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做戏,但既然做了,就要全套做完。

    更何况,随便用点强身健体的成药也能起到安慰剂的作用。这一点,尤墨不说,卢伟也能想到。

    没想到的是孙永康酒量竟然这么好,一人大战四方,最后让爷几个都没少喝。

    果然是个混官场的料。

    如果没走错这一步的话。

    尤墨没有打算把事情公开出去,那样弊远大于利,对付孙永康这种人,温水煮青蛙,软刀子杀人最好不过。

    他对仕途一心向往,但恰恰就是本市主管体的大佬即将拿到他一生的污点。

    虽然汪副市长也不可能在队伍取得好成绩后马上动手收拾他,但官字口的人想治他简直易如反掌,明升暗降的把戏谁享受过都会欲*仙欲*死。

    所以尤墨一点也不担心孙永康可能的报复,等他明白过来估计得几年以后了,如果还在圈混的话,苦果可能是一辈子的。

    自做孽,不可恕。

    或者说,贪字头上一把刀!

    什么,贪字头上只有个人?

    那好吧,意思明白就行了。

    ————

    不过晚上江姑娘的抱怨就少不了了,八点半才过来,又喝得晕乎乎的家伙可不太讨人喜欢。

    虽然知道他是有事在身推脱不了,但心里的担心挂念却放不下来。把人领到椅子上坐好,热茶递到手里,习惯性的撅撅小嘴,“经常喝成这样,以后就跟我爸一样了,说句长一点的话都费劲。”

    虽然是嗔怒,不知为何心里就是欢喜的很,尤墨一手端着茶杯,胳膊拄在桌子上,眯眯着眼睛,转头笑着看姑娘,也不说话,就是把满心的欢喜写在脸上。

    江晓兰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不过还是坚持着数落:“你自己爱看书,肯定也知道酒精过量的危害吧,我爸前年都因为这个住过一回医院,你又是运动员”

    尤墨静静的听着,眼睛却看着灯光下诱人的浅粉色嘴唇,犹豫着要不要硬上弓什么的。

    仿佛看出来他目光的不怀好意了,江姑娘满脸红晕的停了下来,伸手敲敲这娃脑袋:“想什么坏主意呢?小傻蛋!”

    “八点过没等来我,就去宿舍找我了?”尤墨把江姑娘的手拿住,放在手里轻轻捏着柔若无骨的柔夷。

    江晓兰对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很是无奈,点头:“嗯,总是会担心的嘛。”

    揉捏了一会,尤墨把江姑娘的手拿起来,放在嘴里亲了一口,又翻过来,盯着掌心研究起来。

    江晓兰一阵头大,语含怨怼:“有没有听我说话嘛!”

    这货一脸无耻的笑容:“听见了,不过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让人有点矛盾。该不该惹你生气呢?”

    这家伙!

    江晓兰正欲暴起打人,又听见这货的自言自语:“嗯,有旺夫相,多子相,长寿相”

    注意力果然被成功吸引,江姑娘声音呐呐的:“有没有这么好哦!”

    这货继续:“还有作家相,翻译家相”

    江晓兰反应过来,却没把手抽回来,恨恨的:“就会糊弄人,记住没有?下次尽量少喝点,不对,能不喝就不喝了!”

    尤墨抬起头来,手茶杯放下,把江姑娘拽了过来,找见调皮的小嘴唇,亲上去前声音轻轻的:“知道啦,好媳妇!”

    ————

    还是要提前给这些家伙们打个招呼的,不然事情容易起波折。一回到宿舍,尤墨就把姚厦叫出来,“卢伟他师傅给我们配了点强身健体的药丸,明天拿过来给大家,对体力有帮助。”

    没想到小胖子很懂,眉开眼笑的:“是不是跟兴奋剂差不多的东西?吃了就浑身有劲了?”

    尤墨见他一脸兴奋的模样,语气沉了下来:“真正的兴奋剂你们没用过不知道厉害,想不想十岁以后弄个满月脸,驼着个水牛背回家见爹娘?”

    姚厦一楞,看他的脸色一点也不像开玩笑,深吸了口气,“有那么大的副作用吗?”

    尤墨一脸严肃:“毫不夸张,别以为一时用了人查不出来。这东西跟毒品一样,只要沾了就会产生心理依赖,一到大赛就忍不住了!”

    姚厦的脸色郑重起来:“嗯,我知道了,这东西一用过全身都是劲。既使身体不上瘾,心理也会上瘾的。”

    尤墨还有些不太放心,叮嘱:“我说的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和你那些弟兄们说一下,明天拿来的就是些普通的强身健体药。职业运动员,不能在这上面动一点心思。否则口子一开,就收不住了!”

    说罢自己也是一身冷汗,真没想到这些家伙们居然对这些东西还挺感兴趣,这情况估计也是运动队有人言传身教过。

    算是运气好,误打误撞碰上了,这要不提前警告一下的话,说不定就有人会尝试了。

    巨大的利益面前,没有几个能坚持住原则的。

    尤其是不太知道危害的情况下。

    尤墨越想越觉得不能不当回事情,唤住正要进去的姚厦:“你把汪嵩嵩叫出来,我和他详细说说。”

    见着他一脸严肃的模样,姚厦这会才算真正紧张起来,在他的心目,老大永远都是气定神闲的,无论遇见什么困难,都不会让他惊慌失措。但眼前这件事情,却从的他眼睛里看出一种焦灼的情绪来,看来,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还真是井底之蛙了。

    尤墨见他在那楞楞的出神,心里也踏实不少,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听人劝的小胖子是个值得信赖的家伙。

    也不打扰他,静静的等他回过神来。

    想明白的姚小胖也没回头,兀自进了屋把汪嵩嵩叫了出来。

    汪嵩嵩这家伙的反应就比姚厦的要冷静多了,开口第一句:“我明白的,越想走捷径,付出的代价就越大,踏踏实实的提升自己和队伍的实力才是正经。”

    这份神情和反应让尤墨放下心来,仔细介绍了下有关于兴奋剂的常识后,搂住他的肩膀往回走。

    结果汪嵩嵩却站住了,“后天打辽省队,我自己琢磨了下战术,想和你们交流一下”

    尤墨脸上的笑容很得意,喝完酒后有些胀痛的脑袋像擦了薄荷油一般清爽无比,“好样的,说来听听!”

    汪嵩嵩居然脸红了,小声:“总不能一直依靠你们吧,你们不在,我和姚厦他们就要把队伍扛在肩膀上了。”

    夏夜的晚风吹不走身上的躁热,但这些话,却像远处小花园的那些花儿一样,静静的生长,盛开,给有心人欣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