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青春,远去的梦,扑面而来的,是你们的热情洋溢,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决战前一天的氛围,忙碌透着一股悠闲。

    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就绪,那剩下的工作,就是慢慢调整心情了。

    下午的训练一如既往的热闹,但这些主力队员们,却一直不紧不慢的,游戏般放松的状态,完成了轻松的训练任务。仿佛那些热情呐喊的群众们不存在般,慢悠悠的。

    卫大侠也领着两个队友过来现场看他们训练了,看着这样一种氛围,一脸的感慨:“才好大的娃儿,简直有大将之风了!”

    全兴一队的老大在这种状况下想隐匿行踪明显是不可能的,但他现在可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更何况这个年代的球迷们都比较理智,追星还是目的明确的,问的问题也专业的多。

    “卫老大,他们的状态这么放松,明天比赛能拿下来不?”

    卫大侠也是个亲民的性子,教九流朋友都不少,声音很热情:“怎么和你们说呢,这个叫气势!明明就要打决赛了,明明一堆人在这围着他们看训练,明明这么热闹,但他们就像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就干嘛,懂了没有?”

    表达能力可能和他读书偏少有关,用词也显罗嗦,但意思还算明确。旁边有群众附和:“卫老大说的太专业了,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个娃儿状态很好,一点都不紧张,明天赢不赢先不说,水平肯定能打的出来!”

    这位说的话对胃口,卫大侠注意力转了过来,得意的朝他眨了眨眼睛:“这位老兄很懂嘛,看了几年球了?”

    被点名的老兄受宠若惊:“卫老大过奖了,电视里偶尔能看几场比赛,平时自己有时间还是会踢些坝坝球。”

    卫大侠却叹了口气,神情有些茫然:“坝坝球是个好东西哦,可惜现在场地太少了,我有好多朋友都很少去踢了。”

    旁边有位哥们发表看法:“全兴酒厂在俱乐部上投入了很多,但是回报也很不错嘛。其它还有很多企业肯定有些眼红,可以喊他们在这些方面加强投入,那我们省的足球水平不就一路涨上去了?”

    见卫大侠沉默不语,被点名的老兄就抢答了:“企业和商家投入,都喜欢马上看到回报,像这种基层的建设,还是要依靠政府的重视和政策的支持才行。”

    卫大侠苦笑一声:“你们两个,越扯越远了!好生看比赛嘛,那些事情,不是你我的能力能决定的了的!”

    转头看看队员都已经结束训练开始放松了,径自走了过去。

    这么熟悉的面孔很快被好些队员认了出来,一个个恭恭敬敬的:“卫老大!”

    尤墨和卢伟也认出来了,毕竟是川足响当当的名人嘛,礼节上还算周到。

    卫大侠可没什么架子,过来揉揉他们脑袋:“有前途!明天比赛想好战术没有?”

    两人微一点头算是回答了,旁边却有队员忍不住:“卫老大你帮我们想想办法嘛,辽省队有点厉害。”

    卫大侠径直走了过去,一把按住发话的小子:“在一队,我是老大。在这儿,我不是!懂没有?”

    也不管那小子反应如何,起身:“晚上我请大家吃火锅,都过来哈!”

    姚厦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刚才那小子不是自家兄弟,问的话合情但不合理,所以就特别担心眼前这位一队老大的反应。

    结果这个反应当真是让人喜出望外,姚小胖粗着嗓门回话:“今天晚上是刘敏请客,卫老大一起过来嘛!”

    说罢,走过去一把搂住刘敏肩膀,把还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家伙拽到大伙间,眼神示意了一下。

    刘敏看着卫大侠直直看过来的眼神,有点心虚,“不好意思哈卫老大”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卫大侠的声音很粗旷:“有啥子不好意思的嘛,我再说一遍,在这儿我不是老大,你们喊我卫大哥就可以了!”

    刘敏总算底气足了起来,声音也有了些感情:“嗯,上一场比赛如果不是大家拼命的话,我可能就要后悔一辈子了,所以请大家吃饭不是说还人情啥子的,就是想大家轻轻松松开开心心的说说话”

    卢伟和尤墨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笑容里收获了满满的踏实,这个卫大侠,还真是个天生的老大,这帮少年娃们跟着他,虽然不一定都会有多大前途,但至少不会走偏了道。

    ————

    晚上的聚会当然不会是全队都来了,卫大侠饶有兴趣的问姚厦:“李宇天不是你们队长吗?不叫过来?”

    姚厦其实心里有些打鼓的,毕竟李宇天的哥哥李宇峰在一队可是红人一个,据说上下关系都挺深厚的,这会在卫老大面前这样公然拒他弟弟于外,会不会有些冒失呢。

    而且更让他奇怪的是,这个卫老大还老是喜欢找自己问这些问题,真正的球队老大他还没多大兴趣的样子。

    但此刻请示汇报可就来不及了,小胖子硬着头皮:“他以前干了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队上人人都躲着他。”

    卫大侠很满意小胖子这实称的态度:“不错,敢说敢做,是条汉子!姚老弟,来来,干一个!”

    姚厦忙端起酒杯走了一个,心里,总算踏实了下来,这个卫老大,也是条汉子啊!

    ————

    晚上这顿饭,酒就不会过量了,明天下午点就是最终决战,那现在任何可能产生不良影响的因素都要尽量避免了。

    李娟也明白这一点,没有像以前一样喝起小酒就收不住。回去的路上,牵着手慢慢的遛达,声音轻轻柔柔的:“感觉你们好放松哦,一点大赛前的紧张都没有。”

    尤墨的声音低沉着,夜晚悄悄话的语气:“九月份你们要打全运会吧,到时候我陪着你。”

    傻姑娘大喜过望,一把搂过来抱住:“不许反悔哈!”

    尤墨岂能被动,反手抱紧了,贴面舞一般晃来晃去,轻轻的哼着:“我要你陪着我,看着那海龟水游,慢慢的爬在沙滩上,数着浪花一朵朵”

    想不到啊想不到,傻姑娘居然煞风景,挣脱了,一脸郑重:“小时候我最爱去江边边上玩了,全运会一打完,你可得带我去看看真正的大海!”

    这货挠头:“个人一起好不好?”

    李娟泄气,想了一下,略无奈的语气:“随便你啦,反正我可不敢再吓唬你了。”

    这么可爱的姑娘还真是让人心疼呢。

    那就啥也别说了,好好疼着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