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决赛即将来临,让人紧张到窒息的风暴即将来袭!拿起手的家当,把你们的热情释放,尽情的向书评区宣泄吧!等等,别急,比赛从下一章开始!

    王丹一脸怅然的回到家里,有气无力的打了声招呼,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是有点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宝贵的东西被人拿走,再也找不回来了。

    自己曾经有过一段感情经历,很美好的开始,却没有承受的住进一步的了解,最后成了烂尾。现在想起来,值得怀念的好像也并不是那个人。

    或许,只是那种心动的感觉,让自己念念不忘吧。

    那这次呢?

    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竟然脱口而出的说出那些话来?

    难道?他,早已经住在心里了,话,早就在嘴边了?

    从第一次采访的深刻印象,到随后的一起历险,再到以后的深入交流,一桩桩一件件的历历在目。有他在的话,自己仿佛一直很被动,经常会控制不住脾气。但很奇妙的是,过后反而会反反复复的回忆起来,满心的甜蜜和期待。

    就像,每一次见到他之前,都要花上很久的心思打扮一样。

    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所当然。

    真的是,喜欢他吗?

    门外,父亲的声音响起:“最近怎么了丹丹?谈恋爱了?”

    年龄差距那么大,还有两个先入为主的,拒绝自己才是对的吧。

    好像,真的不该说出来的,但又为什么忍不住呢?

    声音更着急了:“开下门,别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吓唬人!”

    “好啦,我没事,就是有点问题想自己好好琢磨一下!”

    “看嘛,一天都学你,啥事情都爱钻牛角尖!丹丹出来一下,妈妈有事情问你!”

    “没谈恋爱,别问我了,一会吃饭了再喊我。”

    ————

    同样的表情出现在不同的人脸上,汪嵩嵩那有些发木的眼神就被一直关注着的姚小胖看在眼里了。

    不过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再说好像也起不了啥作用。姚厦就默默的陪着他,偶尔忍不住念叨几句,也不提第二天的比赛。

    汪嵩嵩有点受不了他的这种状态,“姚老大,你正常点行不?”

    姚厦嘿嘿傻笑,“要不要我找刘甜出来陪你聊聊天什么的?上次电话都留给我了。”

    汪嵩嵩真没兴趣陪小女生探讨人生,摆摆手:“要去你去,我自己静一静。”

    姚厦挠头:“那个刘宓,老是找我说话,我都不知道和她说什么好,叽叽喳喳的,说些东西我也不感兴趣,还得装的像模像样的帮她出主意,完全不擅长啊!”

    汪嵩嵩果然注意力被吸引了,问:“那刘甜呢?要成熟一些吧。你有兴趣没?”

    姚厦忙摆手:“人家和你多聊的来的!”

    汪嵩嵩脸上有了笑意:“跟我就是普通朋友聊天罢了,你要是喜欢她我能帮你出主意呀!”

    姚小胖来劲了,“说说看,说说看!”

    汪嵩嵩一本正经的,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开讲:“女娃家嘛,你不能一上来就露了底,要保持点神秘感,让她对你产生进一步了解的兴趣。不能一上来就把你这些年干了啥想干啥以后能干啥全部都说完,那人家万一没有兴趣,后面还指着什么吸引她?”

    看着姚小胖一脸“受教了!”的表情,汪嵩嵩很满意,继续往下讲:“兵家有云,知彼知已,百战不殆。比如刘甜吧,刚上高一,新的环境既兴奋又有些不适应,你呢,就可以讲讲你刚来队上的时候那段经历,她听了一想,哎!是这么回事情啊,真是有道理。这样,她就会想着再找你聊聊天什么的了。”

    姚厦一拍大腿:“像不像钓鱼?”

    汪嵩嵩对这个比喻很不感冒:“钓你个头啦,交流这个东西是相互的,先找到共同点有了话题和接近的机会,再用不同的地方吸引住她,感情不就培养出来了?”

    姚厦简直五体投地:“那可说好了哈,你得帮我出主意!”

    汪嵩嵩对姚老大这一脸猪相很是佩服:“你这形象得收拾收拾,实在太减印象分了!”

    姚小胖愁眉苦脸的:“有钱我都不会花,要不,你陪我去买点家当?”

    汪嵩嵩轻叹口气,脸上的笑容却忍不住:“弄的我跟你女朋友似的,走吧,搞快了,八点了都!”

    看着他脸上轻松明快的笑容,姚厦得意的眨了眨小眼睛。

    嘿嘿,军师也能被咱骗倒了!

    才发现,自己这脑袋瓜挺灵巧嘛!

    ————

    尤墨的心情,也不平静,毕竟是那样一个甜美可人的姑娘,在和自己有过一段交集之后,用这种方式表白。

    那么的,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越自然的感情流露,就越能打动人心吧。

    可自己的心,已经是满满当当的,再有人进来,真的会有负罪感。

    能做的,或许就是当她的知已了,将来,说不定也能成自己的知已。

    那么聪慧用心的姑娘,肯定会收获更值得追求的爱情。

    自己呢,好好珍惜眼前吧!

    嗯,眼前这位是有些不太满意了。

    抱在怀里好一会了还没什么进一步的动作,江晓兰鼻子里轻轻的哼哼了两声,略有些不满的抬起头来。

    她也看出来眼前这位有心事了,不过没和自己说的话,也是有难言之处吧。江姑娘才不会破坏气氛呢,一天难得的美妙时光,当然要好好珍惜,细细品味了。

    真是个天生做大嫂的料!

    想通了这些,尤墨当然也不会煞风景了,把江姑娘期待以久的脸蛋儿转过去,找见了耳朵,轻轻的咬着小耳垂,“谁家的小姑娘,抱回去当媳妇算了!”

    又麻又痒,还带着点触电般的颤抖,江晓兰迷糊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语气狠狠的:“怎么这么熟练?”

    尤墨暗暗叫苦,这方面还真得注意点,太主动了是惹祸上身呐!

    “爱看书嘛,你不也是!”这货反应相当快捷,迅速转移姑娘注意力,找见小嘴,封了上去。

    “嗯嗯!”江姑娘刚清醒一点,又被伸进来的舌头给弄糊涂了。

    好像,说的也挺有道理嘛!

    不行,自己还有个对手呢,得加强业务学习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