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一扇窗,让心灵释放,留一盏灯,照亮家的方向。祝各位书友好心情!

    相比于卢伟的人间天堂,尤墨就比较水深火热了。这娃一到宿舍,就被告知:“大嫂二嫂都来过,路上可能还碰上了,一个说等你电话,另一个说你知道的。”

    这帮小子还真挺会察颜观色的,把个子高挑的李娟尊为大嫂,苗条秀气的江晓兰称为二嫂。既然是老大么,有两个嫂子那毫不奇怪。

    这也是他们心老大越来越神格化的体现,也确实,第二场生死战和这场半决赛,两粒金子般的神奇进球后,老大已经被描述的无所不能了。再加上平时姚厦和汪嵩嵩们刻意的保持了普通小子和老大之间的距离感,这一来二去的,老大和他们已经俨然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不过老大脾气还是很好的,平时总是笑眯眯的,所以在生活,这些小子们倒也不怕他,有几个胆子大的还能开几句玩笑出来。

    就像现在,添油加醋的:“大嫂和二嫂本来相互可能还不太认识的,结果不知道哪个家伙嚷嚷了一嗓子,说老大和干爹出去吃饭了,没参加晚上领导的庆功会,两个人好像才明白过来,她们找的是一个人。当时眼神互相瞅着就不太对劲了,也不知道出去了会不会打起来!”

    尤墨才不信他们一嘴胡扯,不过也挺奇怪一件事情的,那就是这么久了,两人都知道对方存在,但好像真的还没打过照面!

    真是件神奇的事情!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毕竟才一个多月的事情,可能是自己动作太快的缘故吧。

    已经八点过了,当然得先去江姑娘那儿报道了,下午李娟可是看了现场的。

    尽量想一碗水端平的家伙,这会难免要面对一张薄怨满满,心事重重的脸了。

    江晓兰开门把人让进来,就呆呆的坐在了椅子上,门都忘了关上。

    尤墨转身把门轻轻关好,走到她的身后,两只手轻轻拿住江姑娘略微有些消瘦的肩膀,一脸认真的揉捏提按起来。

    江姑娘也不说话,但心里面渐渐有了些底气,转头望着他,嘴角上翘,想给他一个会心的笑容,但略微皱起的眉头和没能聚焦的眼神却让这个笑容更加的五味杂陈了。

    几个简单的神情动作,尤墨就猜到了八八,笑着问:“她向你宣战了?”

    江晓兰简直大惊失色,不过很快就像反应过来似的,撅嘴:“她告诉你的?”

    尤墨还是笑的欠欠的:“猜到的,还没给她打电话呢。”

    江姑娘对他真是满心的信任,没有怀疑什么,只是语气幽幽的:“她家里条件那么好,和你又有共同语言,个子又高,身材也好,虽然说话有点傻乎乎的,不过男生不都喜欢这样的吗?”

    最后一句很明显有些询问的味道了,眼睛也盯着尤墨,看他反应。

    尤墨略尴尬,不过还好脸皮厚度足够应付眼下局面,轻轻咳嗽一声:“她是有点先入为主的想法在里面,现在我又认了她们主教练当干爹,和我的关系也被队友们接受了,不可避免的,就有些想让你知难而退的想法了。她想吓唬你,你怎么办?”

    江姑娘果然被激将成功,声音恨恨的:“我才不怕她呢,有什么了不起嘛,还敢吓唬我!”

    尤墨得意之余还是要确认下事情经过的,手下不停:“她和你说她家里条件很好?”

    江姑娘略略红了脸,不过还是实话实话:“女足那边我肯定认识人啦,随便一打听不就知道了。”

    尤墨松了口气,傻姑娘果然不是拿家里条件好来压人的主儿,眼前这位明显也不会老老实实束手就擒的,相互接受肯定需要一个过程,自己控制好立场和双方交锋的底线就好。

    很自责的语气:“是我不好,想把你们都占着,将来估计一个都不会理我了,还是回到以前一样算了。”

    江姑娘一楞,马上回过神来,笑着捶他:“就会哄我!你现在可是大名人一个,走在街上都有小姑娘抛媚眼了吧!”

    这兰心慧质的姑娘果然不好糊弄的,尤墨嘿嘿傻笑,好一会,问:“要不改天我把她叫出来咱们一起坐下来谈谈?”

    这话让江晓兰心大定,自己在他心目的地位很稳固嘛!那个傻姑娘太自以为是了,以为吓跑自己就万事大吉了呢。

    江姑娘脸上的笑容终于有点明媚的味道了,虽然是在晚上灯光下,却一脸灿烂的像夏日午后的荷花,有种妖饶的美感,声音也是甜甜的,“嗯,先不着急啦,她现在春风得意的,难免说话会有些忘乎所以,让她冷静冷静,再约出来谈谈更合适一些。”

    听江姑娘说话,尤墨真没觉得她哪儿像是个高一的学生,随口应了一声,感慨:“听你说话感觉好奇怪,思路清楚不说,还有种韵律美,将来你可以试着写点东西。”

    江晓兰得意的笑容就很调皮了,灵活秀气的眉眼配上长长的睫毛,跳舞一般勾人心魄,却不说话,让人猜。

    这也是个小妖精呐!

    尤墨在心感慨,自己真是不得了,练的是什么绝世武功,一下收俩妖精!

    “你早都在试着写东西了?”

    江晓兰变戏法一般,手里多了个小本子出来,娟秀玲珑的64开日记本,“想不想看?”

    这货竟然不好意思,挠头,没敢去抢:“我也没时间写的,怎么交换嘛!”

    江姑娘绷着表情憋不住,笑场了,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事情,现在反而不当回事了,大方的递到他手上:“谁要看你写的了!”

    这宝贵东西尤墨可是却之不恭,双手接过,也不看看就揣兜里,一把抱过满脸期待的江姑娘,顺势坐下来,放在自己腿上。

    还是熟悉的套路,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敲门声。

    什么个情况,敲门声?

    江姑娘简直大恨,等一天了,刚刚气氛最好的时候竟然被生生打断,恨的人牙根痒痒了!!!

    门外,江领队已经犹豫了好一会,却一直没拿钥匙开门。虽然屋里的声音听不到,但瞅瞅时间也差不多了吧,可惜来开门的仍然是一张可爱的鬼脸,以及,那撅得老高的嘴唇,和满含怨怼的声音:“爸!又回来这么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