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察觉到不对劲的,是未来的国字号守门员李建。

    做为这个年龄段最优秀的守门员,他的球商确实没话说,即使不当门将,也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后卫。

    虽然激动,但他却是最先冷静下来的那一个,甚至比他们的主教练都要早一些。

    比赛还没有结束,对手,对手竟然在组织反击!

    自己这边呢?四个人开球后就跑去对方半场等球了,仿佛圈那个配合集体前压过来的家伙们很快就会自己抽筋倒地一般,理所当然的,等着,看着,着急的喊着,却一点回防的意思都没有!

    要知道,自己这边的防守队员也都疲惫不堪了!注意力,更是很难集起来,动作,完成的一点也不规范,防守阵形更是散乱!

    二过一,二过二,打四了?!

    打才对啊,自己怎么能算上呢?!

    怎么会这样!

    ————

    坚持,坚持,坚持住!姚厦从场一开球,脑子里就没有别的想法了,反反复复的,就是那几个字。

    第二场比赛,自己犯下的错被队友们拼命的补救回来,而现在,需要自己挺身而出了!

    那就啥也别想了,往前冲吧!

    卢伟心轻叹了口气,自己已经尽可能的考虑到了他的体能状况,但没有办法,没有别的办法了!

    现在他的体力,肯定是极限到不能再极限了,而自己的呢?也差不多吧。

    那就一起,再一次的挑战极限好了,反正,还有个跑不死的家伙在前面开道,实在不行,就交给他自己解决!

    像一艘旗舰的左右护航一样,尽可能的为他扫清障碍吧!

    个人,乍合骤分,在面对最后名防守队员的时候,拉成了一个大大的角形,卢伟在后,拿球变向摆脱,姚厦在右,边路疾速下底,尤墨在左,在和防守队员抢位置。

    真是难缠啊,这个叫余顺苹的家伙,简直是阴魂不散,体力如此之好,摆脱两次了,又被他追回来骚扰。

    而且这一次,竟然用上了犯规战术!

    自己那被拽着的衣服布料很结实,连带着向后拉扯的力量,都那么的实实在在。

    要一个任意球吗?还是传出去?

    空档,有空档了!

    那就传出去吧,衣服都要被扯烂了!

    可惜啊,还没来的及超越极限呢。

    ————

    裁判也确实犹豫了一下,哨子拿在嘴里,余光扫了一眼被死死拽住衣服后依然奋力把球传出去的家伙,看着他重重的摔倒在地,嘴都抖了一下,还好没有吹响。迅速的把目光转向前方,直到看着皮球和高速插上的姚厦即将人球合一,才做了一个食指伸出,双手往前平举的动作,然后跟着往前跑。

    电视机里传出卫大侠那愤怒的声音:“犯规啊,这么明显的犯规!”停顿了一下,看见导播迅速给出的裁判手势,继续愤愤不平:“红牌啊!给红牌!这个故意犯规太严重了!”

    旁边的解说员都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至于么大哥!又不是最后一名防守队员,又不是太危险的动作,就是拽住球衣不让你起速了,给红牌?!

    不过还是不能太直白了,委婉的口气:“嗯,这个犯规确实很明显,观众朋友们可能还不太了解,在足球比赛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犯规后并不马上吹停比赛,裁判的这个手势叫有利进攻”

    被卫大侠无情打断:“姚厦好像速度跟不上了!这个球,这个球能传好吗?不对,还能传出来吗?!”

    是的,在姚厦的面前,就是黑白相间,快速向前滚动的皮球,刚才还越来越近,现在却越来越远,快出底线了。

    胸口,像是要爆开一样,膨胀着,不肯收缩回去。

    两条小腿绷的紧紧的,一跳一跳着,随时可能抽筋。

    追不上了应该还是会给个任意球吧,自己,好像真的不行了。

    为什么还是觉得不甘呢?为什么?

    难道每一次,都要指望别人吗?

    自己这个所谓的老大,真的只能在生活上关心照顾他们?

    刘敏刚才那个眼神,看一眼,十年都不会忘!真的是心如死灰啊!

    就不能,像第二场的自己一样,最后流下来的,是幸福的眼泪吗?!

    不!

    决不!

    ————

    全场的观众,包括那一群一直稳稳坐着的军人,都站了起来,看着球场上,那一人,那一球。

    即将出线的那一瞬间,那个人,用尽全身力量蹬地后,把自己整个人都贴着草皮往前滑了出去,用一个标标准准的铲球动作,把皮球勾了回来!

    高高弹起的皮球迅速的向路飞去,姚厦却没有时间去关心它了,在地上胡乱的翻滚几圈后,两条小腿同时剧烈收缩起来。

    应该,没出界吧!

    交给老大,肯定没问题!

    自己这一下应该还算漂亮吧!

    有人能帮个忙就好了,两条腿一起抽,真是忙不过来!

    心大的姚小胖没去管那个已经传出去的皮球,就像这会没人有心思管他一样。

    又高又飘离球门又远,怎么顶?

    没法顶啊!

    守门员到是没敢出来,传球太靠后,不在他的控制范围,贸然出击万一和防守队员撞一起就麻烦了。

    电视机里的卫大侠一声长叹:“唉,这个球,能争个第二落点就好了,可禁区,禁区就只有一个点啊!对方不犯错的话就很难威胁到李建了!”

    解说员也是一脸惋惜:“姚厦这个球还是太勉强了一些,传是传出来了,但自己这边就一个点。这个传球还是个高飘球,而且落点太靠后,已经在大禁区线上了,禁区里还有两名防守队员和一个守门员,实在是强人所难啊!”

    尤墨甚至还有时间走了下神,看了眼翻滚的姚小胖,感慨了下他那难看的造型,再把注意力转回来,继续贴住身后的家伙,腰腹绷紧了,重心降低,继续向后拱。

    身后的家伙有些犹豫,跳?还是不跳?

    跳,可能被眼前的家伙抢到第二落点。不跳,有可能让他有机会背身拿球。

    选择看来不用自己做出来了,身后守门员李建的声音很坚定:“卡住位置别起跳,防第二落点!”

    皮球,在离12码点球点还有米左右的距离处,开始下坠。

    似乎,用脚把球停下来,转身射门是个不错的办法,但身后的两名防守队员,包括门将,都做好准备了。

    就等你,拿球转身!

    尤墨余光瞄了一眼身旁,不错,自己拱了好一会终于出效果了,身后留了点空档出来,这下,应该安全了!

    那就开始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