在七年前结下的缘分正是开花结果的时候,以至于赛后很多人惊呼“让人窒息的华尔兹”“两张东方面孔合力上演的奇迹”“We的完美替代者,Mo的一生伴侣”

    一生伴侣.......好在卢伟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球痴兼游戏迷,不然尤墨会被嘲笑的体无完肤。

    他对罗西基的了解同样不够深入,除了摇滚这种烂大街的业余爱好,其它场下属性一概不知。不过也正是他的建议,捷克人才得以提前就位,在伤病还没有频繁出现的时候就来到阿森纳,奉献出职业生涯最美好的阶段。

    身为铁杆球迷,这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他也不例外,赛后第二天不请自来,想多了解些内幕。

    当然,也不排除刺探军情的可能。

    “嘿嘿嘿,失误了吧,墨墨一大早就去参加揭牌仪式了!”

    上午十点过,卢伟和郑睫到达目的地之后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两人顿时恍然,脸上同时浮现笑容,对着李娟和王瑶一阵恭喜。

    家中只有她俩在忙家务,其它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忙碌。

    王*丹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儿,何况是俱乐部上市这种大事,除了凑热闹还有正经事要找高层商议。王九经与张楠也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不怕生不怯场,帮女儿女婿扎起的同时,还能领略一番世界金融之都的风采。

    周晓峰在这个赛季开始前就成了俱乐部的正式员工,据说是温格向高层举荐,力邀成为U17少年队助理教练的。表面上看是发挥余热,其实活到老学到老,算是给家中的年轻人竖FLAG。

    江晓兰身为管家,此时成了保姆,上午带着她们打预防针体检去了。两位小公主都需要经常接触外面的世界了,有她这个心细如发的管家照看着,一家人都很放心。

    李娟也该多出去走动,适应新环境的,考虑到繁重的家务不能都压在王瑶一个人身上,于是摇身一变成了临时工,尽显吃苦耐劳本色。

    他们个个生活充实,既没有深宅大院带来的诸多问题,也没有都围着一个人转。从这一点来说,尤墨的齐人之福享受的很彻底,以至于卢伟和郑睫恨的牙根痒痒,帮忙干活的同时没少编派。

    这两人的生活就清淡多了,虽然对胃口,时间久了也会有寂寞之感。尤其是郑睫因为美网失利陷入低谷之后,寂寞感加重,情绪也时好时坏。卢伟正是瞧出了这一点,才起了心思,有事没事带她过来接地气。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才叫过日子嘛,两口子一个看书一个打游戏半天不说话算什么?

    年轻不是理由,价值观需要转变!

    “都十一点过了还没回来,难道中午要在外面吃饭?”

    王瑶对家中客人很上心,瞧着时间已经不早,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开始拨号。

    正在帮忙收拾的郑睫挥了挥手,笑道:“不着急,王阿姨别当我们是客人!”

    说完又像是记起了什么,一脸惭愧道:“呀,忘了,卢伟还是您的干儿子呢.......”

    “是哦,不过他那个性子......”王瑶说了一半,压低声音凑近了说道:“.我和老周也不好主动打扰,还得你多提醒呢!”

    “嘿嘿.......”郑睫笑着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不怪他怪我,他其实外冷内热,嘴上不说,心里比谁都惦记!”

    “怪你?”王瑶先点头又问道。

    “是啊!”郑睫叹了口气,目光转过,瞧着不远处正在聊天的两个家伙,好一会才继续说道:“是我窝在家里不想出来,他说过来说了好几次了。”

    “哦......”王瑶暂时停了手中活计,寻思了一会,点点头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不挺好,干嘛老想着过去呢?”

    “嗯!”郑睫握紧了拳头,用力挥了挥。

    与此同时,李娟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个没完,丝毫没有女主人应有的节操。

    她这一路经常处于缺席状态,不像江晓兰与王*丹一样有充足的机会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的相处方式。现在难得见到正主儿过来且无人打扰,自然要逮住了问个底朝天。

    幸亏卢伟下限也不高,应付起来难度不大。

    “为啥你俩亲如兄弟,性格差距却如此之大?”

    “一母生九子还个个不同。”

    “你怎么看待一夫多妻?”

    “你选择你喜欢呗!”

    “会不会觉得自己有钱了应该向他看齐?”

    “他是因为有钱才找这么多老婆的?”

    “你羡慕他吗?”

    “.......”

    再普通不过的问题,却把智商135的家伙难住了,卢伟没有在女人面前说谎的习惯,仰头望了会天花板,点了点头。

    李娟顿时一脸得意,眉开眼笑地教育道:“你和郑睫一样,太喜欢安静了,过日子嘛,得有个喜欢折腾的,日子才能过的有滋有味!”

    卢伟一听就明白了,直点头,“听说你认了个姐?”

    李娟也点头,不过很快就转过身去忙碌起来,好一会才想起来一般,扬声说道:

    “是啊,你该和她聊聊!”

    卢伟笑着挥了挥手。

    “好的,是该找王老师讨教讨教!”

    ......

    王老师说来就来,一瞧见卢伟就像是找到倾吐对象一般,聊的是眉飞色舞。

    确实值得兴奋。

    阿森纳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好在球队争气,生生把一场悬崖边上的比赛,变成了不败战绩中值得一书的光辉时刻。现在他们已经成了全欧洲的话题中心,世界足坛最炙手可热的球队,这种情况下开盘,股价自然喜人。

    开盘价2.72英镑/股,短短两个半小时内猛涨8%,直逼3磅大关!

