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明,却不够坚强,求全,却不太擅长自处。

    这就是朱广护给尤墨留下的印象,或许,也是在那个让他既无奈又离不开的环境待久了的缘故吧。

    自己呢,也并不打算,更没有兴趣改变眼下已经变味以后可能更糟糕的大环境。

    结识值得交往的人,帮助值得帮助的家伙们,剩下的,听天命好了。

    看着楞了一下,两眼顿时放光的老朱,尤墨眨眨眼睛,笑得很调皮,“不用确认了,保证到时候你高兴!”

    周晓峰也好奇着呢,不过这干儿子连自己都要考一考,吊吊身边这位的胃口那根本不当回事,于是在旁边打趣:“我这干儿子有意思不,认识久了保证你越活越年轻!”

    朱广护也就是楞了一下神,马上醒转过来,呵呵一笑,主人派头摆起来:“来来,吃饭不谈公事,下来说,下来说!”

    卢伟的表情更平静,仿佛这些事情的与他无关似的,微笑着,看着身边这些人,时不时的轻言细语,刷刷存在感。

    王瑶都很好奇的看了他好几眼,越看越想不通。

    就和自己的干儿子一样,让人既充满好感忍不住想接近,又满心的好奇觉得看不透。

    一顿饭吃完,却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起此事。大家心里也都明白着,现在不说,应该是时机还没到吧!

    不过放下心负担的朱广护,却明显话多了起来,再加上气氛确实不错,谈论的内容又是自己心里最痒的那一块,不可避免的有些话痨起来。

    王瑶插不上话,刚好得了机会找卢伟聊天,结果没想到,越聊越惊讶。这小子天地理,古今外,琴棋书画,简直懂的多的很!

    不过自己也没正经读过几年书,不排除这小子是在蒙自己。

    但确实是感兴趣,她现在在艺术体操挂了个教练的名,一天没个啥事闲的心慌,正想着怎么发展下业余爱好呢,现在刚好遇见个知识面够广的,那可得好好聊聊。

    卢伟的杂书看的就比尤墨多的多了,不然不至于差点毕不了业。眼前这位气质**竟然是那个货的干妈,简直是有点羡慕。

    两人还是卢伟说的多些,王瑶偶尔问几句,更多的时候是在认真的听。那态度让周晓峰都有些奇怪,看过来好几眼,不过没人理他。

    朱广护对尤墨的兴趣明显也比对他的兴趣重的多,周晓峰于是左边看看两个白话的眉飞色舞的,右看看看两位交流的滔滔不绝的,唯独把他空在了间。

    也不生气,反而乐呵呵的继续东瞅瞅,西看看,真是满心的踏实。

    是啊,生活单调这么久了,这一下子加了两个半大小子进来,还真有些忙不过来了呢!

    ————

    聊的嗨了,回的就晚了。

    约莫大概可能八点过了吧,卢伟心头有点慌慌的。

    挠了挠头,敲门。

    郑睫的声音懒洋洋的:“谁啊,都睡觉了还敲门?”

    硬着头皮:“我啊,你伟哥回来了!”

    声音还是遥不可及:“哦,伟哥啊,晚上玩的开不开心?”

    小姑娘那点心思他哪能不清楚,实话实说:“老牛的干妈王阿姨,有意想请你当她的儿媳妇,托我来问一下!”

    郑睫估计是从房间里直接蹦出来的,瞬间就把门打开,探了个小脑袋出来:“什么个情况?!”

    卢伟才不客气,捏住小耳朵,进了院子,凑近了小声说道:“她想把我一起认了当她干儿子,我回来问你愿不愿意。”

    郑睫的一张小脸顿时涨红了,她当时听说尤墨认了个干爹干妈以后可是动了心思的,本来打算让卢伟认自己父亲当干爹的,后来转念一想,不对啊,那成了干儿子,怎么和自己交往?

    让他做上门女婿的话爸爸和爷爷估计是高兴了,但自己可不愿意心上人背着这么个身份和自己相处。

    小姑娘的心里,真的没有想过:父母不在了就不能娶媳妇了?

    反而觉得,他的好朋友都有家了,他若没有,岂不心里愁苦的慌?

    这下心里可算踏实了,刚才那懒洋洋的调调不知扔哪儿去了,一把搂住亲了一口:“祝贺你啊!多了两个亲人了呢!”

    这么热情的小姑娘卢伟可不太常见,一把抱住了往屋里走:“走喽,睡觉去喽!”

    郑睫吓一大跳,挣扎了两下,眼睛一转,放下心来,“我那个来了,你看着办!”

    卢伟才是吓一大跳,赶紧扔了,差点没摔死个人,声音都是抖的:“没人听见吧?!”

    小姑娘咯咯咯的笑起来,好半晌,捂着嘴:“胆小鬼!”头也不回的进屋去了。

    好一会,又是懒洋洋的声音传出来:“要不要扔张凉席给你在院子里睡?”

    卢伟总算鼓足勇气,进了屋子,不经意看见桌子上一本杂志,名字似曾相识,个大字《人之初》。

    心下顿时恍然,那天小姑娘还是忍住了没敢问太多嘛,原来自己买书研究去了。“来了,晚上睡觉衣服穿好哈,不小心被我看见了可不给钱!”

    郑睫像被扎破的皮球般顿时泄了气,凑近了小声:“怎么办,好像偏小了点。”

    卢伟对这满满的信任真是有些脸红,呐呐的:“运动员嘛,越优秀的,发育的就越晚,以后会大起来的!”

    完了怕她信不过,加了一句:“哺乳期增加的更明显!”

    “找打啊!”小姑娘暴起,“以后还敢不敢回来这么晚了!”

    卢伟坦然受之,解释:“今天其实是去认识一下国少队主教练朱广护的,没打算认个干爹什么,结果是人家把我看上了,总不好驳人面子吧。”

    郑睫其实真没生气,就是半天没见着了想和他闹着玩儿,这会见他认真解释,反而着急了,连连摆手:“没事啦,我知道你不带我去是有原因的,我没生气。下午比赛电视里又重播了,我从头看了一遍,你们真的好厉害啊!”

    一脸娇憨的模样看的卢伟心头一暖,摸摸小脑袋,又记起之前的提醒,赶紧松开:“还行吧,今天大家踢的都挺卖力的。”

    小姑娘家心细:“我看你抽了两次筋,还疼不疼了,我给你揉揉吧!”

    卢伟忙摆手:“热水泡泡脚就好多了,还是太久没打比赛的缘故。”

    郑睫脸红着,坚持抬着头看着他的眼睛说话:“那我给你洗脚!”

    卢伟一下子就楞了,千头万绪涌上了心头,酸酸苦苦的,闷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眼眶里热热的,好像有泪水在聚集。

    那就别让她看见了。

    “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