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眼巴巴的等了一上午,还是没把人等来,心不由的有些担心起来。

    会不会因为昨天的话说的有点过分,他们吵架了?

    其实是傻姑娘想多了,尤墨一起来就去把找卢伟找了出来,二人现在也算把身份落实了,刚好把需要办的手续什么的补一下。这也是昨天晚上干妈一再叮嘱的。

    当然,他们俩这种情况要落户口办身份证明什么的不找人是不可能的,即使现在两人都算是名人,也会有碰钉子的地方。

    不过夫妻俩的社会关系还是不错,找到的人也算给力,下五除二就把各项关节给理清楚了,剩下的就是走个流程。本来准备给尤墨办的东西,现在也就多加一份罢了,这其实也是卢伟无法拒绝这个干儿子身份的原因之一。

    替自己考虑的这么周到,再拒绝真是于情于理都不安心了。

    所以忙活差不多之后,两人剩下的时间就用来挑礼物了。

    两个小大款很久没有如此爽快加心疼的购物体验了。

    松下超薄的随声听竟然要五百多一个?!

    看在颜值如此出色的份上,来个吧!

    江晓兰嘛,蓝色的!李娟嘛,红色的!郑睫嘛,白色的!

    个姑娘的礼物搞定,就是些大人们的了。郑老爷子爱下棋,那就来副绿檀木的吧,这个不算坑,才百多。

    江领队爱喝酒,原装茅台很合适,才二百不到。

    干爹干妈好像没什么特别爱好,那就还是按这个标准来,给干爹来套二百多的渔具,干妈来套百多的化妆品。

    一来二去,好嘛,下去两千五百多!

    所以说,钱这个东西,真不是个玩意!好心好意带它出门,全都和别人跑了!

    ————

    礼物买到最后,两人还被围观人群缠住了,热情交流了好一会才放他们出来。

    事不宜迟,两人分头合作,各寻目标。

    李娟等啊盼的,终于在训练结束前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激动的心就先飞过去了,不过还算是记起了张梅的叮嘱,人没动。

    尤墨也不会傻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送礼物,没事人一般和众人打招呼开玩笑。

    周晓峰是知道他们上午忙活什么去了的,但这干儿子办事他可放心的很,随口问道:“忙活完了?被人围住没有?”

    尤墨一脸苦相,“幸亏我不是大姑娘,不然豆腐要被吃光!”

    姑娘们最瞧不起这种身在福不知福的家伙了,纷纷挠过来:“大球星,吃个豆腐呗!”

    这娃还算机灵,买了个挎包背过来的,不然买的礼物铁定露馅。

    这些**的家伙们,真不敢招惹!

    李娟可没敢表现的太过亲热,没办法,这家伙一来队上都有一堆人盯着呢,再加上本身气场也足开的起玩笑,又有亲和力,结果弄的队上一个个的一见着他就两眼放光如狼似虎的。

    傻姑娘现在就有名人女朋友的苦恼了,当真有点意识超前。

    两人空间当然还是会有的,这帮姑娘们还是有点分寸的,不会太无耻的跟踪偷窥。

    不过想到昨晚的事情,刚见面的喜悦就减了不少,李娟用略试探的口气问:“上午去办户口了?”

    尤墨点点头,把东西拿出来:“喜欢不?”

    傻姑娘楞了一下,心情就从忐忑直接飞到云宵去了,一把抱住这娃原地转了一大圈才放下来,额头贴住他的脑袋,眼睛都要贴在一起了,丰润的嘴唇上有一层诱人的光泽,很是动人。

    还是要确认一下的,毕竟刚才担心好久了,实在不知道自己昨晚说的话算不算闯祸:“给我买的?”

    尤墨很敏锐的觉察到了她心略有些不安的情绪,心更是欣慰,这姑娘秉性纯良,说了那些话自己反而不踏实了。

    还真是幸运呢,有这样两个姑娘。但这会当然要趁热打铁了:“嗯,给她买了个蓝色的。”

    傻姑娘果然轻轻的推开了这娃,撅着嘴,想了想,也没什么好争议的,不过心情就没有刚才那么飞扬了,呐呐的:“你对谁都这么好,我怎么办?”

    尤墨当然要厚着脸皮上了:“那怎么办,舍不得你,也舍不得她,要不,还是像以前一样好了,都别来找我。”

    李娟果然上当,一脸着急:“那怎么行,我可不干!”

    这货还是一脸严肃:“那怎么办嘛,反正让我选一个我可不干!”

    傻姑娘反应过来,情绪依然不高,嘟嘟着嘴:“就会逗我玩!也不想想,人家想你想的多难过!”

    尤墨猛然楞住了。

    难过!

    想你想的多难过!

    多么熟悉又让人无奈的话语!

    自己,真的不应该这样吗?

    真的要放手吗,像对王丹那样,保持着距离,让她们知难而退,或者把心藏起来,看看最后谁能找出来?

    可是,真的舍得吗?

    这么些天来,一桩桩一件件的,把自己那干渴到快要开裂的心田滋润的两个姑娘,真的,要选一个?或者,让她们自己选一个?

    究竟,要怎样做,才是对的?!

    为什么,胸口这么疼?

    头,像是要裂开一样。

    为什么?!

    ————

    李娟其实真的只是随口抱怨一句,她也有预感,这家伙是舍不得的,估计局面又回到以前了。

    看着他一脸沉思的模样,也没当回事情,心里都已经做好眼不见心不烦当鸵鸟的准备了。

    结果,却看到他的脸色骤然发白,身体突然像喝多了酒一般,摇晃起来,这情况可把傻姑娘吓坏了,上前一把抱在怀里,想拍拍他的后背,结果发现人像没知觉了一般,慢慢的滑了下去。

    这下可真吓的魂飞魄散了,李娟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手放在他的颈下,一手抄过腿弯,一使劲,抱了起来,小跑着进了不远处的医务室。

    值班医生还在,也吃了一惊,不过略一检查,就不管旁边语无伦次满脸泪水的傻姑娘了,伸手使劲掐在人上。

    好一会,才见他悠悠醒转。睁开眼睛东看看西看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号啕大哭的李娟就趴了上来,边哭还要边说话:“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该,不该说,说那些的,你,你别吓我,好不好”

    尤墨轻轻的摸着她的脑袋,任凭她的鼻涕眼泪把自己胸口打湿成一片,“好了,没事情了,我躺一会就好,不怕了。”

    竟然能晕过去,算了,还是别想了,别闹人命出来,自己身边,可还有一堆人围着转呢。

    眼前吓成这样的姑娘真是让人爱煞了呢,要是旁边没有个电灯泡就好了。

    尤墨转头看着一脸好奇的值班医生,一脸苦笑。“谢谢了,我没事,刚才就是有点体位性的低血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