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在不远处看着,仔细的听着,却没有上前来,任凭心潮水般激荡的心情来回冲刷。

    自己,应该表现的正常一些吧。

    是不是,也上去问几个问题?

    或者,打个招呼?

    像没事人一样,像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一样,让他继续开自己的玩笑?

    会不会有些贪心?或者说,奢侈?

    还是继续像现在这样,不远不近的看着,却一言不发?

    纠结的知性姐姐很明显低估了尤墨的眼神,他早就看见了,不过自己被包围着,氛围也不合适,所以就等着,身边这些家伙们散去了,才像老朋友见面一般,挥了下手:“等半天了吧!”

    王丹很想生气的说一声:“谁等你了!”,却办不到,心酸酸的,低着头,呆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能做什么。

    尤墨也是楞了一下,她的反应在情理之,却在理智之外。不由的,心里也有点酸酸的,脸上,当然还是要挂着笑容了:“走啦,球员更衣室你来不,能欣赏脱*衣舞呢!”

    王丹的脸上,终于挂上了熟悉的笑容,不过仔细看过去,却能从略显暗淡的眸子里看到一丝苦涩,“不去了,就是跟你打个招呼,我走了。”

    尤墨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挥了挥手,擦身而过。

    快转弯的时候,回了下头,看见那个一身职业装的姑娘,低着头,静静的,看着地面。仿佛,那里有她想要的答案。

    ————

    姚厦和汪嵩嵩,依然是被好几个记者围住了,这些家伙没去尤墨那边凑热闹,目的很明显的想继续挖料出来。

    汪嵩嵩可不像姚厦那么厚道,虽然面子上的话说的依然客气,但却很用心的记下了这些记者的问题,以及他们的和所属媒体的名字。

    而且,提前给刘敏打了招呼,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事不过,这是第二次了。

    刘敏其实真不用他提醒的,自己之前差点被开除的经历依然近在眼前呢,虽然可能只是威胁,但他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啊!

    这场比赛的大起大落,更是让他的心性也上了一个台阶,虽然说不上成熟,但至少冷静了不少,就像以前的汪嵩嵩一样。

    深思熟虑之后,话说的也有点滴水不漏了:“嗯,这场比赛我有点兴奋过头了,给大家说声对不起,教训很深刻,我会牢牢记住的。进球是份内的事情,并不是失误的理由,更不能用来抵过。”

    “感谢队友们的奋力拼搏,是他们把我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如果这场真的输了,我可能很久都缓不过劲来。所以,特别的感谢他们!能在这样一个集体和大家一起努力,真的很幸运。球队的氛围,是我们成长的最好土壤,一步一个脚印的,继续努力吧!”

    不远处的老五听的真切,过来搂住他的脑袋,“请客吧,还想什么呢?”

    ————

    球队的大巴车上,李娟麻着胆子坐在了尤墨身旁,却不敢有啥亲密举动。

    围观群众太热情了!

    一个个伸着头竖着耳朵的一脸兴奋,仿佛刚才抽筋到站不起来的不是他们!

    不过身边这位,就有点神情不太自然,傻姑娘虽然没那么细腻,但对心上人的心情还是感受的很明显,小声说道:“对不起,我好像不应该上来的。”

    尤墨伸了个懒腰,抬起头,扫了这帮小子一眼,“没什么,都认识了怕什么。”

    李娟着急:“那为什么你不太高兴嘛!”

    这帮小子刚才缩回去的目光和脑袋,又雨后春笋般的长了出来,尤墨忍住笑:“这帮家伙,耍朋友耍的腿都抽筋成这样了,我能高兴的起来?”

    真是平地一个炸雷,安静的车上顿时沸腾起来了。

    群众们热情洋溢,纷纷发言,一阵追捧,不过还是注意了下言辞的,毕竟还不知道两个嫂子之间关系如何呢,冒昧提起怕是不当。

    某无知小子抢先发言:“耍朋友和腿抽筋有啥关系呢?老大你讲讲呗!”

    某明显一知半解的小子抢答:“肯定有关系嘛,心思都不在踢球上了!”

    某可能通过秘密渠道了解过的小子很是不屑:“老大说的你们都不懂,下来找我请教!”

    某傻姑娘一脸的难以置信,小声:“不会吧,他们才多大啊!”

    尤墨来了兴趣,也小声问:“你很懂嘛,队里那帮人教的?”

    李娟红了脸,把头埋下来,仔细听了一会,发现众人注意力已经发散了,才小声说道:“懂一点点,好像对男运动员影响大一些,女的据说还有帮助呢。”

    尤墨对这胆大包天的傻姑娘很是无语,这种环境,敢说这些,当真是勾*引死人不偿命呐!

    仿佛自己也意识到了话的暗示,李娟的脸顿时红的很彻底,脖子上看着都很明显,耳朵根一阵发热,嘴里小声呢喃:“我没有那个意思啦!”

    尤墨哭笑不得,但也不能没啥表示对不对,只得小声安慰:“将来一起研究研究!”

    李娟竟然点点头,一脸的憧憬:“你懂的比我多,听你的好了!”

    ————

    晚饭,依然是学院领导请客,夸奖,当时是当面最好,奖金,当然是越及时越好,领导们深谙这一套激励办法。不过今晚在坐的所有人,都明显的感觉到了这帮少年娃们身上的一些变化,上次那种藏不住的喜悦和兴奋之情被很好的控制住了,一个个虽然高兴,但都很清醒,且冷静。

    真的成熟不少了,方主任一边给其它领导介绍,一边不断的在心感慨。

    这恐怕,不是孙永康能给他们带来的吧。

    樊老头估计也不行。

    只是那两个小子今晚又没过来,真是不好交差!

    被人念叨的两个小子,也在外面吃饭呢。朱广护请客,周晓峰当然毫不客气的带上了夫人和干儿子,顺便把卢伟也叫上了。

    魔都男人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还是非常讲究生活质量的,晚饭是在锦江饭店吃的西餐。

    开头他们还有些担心这两小子不太适应这一片肃静,到处彬彬有礼的环境呢,结果没想到,两人的表现完全是轻车熟路,一脸轻松。

    卢伟的出现,还是让朱广护惋惜之余稍显尴尬,周晓峰看的真切,“我干儿子的好朋友,一起长大的。放心吧,不会让你为难的,就是认识一下,我都没和他一起吃过饭呢!”

    朱广护没说话,一声长叹,初见时眼的光芒暗淡了不少,皱纹,也显的更无情了,纵横交错的,爬满了额头。

    尤墨却笑,“朱叔叔不必为难,决赛之后有个好东西交给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