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一字,甘美之必有忧苦,浅尝细品滋味不同。祝各位书友一天好心情!

    把姑娘家吓坏了的后果,可是很严重滴!看到这家伙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状态,李娟可不会放他走了,下五除二洗完澡,宿舍都没回,装备什么的往传达室门口一扔,拽着他就往学院外边走。

    尤墨也有些心生歉意,虽然是被她说的那句话刺激到了,但究其原因,还是在自己身上。不过他现在可不打算去想那些头疼的事情了,好好表现表现让身边这位心里踏实下来才是正经。

    李娟的心跳,一直到洗完澡出来都还是砰砰乱跳,生怕出来的时候又见着个在地上躺着的家伙。

    现在依在身旁,弯腰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声,心里才算稳定下来,酸爽无比的语气:“大头乖宝宝,以后可不敢吓唬姐姐了!”

    尤墨顿觉四肢无力腰膝酸软,“娟姐,不带这么仗势欺人的,你那个头没得长了,我这才刚开始。”

    大姑娘还真担心过这个问题,十岁的姑娘家还是比较在意外形的,心上人若是比自己还要矮一截,那或多或少心里会有些不太舒坦,听了这话就来了兴趣:“那你估计自己能长多高呢?”

    本来打算实言相告的,但又怕人家不信,尤墨只能略婉转:“嗯,一米八还是没问题,放心啦,罩的住你!”

    傻姑娘哪去管语气这种微妙的暗示,只听字面意思就行了,喜笑颜开:“嗯,那我到时候就能穿高跟鞋了!”

    尤墨转头扫了眼黏人的傻姑娘,一身训练后经常穿的宽松t恤加休闲短裤,大腿浑圆结实,腿线修长且直,如果再配上恰到好处的高跟鞋的话,还真有美腿女王范。

    这小妖精身材确实有天赋,个头如果再高一些的话,当个平面模特都没问题。虽然眼下没什么知名度,但真要踢出名堂来进了国家队,那还真得看仔细点,别被人给拐跑了。

    被心上人用这种目光打量,是个正常姑娘都会得意的,傻姑娘当然比较夸张一些了,咯咯咯咯笑的很放肆,仿佛刚才哭得梨花带雨的不是她。

    心情放松了,胃口就好,两人随意点了几个家常菜,把不要钱的米饭一顿猛吃,一旁的老板娘听着此起彼伏的“再来一碗”很是愁苦,只听说过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没想到啊没想到,半大姑娘也能吃穷老娘!

    吃完饭,瞅瞅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两人眼神一交换,目标明确:电影院。

    其实看什么真不重要,关键是环境,以李娟的作风来看,咖啡厅下午茶什么的完全不对胃口,刚才都吓哭那么久,不好好安慰一下本姑娘可不行。光用语言也不太满意,实际行动要表现出来还差不多!

    所以嘛,一个多小时的电影里,就坐在这娃腿上没下来,不过还算体谅他作为一个还不能用的男人的悲哀,没下狠手,只是偶尔有意无意的蹭一蹭那硌人的东西。

    幸福到焚身的家伙也是努力的忍了又忍,没敢对那眼前那一对晃来晃去的凶器下手,更不敢有什么其它大胆的提议了,不过心下却打定了主意,从巴西回来,说什么也得把她给办了,不然对的起难过了这么久的兄弟么?

    ————

    相比于尤墨历险记般的送礼物过程,卢伟的就平凡的多了,不过温馨感人的画风才是他的菜,太过刺激了心脏招不住。

    郑老爷子和小姑娘郑睫明显都是见过世面的,所以对礼物本身不会太在意,反而是这份心让他们心生牵缱。

    话题,不由自主的,就谈到了以后。

    郑睫是有心理准备的,不会表现的太难过,但语气肯定还是恋恋不舍,“嗯,到那边了不能打电话就经常写信,把自己照顾好,你这么瘦得加强点营养。你爱吃辣,到时候就多带点下饭的泡椒,用密封袋子装好,可以吃很久”

    郑老爷子反而表现的有些不堪,声音都有些发抖:“身体才是本钱,只有养好了才能发挥出水平来,以后万一受伤了可不敢逞强,我给你多备点成药,到时候用的到”

    画风有点倾斜啊,卢伟在心下感慨一番,这一老一小的自己又何尝舍得呢,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出来。

    难过,真正分开的时候再开始吧。

    现在,想这些说这些不是自找罪受吗?

    语气淡淡的,像在谈论天气:“还早着呢,一切顺利的话去巴西也得到年底,更何况能不能把我选上还不敢打包票呢,而且也就是两年时间就回来了”

    一老一小何尝不知道他的心意呢,只是有些话实在是忍不住罢了,现在看他神情自若的,心里也就放下了,心情,马上松快不少。

    毕竟,这样一家人一般生活的日子,还有那么长一段时间呢。

    ————

    下午训练的阵仗就吓人了,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不用上班的家伙,一个个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的,俨然已有专业追星族的潜质了。

    好在队员们也算习惯了,这种场面下训练水平依然不错。

    唯一值得担心的,可能就是体能了,孙永康可是专业人士,体育学院进修过两年的,深知这种情况下想四天就恢复过来基本不现实,所以下午的训练相当于给主力放假了,还一再叮嘱,让他们下来去医务室按摩放松。

    其实哪儿用的到他说这些,姚厦汪嵩嵩他们比以前上心的多,队上这些人的性格特点什么的也比他了解的更深入,昨天比赛一结束,就开始张罗这些事情了。

    这支队伍,真的成熟了不少,像昨天那种里程碑般的胜利,下来之后竟然没有疯狂庆祝,反而很理智的考虑到了决赛,积极的想办法应对可能的不利环节。

    是啊,再怎么辉煌,也已经过去,不往前看的话,就只能原地踏步了。

    更何况,还没拿下这座城市天天都在谈论的,所谓的。

    全国冠军!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名词有点勉强,有点媒体吸引眼球的炒作。但作为一项深受大众喜爱的竞技运动,第一次在这座城市,即将进行的,是货真价实的,全国范围内的,决战!

    可能在别人眼里,这个冠军什么也不是,连赛事组织者发的奖杯和奖金都很寒碜,但在这座城市的几十万甚至更多的人心,即将赢得的,是一项毕生都可以拿来铭记的荣耀。

    而能把这份荣耀带给这座城市的人,毫无疑问,将成为真正的城市英雄!

    而不只是半决赛的那一个人。

    这种全民盼望英雄出现的盛况,这种让人如此热血沸腾的期待,让主管体的汪副市长坐不住了。下午训练一结束,几名主力队员和球队的主要负责人一起,就被他邀请过来参加会谈加宴会了。

    孙永康那颗志得意满的心,永不满足的胃口,又被狠狠的吊起来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