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为你送上,冬日暖阳,抚平你,心的点点忧伤。怀念逝去的声音和人,祝各位书友好心情!快年底了,忙忙碌碌多注意革命本钱。

    和场上打比赛一样,场下交锋一样有玄机。卢伟一接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让尤墨找孙永康谈谈条件。

    这娃还有些没弄明白,“你还没准备好吧,和他谈话现在要录音不?”

    卢伟可没心思和他详细解释,甩了一句:“不用,不过是让你们狼狈为奸的档次再提升一格。”

    这娃当时就火了,“你大爷的,都当老大这么久了,还要去当卧底?”

    不过这火苗里面明显有些兴奋之情,露了破绽的狡猾狐狸,肯定还需要进一步麻痹了,不然空口白话没证据,想撼动他还真有些难办。

    主动和他谈条件,等于是认可了他的行动,相当于投名状了。想最大程度上获取他的信任,还真少不了这一环。

    现在谈什么条件好?

    当然是樊老头的事情了!

    一支球队的主教练,再无所作为,也会在球队身上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如果有心的话,搞搞破坏使下绊子什么的简直手到擒来。

    樊老头那么耿直的一个人,跟他斗心眼真是分分钟败下阵来。

    现在这时机刚合适,既消了他的戒心,也给即将回归的樊老头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

    不过,恐怕得把自己那压厢底的演技拿出来才行了!

    ————

    一大早,办公室里,孙永康听他说明来意后眼睛一亮,略略按捺了下喜悦之情,语气放缓:“嗯,我跟老樊嘛,真没什么过节,只是训练方法和执教理念上有些分岐。你们放心好了,决赛只要打好,你们不说,我都要力荐老樊回来继续带你们!”

    说罢,仔细的打量这娃神情反应。

    尤墨长舒一口气,脸上稍有些无奈,感叹:“这些家伙们的心思你也知道的,现在看着要出成绩了,难免会有些人心浮动。不过有了你这句话,他们心里应该就踏实多了,我们也就能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比赛上了。”

    孙永康脸上的得意之情有些掩饰不住,起身走过来,拍拍这娃后背:“辛苦你们了,功劳是大家的,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尤墨一脸郑重的点点头,起身的时候却有些欲言又止的神情。

    孙永康看的真切,哈哈一笑,搂住他的肩膀:“有话就痛快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虽然心下叫苦不迭,但脸上还是要努力挂上真诚略带些感激的笑容,尤墨放低了声音,缓缓说道:“周医生你也知道的,怕担责任不敢去找别人。刚好他之前听说过卢伟有个师傅是个老医,据他说药里面有些效果更好的,兴奋剂检测都查不出来”

    孙永康大喜过望,一拍大腿:“那事不宜迟,就今晚好了,你们把人喊上,我来定地方,尽快把这事给落实了!”

    尤墨点点头:“嗯,后天就是决赛,确实不能耽误了。”

    孙永康火急火燎的:“行!我现在就打电话,晚上六点半,德庄火锅店!”

    ————

    从孙永康的办公室里出来,已经九点过了。

    明晃晃的阳光试图照亮每一个角落。

    可惜,失败了。

    接通电话后,尤墨从王丹的声音里都能听出一股憔悴:“我在华西医院,我爸昨天胃出血住院了”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吧,给你阳光的同时也会留出阴影。尤墨在心底叹了口气,问清楚地方后迅速赶了过去。

    真是一个熟悉到想吐的地方!

    尤墨拎着一个大果篮,里面却没装水果,乱八糟的塞了一堆这娃在市场上买的东西。

    单人病房确实豪华,如果有度假的心情的话。

    病人睡着了,脸色苍白带些潮红,呼吸到是深长有力,不过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是让人看得心有些揪揪着。

    王丹应该是一夜没睡,这会依然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他,神情疲惫:“来了啊,还买什么东西嘛!”

    东西放下,尤墨把床头柜上刚拿到的化验结果拿过来扫了一眼,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嗯,买了点小米和莲子大枣,回头让阿姨熬点粥。”

    也不回头看看一脸惊讶的王丹,尤墨就在床前蹲下,把病的人手轻轻拿出来放好,手搭关,神情专注。

    过了一会,又换了一边,依然是一脸严肃。

    王丹被这气氛弄的大气不敢喘,好一会,见他仿佛从沉思回过神来了,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样?”

    尤墨点点头,把目光转回知性姐姐身上,她现在的状态和平时差远了,眉眼间的英气不在,脸上的光泽也黯淡了许多,略带些紧张的神情更显得敏感脆弱。

    “还算及时吧,现在的状况比较平稳,出血的地方应该也止住了,住上个一周的院就差不多了,只是后期的保养很重要,毕竟内脏出血是伤了元气的。”

    六神无主的知性姐姐算是放下心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总是让人觉得安心。脸上努力的挤出点笑容:“今天怎么想起来打我电话?”

    这种笑容比病人皱起的眉头更让尤墨觉得难受,把目光转向窗外,“来找你帮忙呗,顺便把上次的录音带拿去用了。”

    敏感状态下的知性姐姐很快察觉了他心的纠结,苦笑着:“我又不会缠着你,更不会吃了你,干嘛那么一副躲的远远的神情!”

    更纠结了。

    尤墨把目光转了回来,努力用若无其事的语气:“怕你受委屈,所以不敢让你走近了,她们两个我都舍不得放手的。”

    大实话果然让人无语,王丹鼓了半天勇气,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把问题拉回来:“录音带在家里呢,回头我妈过来换班我们一起去拿一下,要我帮什么忙?”

    “还是借用下录音的东西呗,难不成还拉你去和小混混打架?”尤墨看着虽然愁肠百结,但神情已经踏实许多的知性姐姐,忍不住开玩笑。

    却没想到,听完这话的王丹又楞住了,明显的,看着她眼的光芒盛开了一下,虽然,很快又回到了刚才的状态。

    情之一字,真假易辨,对错难分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