    若不是早有心理准备,如此夸张的涨幅会让很多人心脏不适,需要救心丸之类的东西才能正常工作。但即使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尤墨手中9%的俱乐部股份从2500万英镑飙升至4500万英镑所带来的刺激,也足以让这家人兴奋到吃不下睡不着的程度了。

    好在王大记者见识过真正的富豪,心中理想也不是曲曲5亿RMB能实现的,于是兴奋归兴奋,正事儿没忘。

    她不像尤墨那样心大过天,她比较信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老话,即使俱乐部高层满口答应,依然没有完全托付信任。

    通过新闻发布会帮助俱乐部高层解围之后,她抓住机会猛刷存在感,顺便还把飞机上认识,现在已经成了理财顾问的注册会计师约翰*斐迪南介绍进来,参与俱乐部的股市调控。

    如此重任让对方受宠若惊,受命之后立即忙的昏天黑地,上市之前总算把俱乐部财务状况查了个八*九不离十。

    果然有猫腻!

    其实哪家俱乐部高层都会有小动作,尤其是阿森纳这种经历过两次高层震荡,相继有人出局的情况下,有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很正常。

    问题出在前任市场部总经理,大股东丹尼*斐兹曼身上。

    这位手中持有12%俱乐部股份的家伙,在与尤墨的争斗失败之后退出了董事会,但手中的股份一直捏着不放,显然并不死心。

    随着俱乐部迈出成为豪门的关键一步,这些股份的价值顿时水涨船高,投石问路的人不少,结果统统吃了闭门羹。俱乐部主席皮特*希尔伍德本该站出来主持公道,结果一样雷声大雨点小,没过多久就不了了之。

    最终在上市公告中,丹尼*斐兹曼的名字赫然其中,依然保持着俱乐部第三大股东的地位!

    尤墨则排在他和独立电视台之后,位列第5。

    这次上市发行的5000万股俱乐部股票中,是按照总资产的30%来进行资金募集的。如此一来,俱乐部的股份持有中,皮特*希尔伍德原本持有的18%俱乐部股权稀释到了14%,二当家大卫*邓恩从15%变成了12%,丹尼*斐兹曼从12%变成了10%,独立电视台从10%变成8%,尤墨从9%变成了7%,剩下的不到20%由十多位小股东分散持有。

    其实股份制俱乐部在上市后依然会保持着原来的运作方式,不会像私人企业那样因为上市带来巨大的人事变化,但眼下的阿森纳高层并不平静,股涨价的越猛,越容易引发热炒。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调控管理部门,涨跌过快的股价会让投机者赚的盆满钵满,跟风者恨不能剁手,甚至上天台以谢罪。

    与此同时,身为原始股的持有者,球员们的心态也会随之起伏,造成状态影响。

    他们为了表忠诚,多半会长期持有手中股份,如果股价前期涨的过快过猛,后期跌的惨不忍睹,显然会超出很多人的承受能力。如果因为心理承受能力不佳造成球队战绩起伏过大,恶性循环会成为常态,直至某一方再也无法承受压力,或者崩盘或者出局。

    这是最坏结果,可能性不大,但不能不防。

    “哟,来多久了?”

    尤墨是最后一个回来的,一瞧见客厅里的热闹劲儿,立即凑了过来。

    这货现在算是体会了一把“有钱到某种境界之后,都是数字”的那种感觉了,若不是考虑到其它两女的感受,多半会把家中财政大权交给王*丹,落个逍遥自在。

    现在一瞧见不请自来的家伙,立即把那些别人看来激动万分的时刻扔在一边,开始闲扯淡。

    “一个多小时吧。”卢伟随口说罢,上下打量了一番道:“有钱人,不打算买个小岛当国王吗?”

    “等我一个多小时就为了推销?我看好你,卢总,真的.......”尤墨一脸诚恳地没说完,被人打断了。

    “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一点,在讨论大事呢!”王*丹含恨出声,一双杏眼圆睁,拳头在空中挥舞。

    真金白银在手,她老人家底气很足,眼界也不是当年那种有房有车的小康生活了。

    先来个小目标,赚它1个亿!

    英镑!

    “我来问问罗西基。”卢伟一脸无奈,实话实说完毕,又补充道:“弗格森让我来的。”

    “真的假的?”王*丹立即转移目标,开始集火苏格兰人,“真是的,太不讲究了,居然让你当奸细!”

    “三年又三年,阿仁你辛苦了!”尤墨一脸沧桑,声音感人,“明年若是不想继续卧底,我帮你洗白身份如何?”

    “阿仁?那是什么东西?”王*丹插不上话也要怒刷存在感。

    “我已经很污了,洗白了又有何用?”卢伟难得叹了口气,一脸严肃,“敢问巫妖王,罗西基同志.......”

    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尤墨有样学样道:“能不能正经一点,又是基又是同志,让别人留下什么印象?”

    说完又强调,“托马斯懂不懂,小火车!”

    “污污污的那种?”卢伟作恍然大悟状,点点头道:“懂了,敢问巫妖王同志,托马斯爆发的有些出人意料,有没独家猛料?”

    “独家猛料?”尤墨也叹气,一副“儒子不可教也”的口吻道:“托马斯小火车一直在追赶你,怎么样,又没有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感觉?”

    一听这话,卢伟还好,王*丹立马激动起来,“是说上一场比赛看的让人觉得似曾相识,原来是这样!”

    “是啊,那会还是德乙,对阵柏林赫塔吧?”尤墨继续叹气,眼神幽远。

    卢伟笑了笑,一脸平静。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不挺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