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官方或领导的饭局不同,今晚这顿饭虽然是刘敏请客,但分量是前所未有的。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一队老大,有意无意的一句话就有可能决定少年娃们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是整个运动生涯的命运。

    不了解的人可能觉得匪夷所思,但圈人可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一支成年队,球队老大的能量往往能超过很多教练,甚至威胁到主教练地位的也屡见不鲜。

    特别是卫老大这种江湖味儿很重的老大,认准你了,就是兄弟,看不上眼,那别怪我不客气。

    今天的聚会算是给他们吃了个定心丸,卫老大的态度在脸上写的明明白白,言语上也是颇多赞赏。

    所以都快九点了,聚在一起畅谈的少年们还不愿离去,实在是有太多的心情想表达了。姚厦和汪嵩嵩虽有心劝阻,但转念想想自己之前满脑子遐想的状态,也就释然了,微笑着听他们白话。

    不经意间扫了下一屋子人,姚厦有些奇怪,转头问汪嵩嵩:“老人呢?”

    汪嵩嵩略一回忆,皱皱眉头:“和他一起的那个女娃住的有点远,去送她了,估计也该回来了吧。”

    姚厦释然,点头不语。

    ————

    老确实是在回来的路上了,哼着不着调的小曲,悠哉的往回走。直到真真切切的一声闷响传来,才突然回过神来,略有些上头的酒意顿时消散了。

    前面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什么个情况?打架了?

    老虽然是个莽汉,但不是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这种不太正常的情况让他瞬间警觉起来,闪身到一边的树后,探了半个脑袋仔细观察。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大跳,曾经救自己于水火之的球队老大,此刻双眼紧闭,满脸是血,被四五个混混样的家伙连拖带拽的往外拉。

    换成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考虑一下对策办法什么的,可惜他是老,可惜眼前的家伙,是拯救了自己运动生涯的人。

    毫不犹豫的一声大吼,赤手空拳的冲了出来。

    应该是做贼心虚吧,这么莽撞冲出来的家伙,还真把一群人吓一跳,手一松,扑通一声人摔在了地上,应该是昏迷了吧,一动不动的。

    是的,老在那一刻还关心了下摔在地上的老大,才把注意力集到眼前,四个,不对,是五个,一个光头,一个长头发,个十五六的小混混。

    混混们打架经验都很足,实在不相信他就这么一个人赤手空拳的过来找他们麻烦来了,很警觉的四下散开,不住的往可能藏身的角落里打量。

    老这会,才总算想起来,是不是该用点策略什么的,而不是直接冲过去,被放倒后和老大一起被拖出去。

    运动员嘛,还是很会利用自身特长的,那就是一个字——跑!

    不过很可惜,混混们的仇恨很集,见他跑远了,相互瞅了几眼,就听间的光头发话了:“不管他,走!”

    老这会算是比刚开始的时候冷静了不少,确认了下自己的位置,离学院宿舍还有挺长一段距离,离学院门口却不远。如果自己不上的话,很快这些人就把老大带走了。

    几乎是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老怒吼着,又冲了过来,混混们却不打算搭理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家伙了,加快脚步准备拖着人离开。

    但这几声怒吼,总算是有点回应了,二楼开了一扇窗户,探了个头出来,“老吗?怎么了?”

    江晓兰的声音?老一个激楞,顿时反应过来,老大肯定是从她家出来没多远遭人暗算了。

    如果是刚冲出来那会,老可能就不假思索的喊:“老大被人打了,快去叫人!”

    但经历了之前的冷静状态,他的思维能力竟然上了个台阶,脱口而出:“去队上叫人,我们的人被打了!”

    说罢,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混混也马上反应过来了,这家伙真的只是一个人!

    一听说要叫人,光头马上警觉起来,手一挥:“上,干翻这小子再说!”

    一对五,那个一还是自己冲上来的,场面就不用多说了。老坚持了一分钟不到,就在拳打脚踢在地上翻滚。

    这些混混们明显是被惊吓后含恨出手。拳头,往腹部和脸上砸,被打倒在地后,脚,朝肋下和头上踢。

    老开始还能抱住头弓着腰,后面,就完全没有力气了,或者说快没知觉了,手松开,身体像个破布袋一般被踢的嘭嘭作响,却不见该有的反应出来。

    混混的长头发突然惊醒过来,喊了一嗓子:“别打了,他们人来了麻烦!”

    光头也反应过来,重重的补了一脚在他脸上,吐了口唾沫:“妈x的,哪儿来的瓜娃子,走!”

    尤墨,是在老冲上来的时候醍转过来的。

    之前剧烈的撞击造成了短暂的失忆,他睁开眼睛浑浑噩噩了好一会,才把目光对准地上躺着的那个人。

    满脸都是血,鼻梁肯定是骨折了,歪歪斜斜的看着很不真实,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划烂的眉骨和面颊让整个脸都向外浮肿着,嘴巴张大喘着粗气,血液和唾液一起顺着嘴角往下淌。

    抬头看了看从疯狂冷静下来的几个人,忽然,一个似曾熟悉的光头出现在视野里,伴随着的,是一声熟悉的怒吼:“老!”

    尤墨猛然反应过来,也是一声怒吼,用尽了全身力气,仿佛是灵魂深处的颤抖所带来的让人惊悚的咆哮。

    “啊!”的一声吼过,像是回应之前的声音,又像是狮王苏醒过来后呼唤它忠实的伙伴。

    肾上腺素急聚分泌的感觉是多么的似曾相识,和那个熟悉的光头一样,瞬间让他找准了目标。

    只助跑了两步,就腾空而起,用脚已经不解恨了,那就用膝盖好了,一个标准的泰拳的膝撞,“嘭!”的一声,正光头下巴。

    可能真的是太快了,让这帮混混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光头嘴角甩出了不知道是血还是口水亦或是牙齿后,轰然倒地。

    好像是个子高了更显眼一般,长头发就成了他的第二目标。完全是不假思索的动作,没有助跑时间,那就原地起跳,一个高鞭腿甩在长头发的脖子上,一声闷响后,瘦高的家伙扑通一声趴倒在地,可能是本能反应吧,倒地前双手支撑了一下,让他的身体弓的像个虾米。

    那就刚好了,从空一落地,直接一个带着全身重量的肘击压了上去,很清楚的一声脆响,看位置应该是肋骨吧,断了。

    会出人命吧?!

    个小混混楞住了,看了眼两秒不到就躺在地上的两个老混混,集体后退了一步,聚拢,死死的盯着眼前,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眼睛红光毕露的家伙。

    是人,还是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