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负的世界,成长才是唯一的主题。祝各位书友读书好心情!好像很久没求过什么了,那就麻烦各位投个免费的推荐票吧!

    胜负的天平,慢慢的在倾斜,虽然比赛加上补时也就只有20分钟了,但只要一个进球,只要一个平局,只要拖到加时,胜负就没什么悬念了。

    包括不懂球的普通观众,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支s省少年队,真的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依靠的,只是胸口那股气,和1:0的比分。

    第十五分钟,李宇天抽筋下场,这个情况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也打乱了卢伟的心计划。

    这个家伙,明显没有和大家处在同一个世界里,他完全保持了上半场那兴奋的节奏,直到消耗完体力,然后,面无表情的被换下场。

    连续两名主力场被换下,场的控制权,就彻底易主了。八一队在后场留了人的情况下,依然成功的围住了对方,猛攻。

    就像兵法最次的攻城一样,虽然是极笨的办法,但一下下的捶击对手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和略显涣散的注意力,总还是慢慢的打开了一个个缺口。

    把缺口放大的,是八一队的头号球星隋东谅,这个不起眼的黑瘦家伙有着惊人的天赋,球感与身体结合的非常完美,是个典型的实用型技术球员。

    伴随着全场的一阵阵惊呼,皮球越来越接近球门,所有人的神经,也绷的越来越紧!

    防守,在很大程度上是站着进行的,体力,真的已经消耗怠尽。

    李宇天那种从不抽筋的家伙,5分钟就不行了,更何况他们!

    ————

    足球比赛的神奇之处往往让人匪夷所思,特别是虚无飘渺而又无处不在的运气。

    每一场比赛都注定要有人成为主角。

    这一场,理所当然的,是初哥刘敏,但很遗憾,这一次是他一辈子也不想当的主角。

    隋东谅带球从左路高速疾进,刘敏上前准备贴身防守,还没近身,就被对手一个轻松的变向晃开了重心。

    角度略有点偏,而且间的人太多,隋东谅进了大禁区后继续往底线走,准备传。

    刘敏的神经,在那一瞬间确实短路了,就像进球来的完全超出预计一样,这一次完全没有必要的犯规,也来的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迅速转身,一个跨步,大腿把隋东谅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扛了一下。

    这一下,让高速行进的他摔出了米多远!

    “嘟!”一声清晰而短促的哨声,和全场响起的长长叹息声一起,宣告着,美梦,结束了。

    全场比赛第八十分钟,场上比分1:1。

    ————

    应该说下半场这5分钟,s省队的顽强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想象的一边倒的屠杀完全没有出现。虽然0分钟后已经变成半场攻防,但只要阵型没乱,比分没有改写,那并不能说明什么。

    卫大侠用沉痛的语气,像是在念悼词一般,回忆着这支球队的前面几场比赛,努力的用沉浸了深厚感情的声音在叙述着他们的一路成长。嘴里念出的那一个个名字,唯恐人们会遗忘一般,反复的加重语气,述说着他们那惊人的成长速度和让人过目难忘的特点。

    旁边的解说员,也动容了,对这支土生土长的本省少年队,对这群阳光向上的开朗少年们,只要接触过,就会被感染,毫不犹豫的喜欢上他们。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作着落幕前的最后陈词。

    仿佛,这样一个进球,已经杀死了比赛。

    从短路回过神来的刘敏,看着守门王兴利趴在地上一脸无奈的表情,看着球网一蹦一跳的皮球,看着欢呼庆祝的对手,看着双手撑腿已经无力表示什么的队友,看着险险把自己开除的主教练那咆哮的怒吼。

    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我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

    ————

    姚厦准备跑过去安慰一下,被卢伟拉住了,“节省体力,马上准备反击。”

    姚小胖一楞,抬头看了眼圈弧附近的尤墨,喊了一嗓子:“现在不是应该去收小弟的么?”

    尤墨毫不犹豫的比了个小拇指给他:“猪头阿,他本来就是你小弟好不好?!”

    猪头阿?!

    那是什么东东?听起来不太正经啊!

    姚小胖现在的脑子比正常状态下差远了,高强度长时间的剧烈运动,大脑慢慢的,就处于缺血缺氧的惰性状态下了。更何况,本来也不太好使。

    不过两人的话他到是听的很清楚,反击嘛,那就反击,不用收小弟嘛,那就不用收好了!

    场开球前,卢伟迅速布置了一下。八一队在教练的怒吼声把阵形回撤到后场,但线附近还是平行的站了四个人,随时准备冲刺。

    对手一个个站的跟个死人一样,还等什么?

    冲上去,干掉他们!

    ————

    “月满则亏,至刚易折。”这句话是下来的时候,卢伟告诉汪嵩嵩的,不过现在这会,实在没必要和姚厦多说什么,知道怎么做就行了,为什么这么做,那是将来的军师需要学习和考虑的事情。

    节奏!

    还是节奏,八一队在取得进球后,一直绷紧的心缓解了,神经也随之放松下来,但他们没有配合着,把自己的节奏放下来!

    就像是刚睡醒,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耳边一声发令枪响。

    什么?我在参加百米赛跑?!

    其实,真的不能怪他们,也并不只是经验缺乏的问题。

    试想一下,如此万众瞩目,紧张激烈到快要窒息的半决赛,直到第八十分钟才扳平了比分,心情的激动是可想而知的。

    激动太过,注意力就下降了,精神,也随之涣散了。

    但他们自己却没有察觉出来,在他们的眼睛里,只有一个个马上就要倒下的对手。

    他们激动着,恨不得开球的哨声马上吹响。他们着急着,抓紧一切时间,冲上去撕碎对手的防线,用一个个的进球告诉对手:我们,是不可战胜的!

    却忽略了,还有个人,杀手般阴冷的眼神,眯着眼睛,把针尖状的瞳孔藏起来,寻找着空气,那刺鼻的,血腥味的来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