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峰家午这一顿饭吃的是相当热闹,毕竟是干儿子卢伟第一次上门,而且还领着个乖巧的小姑娘一起过来,这状况让两口子喜上眉稍,嘴笑的合不拢。

    其实郑睫跟着过来也是有原因的,一来看看心上人的干爹干妈,二来也算正式公开两人关系。所以在卢伟问起来的时候,小姑娘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一起过来了。

    主意真是够正的,才15岁,自己就把终身大事给定下了。

    尤墨到没是没领着李娟过来,他也明白傻姑娘在队上的处境,不敢再添柴火,适当的保持点距离才能让她在队上的人际关系不至于太被动。

    这一大家子的热闹景象持续了一午,才在两口子恋恋不舍的叮嘱声散场了。

    来日方长嘛,最近可都忙着呢。

    小姑娘郑睫当然是最高兴的那一个,今天这顿饭其实对她来说意义最大,家长的意见和态度,即使不能接受,也不可能置之不理的。这两口子对自己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对两个人的关系更是默许有加。

    真是件做梦都要笑醒的好事情!

    卢伟可不会去破坏小姑娘的好心情,她其实还没有完全从父母离婚的阴影走出来呢,这段时间的情绪也是时好时坏的。现在,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她尽可能的把不愉快给忘掉,全身心的投入忙忙碌碌的生活去。

    尤墨就有些高兴不起来,原因嘛,当然是王丹那欲说还休的状态了。

    两人之间的状况,复杂无比又简单的很。复杂是因为可做的选择太多却没一个看上去好的,简单是因为两人目前都不会再往前踏一步。王丹肯定是不情愿的,但眼下照顾父亲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尤墨呢,是想让她知难而退,所以就继续保持原地踏步的状态。

    但面对这样一个善良知性的好姑娘,谁拒绝了以后心情也不会有多好。

    ————

    不过到了晚上这顿饭,郑睫小姑娘就只能被撇在一边了。

    主角嘛,当然是一副仙风道骨,浑身世外高人相的郑老爷子了。

    尤墨也不知道卢伟怎么和老爷子沟通的,不过他到并不太担心这个,自己这头搞定了孙永康,那头如果连老爷子都搞不定,可真就没法出来混了。

    有点放不下心来的情况是两人之前会不会认识,甚至知根知底,那可就不太容易入戏了。

    目前来看,情况还算良好。相见恨晚的两人正在热情交流。一边的周挺作鸵鸟状猛吃猛喝。

    要想听实话,就得酒来拿。

    孙永康开头还有些小心翼翼的状态,随着眼前这位的谈吐气质一起渐渐放下了。再加上本身就是自己请客,且有求于人,酒劝起来快当的很,一个小时不到,状态就差不多了。

    卢伟在桌子下面轻轻拽了下尤墨,这娃心领神会,悄悄的打开了录音设备。

    孙永康挑的是个雅间,离闹哄哄的大厅很远,录音效果到不用太担心。

    年度最佳演员提名获得者尤墨先发言:“郑爷爷,听说这些药吃了以后上场就有用不完的劲了,有这么厉害吗?”

    郑老爷子进入状态很彻底,声音浑厚,气很足:“小娃娃家道听途说了,医乃国术,渊源流长,很多古方奇方都没有流传下来。西医的兴奋剂算什么,都是些动物激素提取出来的东西,对人体危害大不说,而且一查一个准。”

    孙永康果然按捺不住,声音里透着一股兴奋:“您老给详细介绍一下,有什么功效,该怎么服用,还有其它什么要注意的!”

    郑老爷子叹了口气:“其实呢,让你们服用这些我有些于心不忍。如若不是孙教练一再肯求的话,我还下不了这个决心!”

    孙永康稍显尴尬,不过酒已上头脸色也看不出来红没红,声音却不犹豫:“您老的医术我们放心,而且也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郑老爷子的笑容很爽朗,呵呵一笑后声音稍微放低了一些:“其实呢,只用一次的话也不会影响太大,常期服用的话身体就招不住了!”

    孙永康拍胸口保证:“肯定不会有下次了,您老尽管放心,在座这些人都是咱们自己人,事情成功了好处是大家的,一定给您封个大红包给您做辛苦费!”

    郑老爷子一脸的不乐意,拉长了声音:“哎!说钱那就没意思了,我是看你心诚,才愿意帮你这个忙的。不过干我们这行,用药之前副作用还是要说一下的,不然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孙永康一脸激动:“对!对,您老请说!”

    郑老爷子清清嗓子,顺便瞄了眼埋头吃喝的周挺,边说边琢磨这小子胃口怎么这么好,吃这半天不见抬头的。“我的这个方子,是祖上传下来的,乾隆爷的御医黄元御的沤心之作。短期功效就不用多说了,一夜连御数女都没问题!副作用嘛,这么大的娃娃用了,会有点催熟,个把还有可能限制了以后的身高生长。”

    尤墨有些紧张的问:“严重吗?会不会吃了就长不高了?”

    孙永康也有些担心的望过来,这事情,看来不如想象那么美好。

    郑老爷子长吸了一口气,语气不太肯定:“有风险是一定的,不过只用一次嘛,影响就不会太大,运气好的话也不会有这方面的影响。”

    孙永康的神情略显犹豫,眼睛不住的盯着尤墨和卢伟,看过来扫过去的,征询意见的意味很明显。

    这两个娃一脸若有所思的,好一会,才对望着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吃菜。

    孙永康心下大定,声音很是爽快:“行,就这么定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出啥问题我担着!”

    周挺总算把头抬了起来,打了个长长的饱嗝。

    郑老爷子哈哈一笑,“来!喝酒喝酒,今天与孙教练一见,果然不凡响,拿的起放的下,非池之物啊!”

    孙永康眼放出来的光芒能晃人眼睛,声音都有些哆嗦:“您老过奖,过奖了,来来喝酒,喝酒,今天与您老不醉不归!”

    尤墨把录音键关上,东西揣好,酒杯端起:“来来,大家合作愉快!”

    卢伟的笑容依然淡淡的,一直看着眼前戏,这会也举起酒杯,碰了一圈。

    人在戏里,还是戏外?

    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

    游戏人间,或者人间游戏?

    或许对错已经不再重要,一颗本心,才是值得坚守的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