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电话回到宿舍,姚厦照例过来汇报情况,其实也没什么其它事情。这场的比赛奖金已经发下来了,两个家伙一共四千二百元,拿在手里份量就有点沉了,所以还叮嘱了一句:“快去办个存折把钱存上,你这一天大大咧咧的别给弄丢了!”

    尤墨对这前队长的关心很受用,拍拍小胖子肩膀:“最近估计都有人请,那就等以后再请你们吃饭好了。”

    姚厦一脸着急:“哪用的到你请客,大家排着队要请你呢!”

    尤墨轻叹了口气:“以后会有机会的,现在把注意力都集到比赛上吧。”

    姚厦的直觉真不是盖的,马上色变:“老大,你们是不是踢完这次比赛就要离开我们了!”

    尤墨楞了一下,想想也觉得没必要隐瞒什么,语气淡淡的:“应该吧,顺利的话。接下来还有很长时间留给你们,把他们带好了,以后我回来可不想看见一群懒懒散散的家伙。”

    姚厦呆住了,想说话,还没等开口,眼泪就刷的一下流出来了,肩膀一抖,把尤墨的手甩开了,兀自往前走。

    尤墨伸手拽住他的衣服,姚厦身体一扭,挣开了继续往宿舍里走。

    快进去的时候,却犹豫了,回过头,看着还在发呆的老大,伸手擦擦眼睛,转身走了回来。却擦肩而过,往外面走。

    尤墨喊了一嗓子:“喂,去哪?”

    却没有被理会,甚至听见了之后反而一路小跑,很快不见了人影。

    苦笑着,尤墨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里也是酸酸的。

    这个小胖子,还真是懂事啊,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把情绪传染给别人,所以就自己跑了。

    应该,花点时间,就能缓过来吧。

    ————

    传染给别人是不会了,但被人看出来也在所难免。九点过才回到宿舍的姚厦,很快就被汪嵩嵩察觉到不对劲了。

    实在是有些没想通,汪嵩嵩就直接问了:“怎么了?一脸失魂落魄的?”

    姚厦知道在他面前遮掩也没用,左右看看无人注意,靠近了小声说道:“打完这次比赛,老大他们就要离开我们了。”

    汪嵩嵩也楞住了,好一会,一脸的苦笑,看着又忍不住想哭的小胖子:“就为了这个?”

    姚厦虽然觉得有点丢人,但还是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忍住了,没让眼泪流出来。他其实不是没有想过这些,但天性的厚道纯良感情细腻让他不由自主的选择了逃避,不去想,反正到时候该来的总会来的。

    汪嵩嵩也了解他的性子,一点笑话他的心思也没有,语气懒懒的,有点惆怅,“大家都舍不得,他们应该也是舍不得的,他们走了我们还有这些兄弟们在呢,伤心难过的是他们才对。你在这带头表现出这么难受的状态,不是让他们更难受吗?”

    姚厦呆呆的,口喃喃自语:“我知道,我知道不应该这样,但就是管不住自己,樊指导走的时候,都没有刚才那么难过。”

    汪嵩嵩长呼一口气出来,闭上了眼睛,也像是在回忆一般:“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突然说要分开,谁都舍不得。那就等到要分开的时候再和大伙说吧,一起吃个饭,喝顿酒,醉了回来睡一觉,应该就好了吧。”

    姚厦用力点点头,“嗯,我知道,刚才跑出去也想过了,现在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太影响士气,周日可就是决赛了。”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眸子里找不出一丝胜利后的兴奋之情,有的,只是游离着,望着远处的眼神,以及,深深的怀念。

    ————

    尤墨也是满腹心事写在脸上,不过他到不用担心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那些小子们。把江晓兰写在本本上的满满心事看了好几遍,才勉强睡着。不过睡的也很不踏实,半夜甚至起来坐了好一会,早上,也难得的赖了床。

    这就让满心期待的李娟有些失望了,本来以为这小子会准时过来和自己一起训练呢。

    傻姑娘现在真的是春风得意,见人先笑分,把张梅折磨的不行。

    不过训练场上态度还是没话说,她现在心思也算打定了,就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做出点成绩来,既让他放心,也能排解以后长期不在身边的空虚寂寞。

    毕竟,对足球运动,对竞技体育,她还是有着强烈的好胜心的。

    当然,也有着不错的天赋。

    周晓峰很满意她这种态度,虽说是女娃家,长的又乖,以后老公养着就可以。但既然从事这项运动了,就得有这个心气,再苦再累,也要拼出个人样来,才对的起这份能当成职业的兴趣。

    她可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呢,可不能让别人给看扁了!

    当然,自己对她的要求,也只会更严格了。

    张梅算是过来人,这方便有经验,和李娟提前打了个招呼,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别一看自己练的多了反而不如以前受宠了心里不平衡。

    傻姑娘在这方面还是很容易就转过弯了,是啊,队上这么多人看着呢,羡慕多了自然招人恨,态度上更要注意些了。

    队友们都有些奇怪她这个态度,以前只算一般般的人缘,现在竟然好了不少。

    当然,也不排除故意亲近希望能和教练走近一些的。

    不过运动队嘛,这些都很正常,竞争当然包括场上场下了。那些顶尖的运动员都有着强烈的控制欲,虽然性格可能不讨喜,但这种霸气确实是成功的重要一环。

    比如,说说昨晚。

    李娟把欲留还走的江晓兰叫住:“那个,你叫江晓兰对吧,咱们一起走。”

    两个人保持了一米左右的距离,边走边打量对方,眼神交锋了数合不分胜负。

    李娟思来想去都觉胜算很大,信心满满的出招:“听说你学习成绩很好,将来要读大学对吧?他可是要当职业球员的,以后很有可能还要出国踢球,到时候可就很难见到一面了哦。”

    语气稍微上扬,很是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表情也生动的很,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微微的张着,看着对手好像陷入沉思了,继续趁热打铁:“听说大学里面氛围可好了,都是些谈恋爱的,你这么漂亮,应该会有很多人追的。”

    江姑娘明显的楞住了。

    天啊,能不能不这么不靠谱!

    见不着,有人追,这些能当成劝说自己放弃的理由么?

    你虽然1了大我一岁,但在一点都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说这些,真的经过大脑考虑了吗?

    江晓兰实在对这个对手有些无语,大家的思维不在一个平面好不好!但是态度还是要表一下的:“该怎么选择是他的事情,我不会去强迫他怎样做,希望你也是。”

    傻姑娘认为自己取得阶段性胜利,对方已经无力进攻了,声音很是明快:“我当然不会了,你想明白就好啦,那好吧,再见!”

    江晓兰对粗心大意到如此地步的对手很是无语,挥了挥手,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算了,听听自己家那位怎么说吧。

    天啊,温馨浪漫的二人世界里加上这位大姐,想一想,也够醉人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