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这种官方接见招待的形式更多的只是表达一种重视,虽然很多人连这项运动的基本规则都不太清楚,但脸上的热情和富有深意的肢体语言,还是把这种殷切的期待传递的很准确。

    是啊,任何一项赛事,值得记住的永远都是冠军。

    亚军是什么?

    还不如第名来的安慰些呢。

    孙永康的心之火越燃越旺,眼前这些以前费尽心思都见不上一面的大人物们,现在如此的和蔼可亲,一个个拉着自己的手说话,语气更是明显的赞赏之满含期待。

    冠军,只要冠军,不惜一切代价的。

    拿下冠军!

    相比于熊熊燃烧的主教练,尤墨就有点蛋疼了。

    对这些非专业人世来说,卢伟能堂而皇之的不过来,自己可就跑不脱了,一个个亲热的不行,虽然很多人其实只看了上一场比赛。

    也有不同的,还是真正的主角。

    和s省广安的那个大佬一样,汪副市长也是个资深的球迷。他看到的东西,关注的层面,就不是眼前这些凑热闹家伙们的水准了。

    很有耐心的等这些人一一亲热过了,才把尤墨叫过来,找了个还算安静的角落,细谈。

    内容真的让人惊讶!

    竟然是赛后采访!

    尤墨抬起头,略略直视了一眼,眼神采很足,却没有太多进攻的意思,交流的意味更浓厚一些。

    既然都能从这上面看出问题来,那自己就不能遮掩什么了。聪明且有城府的人面前,有保留的实话实说才是上策。“您的眼光确实很准确,淘汰赛第一场后我们的队员有些忘乎所以,接受采访时说的话也很明显没有深思熟虑过,不可避免的,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起来,制造关注的同时,也给队伍带来了一些麻烦。”

    汪副市长脸上的笑容有点会心的味道了,眼前这个少年娃,方方面面都让他很满意。其最难得的是心性,年少有为的运动员他见识多了去,哪一个不是栽了跟头吃了亏,才学会放低姿态的。

    和他成强烈对比的,反而是他们的主教练,那个红光满面,竭力抑制自己兴奋之情的家伙。

    这其有故事啊!

    声音继续放低,语气也更随和:“但是从刚刚结束的比赛和你们在赛后接受的采访,不但看不出来影响,反而把那些不利因素充分利用了起来,创造了更好的局面出来。”

    说完,又笑了一下,提醒:“你别和我说都是主教练的功劳,我可没他们那些人好骗!”

    尤墨的心,真没有遇见知音欣喜若狂的感觉,对这些在政治上呼风唤雨稳居官位的家伙,时刻谨言慎行才是正道。

    不过脸上的笑容还是很真诚,毕竟这是个懂球的人,“运动队的氛围,外部影响很重要,但内部的努力才是创造出更好局面的关键所在。所有人心齐,目标明确,就能把外部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了。”

    这个规矩的回答没在意料之外,汪副市长显然是想深挖一下的,“具体一点,要说一群十几岁的少年娃都有像你这么成熟的心性,那我可不太相信。”

    尤墨略略苦笑了一把,这老家伙真不好糊弄啊,那就顺势而为吧,拍拍胸口:“我是他们老大的嘛,得给他们创造出好局面,把路铺好,以后不在队上了心里才踏实。”

    汪副市长一拍大腿,一脸灿烂笑容,川话都冒出来了:“对的嘛,这个样子才有霸气,才像个真正的队伍老大!”

    不住的点头,啧啧称奇,“不简单呐不简单!”

    好一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拍了拍尤墨肩膀,随手递了张名片样的东西过来,“有机会下来好好聊聊!”

    尤墨点头谢过,双手接起,也没去看,揣在兜里,“那您可以放我走了吧,一堆人排着队找您呐!”

    汪副市长一楞,左右环顾一眼,笑容很开怀:“好小子,眼力真不错!”

    尤墨习惯性的比了个大拇指回敬,微笑转身了。

    这么个手势还真是有趣呢,汪老头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还比划了一下,起身。

    ————

    官方招待的氛围其实让这些少年娃们很不适应,不过还好,大部分人也都把他们当成孩子,不会太在意他们不太妥当的举止和拘谨的状态。

    姚厦在回来的路上就直摇头,向汪嵩嵩诉苦:“遭罪啊,下一盘可别喊我们过来了!”

    汪嵩嵩却微微一笑,拍拍小胖子后背:“不习惯罢了,你注意看老大没有?”

    姚小胖一楞,他还真没太注意这些,光是适应环境就把他的心思用光了,

    “没,老大怎么了?”

    汪嵩嵩一脸神往:“他和今天真正的老大两个人谈了很久,好像最后还交换了联系方式。看来老大的每一步,都远远走在我们前面啊!”

    姚小胖有些误会,“我可对升官什么的没啥兴趣,能好好踢球就再好不过了。”

    汪嵩嵩收起笑容,语气郑重:“好好踢球是大家的理想,但环境是要自己努力去创造和适应的。还记的上次记者采访的事情吧!”

    姚厦恍然,直点头:“嗯,我又想当然了!和他们这些当官的打交道是避免不了的,就和那些记者们的采访一样,躲是没有用的,处理不当反而会害了自己。”

    汪嵩嵩长舒一口气,搂着姚小胖的肩膀,指着前面遥远且高亮的电视塔,“看见没有,高不高?亮不亮?”

    小胖子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摇头。

    汪嵩嵩的眼神很专注,声音缓慢却有力:“没有人一生下来就能站到那个高度,散发出那种光芒的。老大他们,也一定是经历了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挫折和困难,才能达到现在的高度。今后,还有更复杂更困难的事情在等着我们,但不要紧,只要心有光亮,有一颗永远向上的心,就能最终到达理想的境界。即使到最后踢不动了,我们回过头,还是会真心的感谢这样一段历程。”

    姚厦实在对这诌诌的表达方式很不习惯,直挠头,想了想还是用自己的方式来吧:“什么时候都不要害怕,勇敢面对就好了呗!缩头乌龟当不得,永往直前!”

    姚小胖对自己的讲话很满意,双臂举起,高呼:“永往直前!”

    汪嵩嵩苦笑着摇摇头,喊停,“好瓜哦!你娃别说认得到我!”

    姚小胖才不理他,继续人来疯,扯着嗓子喊:“这个娃儿叫汪嵩嵩,我叫姚厦,我们的理想,就是好好踢球!”

    六月旬的晚风吹不去空气的潮热,就像这股足球热一般,席卷而来,影响了很多人。

    一辈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