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的还不算太晚,刚八点,尤墨就敲响了江姑娘家的门。

    话说江晓兰这一天过的也不踏实,写出来的东西,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自己肯定是喜欢的不行,但带出来遛遛,给别人看看,会有什么反映可就没底了。

    写的其实也不是情书,是自己编的类小说体材的一个故事。情节发展,人设环境也都有自己想象的地方,唯一不变的,可能就是那份沉甸甸的心思了吧。

    过来开门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神就有些小期待。

    尤墨可没那么细腻,自家姑娘如此用心写的东西,那么多打动自己的点点滴滴,要不是涉及到名人**的话,肯定要拿去给别人显摆一下了。

    不过姑娘的眼神还是很明显的需要自己有所表示的,于是清清嗓子,开讲:“嗯,来回看了有四遍吧,虽然是个没讲完的故事,但还是很明显的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情感体验。情节设计也挺巧妙的,把人物性格凸显的让人过目难忘。”

    江晓兰略有些不安的心思,总算放了下来,她的性子其实有些偏敏感,用心去做的东西,会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

    简单点说,就是有点缺乏自信。

    可能也是从小缺乏亲情少人疼爱的缘故吧,聪明独立的姑娘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只要去做,那就务必要做好,不然的话,心里那种隐隐的担忧会把人折磨的吃不下睡不香。

    这些状况尤墨到没怎么察觉,毕竟接触更多的是她优秀的一面,掩藏在下面的敏感与不自信,还没有真实的显露出来。

    于是继续在那发表看法:“嗯,唯一还不够的地方可能就是想象的空间留的太少了一些,放在画画上应该叫‘留白’,对,就是这个意思。”

    这点评就有点玄乎了,写作这个东西,没有什么规范的教材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这种形而上的感觉对目前这个阶段的姑娘来说,纯粹的就是为难人了。

    更何况,这姑娘对美好情感的体验既少又短暂,更多的是凭借心的想象来描绘一些情节,难以避免的,离真实的体验就有些距离。

    这些本来可以一笑置之的点评却被姑娘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不过自家人知自家事情,这些天怕是睡眠和胃口要受些影响了。

    脸上的笑容就稍显勉强,直到罪魁祸首变戏法般拿出来个颜值超乎想象的东西,姑娘的心,才总算雀跃了起来。

    虽然知道为什么,却还是要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蓝色的?”

    尤墨很想回一句:“天呐,你那么多的深蓝浅蓝水蓝色的衣服,我若看不出来岂不比姚厦还要笨了?!”

    这娃当然不会笨的如此煞风景了,眯眯着眼睛笑:“蓝色代表忧伤嘛,就像没有目的的旅行一样,充实,且寂寞。”

    江姑娘简直对他时不时来两句充满禅味的话语佩服的五体投地,也不说话,心里细细的品味着。

    尤墨也不打扰她,静静的看着沉思的姑娘。

    她和王丹那种理智型的思考不一样,很明显的带有一些感性的色彩,眼神的光芒也是忽明忽暗的,看的人一阵心疼。

    那就搂住好了,在爱人的怀里,再悲伤的过往,也会慢慢的走出来吧。

    ————

    孙永康心里的火,把自己烧的浑身发烫,脑袋里,反反复复的回放着白天的一幕幕。

    功与名,利与禄,毕其功于一役了!

    此战不容有失,但眼下队伍实力差距不说,光是体能问题就让人头疼不已,越是内行就越对眼下状况不抱期待。

    继上一战2:0力克津门队后,辽省队在今天举行的另一场半决赛:1轻取京城队,队伍的霸气和良好状态显露无疑。虽然自己占了东道主之利多休息了一天,但就这一天的功夫,连体能上的差距估计都抹不平。

    事到如今,只能用些狠招了。

    靠身体吃饭的队伍,本钱可不能丢,相反,得想办法加强才行!

    队医周挺算是老相识,也是个挺老实的小伙子。

    喊他想办法搞点药来用用?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这种性质的比赛,兴奋剂应该不会查到头上,尽量控制好知情范围的话应该没人敢乱说话。

    这帮少年娃们估计好说,但那个家伙恐怕瞒不过他。

    也罢,让他知道也无妨,之前合作不都是挺愉快的嘛!

    仔细想想的话,为了表示诚意,得让他事先也知道才行,不然为这事闹僵了比赛打不好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就两人找来一起谈谈?

    好主意!

    ————

    和孙永康没敢耽误时间一样,尤墨当晚就马不停蹄的把消息传达给了等待已久的卢伟。

    狡猾的狐狸,终于因为贪婪,露出了一直藏匿很好的尾巴。

    现在,当然要牢牢的揪住了。

    周挺,是个胆小怕事的老实家伙,这种事情,他是真想捂住耳朵装没听见的。但现在已经是这种情况,当然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了,所以在孙永康转身离去后,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对面这个被人称为医世家出身的家伙,投去了探询的目光。

    尤墨当然知道他心所想,但眼前这种情况还是有需要他做为间人存在的必要,于是搂住他的肩膀好一通劝慰,才算打消了他的心疑虑。

    不过也没有必要让他知道全盘计划,自己也没兴趣借机揪出一帮人来,水很深,而且浑,这种事情只要不连累他,只要断了孙永康的仕途念想,就可以点到为止了。

    孙永康这样的人在这个圈子里应该是比比皆是的,甚至更没底线的家伙都有,自己的正义感可没有爆棚到把他们都揪住尾巴干掉的地步。眼前这帮少年娃们的大环境还算不错,金牌球市也还有好几年的火热态势,他们成长最关键的几年能顺利度过的话,以后就好说了。

    现在想想晚上的官宴,还真是件奇妙的事情,自己算是初步和汪副市长建立了信任关系,孙永康则从领导们的重视收获了勃勃的野心。

    这一来二去,仿佛是天然的一个局,只等有心人来扮演各自角色。

    剩下的,应该就只有拿下比赛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