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动人心的半决赛已经结束了,让人血脉贲张的决赛还远吗?作者君的血条已经危险了,求治疗!

    李娟算是度过了人生既奇妙又羞耻的一个下午。先是被调*戏的不敢见人,再是被兴奋的人群抬起来扔上了天,最后继续被人调*戏。

    没办法,谁让她那句“我家那位体力好的很”太过惊世骇俗呢。

    姑娘们兴奋完了就怂恿:“快去,他在和观众挥手示意呢,上去拥抱一下,再献个吻!”

    李娟真的楞了一下,认真的考虑了下可行性,最后是在张梅重重的咳嗽声得到提示,没敢轻举妄动。

    姑娘们纷纷表示遗憾,不然明天一堆报纸上就能见着这傻姑娘了。

    她们的那股子兴奋劲真的超出了一般观众一大截,比赛结束好一会了,还在那叽叽喳喳,回味无穷。

    是啊,聚集所有目光,震撼全场心灵,成就万人英雄!

    多么的荣耀!

    只有真实的触摸到了,才会打心底产生一种渴望,多年的苦练,默默无闻的汗水和付出,伤病与枯燥来袭,困扰与寂寞环绕,都是为了什么?

    还不就是,这一刻的辉煌!

    即使很多人一辈子也没有如此高光的一刻。

    但只要还能踢,只要还能上场,不就存在这种可能吗?

    谁又能知道,下一场比赛,会发生些什么呢?

    ————

    比赛是现场直播,所以充分考虑了可能的加时和点球,那富余出来的时间当然要留给即时的现场采访了。

    于是,这个过五百万人口的城市,几十万拥在电视机前不愿离去的人们,第一次看见了他们心目的城市英雄,面对着记者们的狂轰烂炸,那安静带着点霸气的神态。

    相比于激动到话都说的不太清楚的记者们,这个面相稚嫩的少年,像是维持秩序的会议主持人一般,双手下压,目光扫了一圈,下巴轻轻扬了一下,语气平静:“不好意思啊人有点多,我点名好了,一个个来,机会都有。”

    电视机里卫大侠的声音传来:“看到没有,这就是气势啊,这么多人围着,一点也不怯场。他一说话,周围就没动静了,这小子,将来真不简单!”

    解说员本来准备附和几句的,结果听着现场的背景声音太过嘈杂,就放弃了,点点头:“嗯,您说的对,让我们听听现场采访!”

    “您好,我是蜀都晚报的记者。我很想知道,在这样一场艰苦到超出所有人想象的一场比赛,是一种什么样的动力,让你们如此的拼搏下去?”

    尤墨微微笑了笑,眯眯着眼睛,嘴角的笑意很浅:“之前我们队员接受采访时候说的那些话,可能大家稍微有些误会。这场比赛,球队的精神面貌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动力,有自身的,更多还是集体的力量,氛围的感染。我们都还非常年轻,要走的路还很长,犯错是在所难免的。所以,希望大家能以一种宽容的心态,为了球队的长远发展,为了以后更加辉煌的未来,一起努力!”

    记者们面面相觑,实在是被惊到了,上一场的赛后采访,这些人有的参与了,有的没有。但从赛后扑天盖地的报道,大家心里也都明白,总有人是想乘机占便宜的。可现在,这番话,从这个上一场赛后采访滴水不漏的少年口说出来,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有些人打的小九九小算盘什么的人家心里清楚的很,只是不愿意说破而已。而现在,这可是在摄像机前接受的现场采访,所有的声音都原封不动的被电视机前几十万的观众听在耳朵里。

    在成为城市英雄的这一刻,想到的却是以后,要求的只是宽容一些的舆论环境,

    怎能拒绝?

    谁敢拒绝!

    ————

    听了这些话,真的有记者动容了,沉思着。他们经常以无冕之王自豪于这个职业,但真正的,有深度的,长远的思考,真的是很少了。

    一味的追求真相,却不去考虑可能造成的不必要伤害,甚至,把希望扼杀在摇篮里。

    却只为了,多那么一点点的关注?吸引少部分人猎奇的眼球?

    道德上的失败暂且不说,可能的利益损失才是巨大的,像眼前这支球队,这么些人,只要按着现在这种状态走下去,将来真的是不可限量!

    考虑清楚这些,记者们都回过神来了,但眼睛里的神彩就不一样了,那种高兴和支持,真的像面对自己心爱的球队和球员一般,小心翼翼,却又满心欢喜。

    尤墨看在眼里,脸上的笑容灿烂多了,还是老套路,你们问的我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那我说的,你们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问什么了。

    不过,还是有人忍不住。

    “您好,我是天府早报的记者。恕我冒昧,问一个私人一些的问题。我比较感兴趣的是您的个人经历,听说您和队上另外一名核心都是孤儿,来队上也就一个多月。那您身上这种气质是怎么来的呢?”

    尤墨看了眼这个一脸真诚,语气客气的不像话的小个子记者,对他这番追星族般的问题依然认真回答:“您太客气了,气质还是跟经历和心性有关吧,球队氛围的感染让我们有了家一般的感觉,希望这个回答让您还算满意。”

    岂止是满意哦,这个小个子记者简直幸福的冒泡,城市英雄啊这位可是!用这种客气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还是在十几万人的关注面前!“谢谢,谢谢,您的回答我很满意,这是我的名片,希望下来的时候能和您交个朋友!”

    这下子炸开了锅,十几个内圈外圈的记者,纷纷把自己的名片掏出来,没敢直接往他兜里塞,就这么举着:“我的!我的!”

    尤墨当然不会厚此薄彼,但小个子的是先接过来的,当然要瞟一眼了,天府早报记者:周葱。

    后面的问题就比较集于这场比赛本身了,记者们的提问开始关注于竞技本身的乐趣,在尤墨的引导下,比赛一些战术和精神层面的较量开始一一展现出来。当然,还是比较浅的层次,太深入了不但记者们听不太懂,而且也有暴露自身特点的风险。

    但这比较浅的层次已经让他们受益匪浅了。对这项运动,说老实话,本来很多人只是以工作的态度来面对的。可现在听他这么一分析,居然像打仗一样,你来我往这么多精彩的交锋在里面。不由自主的,就产生了兴趣。

    出发点不一样,看到的东西也就不一样了,采访大概持续了二十多分钟,肯定还有人意犹未尽,但从他们下来之后一个个满足的眼神,还是很明显的感受到一种皆大欢喜的氛围。

    是啊,足球这么有乐趣的东西,竞技体育这么激动人心的,和平年代的战争,哪儿还用发愁没东西可写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