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折的决赛即将开始,我们的主人公们也即将赢来最艰难的考验,今年冬天的第一把火,也即将点燃。作者君呼唤你们的热情!不过还是别着急,大赛之前嘛,当然还是要缠绵悱恻一把先。

    可能所有人都没想到,仅仅是一场足球比赛,只是可能的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全国冠军,就让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关注了起来。从老送到急救室,到后来的一系列检查治疗,直至安排到最好的单人病房。不仅没耽误一点点时间,而且所有的规格都是按医院的最高待遇来进行的。

    原因嘛,闻讯赶来的华西医院外科主任也是球迷。

    这样的氛围,这么纯粹的足球,要是能一直维持下去,还去国外干毛!

    像平常一样,尤墨把吓坏了的江姑娘放在腿上,搂在怀里,坐在老床前的椅子上,静静的走神。

    江晓兰的心情,也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了几个回合。看着病床上还没醒过来的老,心里更是百感交集,这样一个莽娃,在冲上去之前竟然还记的隐瞒情况,让自己虽然着急,但不至于吓的走不动路。

    真的不敢想象,要是当时知道下面即将被带走的是心上人的话,自己能有什么反应出来。

    自家人知自家事,估计是被吓软了走不动路。指望父亲那一晃摇的走路速度,把姚厦他们叫过来的时候可能都出事了。

    那么锋利的一把匕首啊,这要扎到他身上,自己肯定要后悔一辈子。真要有个长两短的,自己估计也活不下去了。

    真的,多亏了这个家伙了。

    自己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家伙。

    仿佛是感受到那专注的目光了,老的眼皮动了动,努力的想睁开,结果却只撑起了一条缝。

    江晓兰的声音透着一股惊喜:“醒,醒了!”

    尤墨也是一个激楞,赶紧松开怀姑娘,靠近了仔细观察。

    反应过来后脸上红红的江姑娘小声:“我去叫医生。”说罢转身小跑出去。

    头部明显受了剧烈撞击的老一脸茫然,“这是哪,哪儿?哎”

    尤墨的声音很是严肃:“我是你们老大,还认得吗?认得就点点头,你有两根肋骨骨折了,用力说话和呼吸会很疼。”

    老的反应确实有些迟钝,盯着仔细看了一眼,才微微的点点头。

    尤墨放下心来,声音轻柔了许多:“嗯,你为了救我被人打伤的,现在在医院里,放心吧,没事了。”

    略略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只是可惜,明天下午的决赛你上不了了。”

    老也像回忆起经过一般,用力的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泪水出来。

    直到值班医生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才用缠满纱布的脸努力的挤了个笑容出来:“没事的。”

    这么难看的笑脸真让人一辈子都忘不了,尤墨苦笑着,却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有些事情,明白就行。

    说多了,兄弟味儿,就淡了。

    ————

    虽然还不太清楚事发原因,但姚厦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感,这件事,肯定和瘦猴有关。

    但奇怪的是,今晚一起过来的个小混混里却没有他!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回头问下老大不都明白了。眼下,还是想办法劝劝这些群情激奋的兄弟们吧。

    不明真相的家伙们已经讨论了很久,结论不外如下:一,辽省队找人下黑手。二,抢劫犯盯上最近出手阔绰的老大了。,老大情场得意,那天谁说的挨刀砍来着

    姚厦哭笑不得的喊停,往外赶人:“都滚蛋,明天踢不好对的起老吗?!”

    汪嵩嵩也补了一句:“不好好睡觉的明天就别打算上场了!”

    一大帮人,包括装腔作势的李宇天和跟着他的几个小子,才悻悻的回屋了。

    和姚厦一样,老五也有所察觉了,刚才是人多嘴杂不方便说话,现在屋里只有弟兄个,那就没什么好忌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硬:“瘦猴还是李宇天?”

    姚厦出奇的冷静,思维也很灵活,分析道:“老大和我说过,瘦猴的事情已经摆平拿到证据了。今天这几个混混应该是和瘦猴一起的,但他本人又没来,应该不可能是花钱雇过来报复的。李宇天如果不知情的话是没有作案动机的,如果知道老大手里有他致命的把柄的话,就值得怀疑了。”

    汪嵩嵩想的更远:“会不会老大上次自己去,把这些人得罪了之后过来报复?”

    姚厦点点头:“也不排除这个可能,试想瘦猴干了这样的事情,不可能老老实实的配合老大,而且他又有帮手,当时估计是打起来了。”

    老五一脸的不可思议:“老大一个人去的,难道是一挑五?”

    姚厦重重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神情复杂,声音也低沉着:“你们之前来迟了没看到,我可看的清清楚楚的。那哪儿是人嘛,鬼一样上窜下跳的,动作我都没看清楚,最多秒钟的时间,两个活生生的老混混就躺地上了!”

    汪嵩嵩都忍不住爆粗口:“我靠!确实不是人!”

    老五喃喃自语:“不只是躺在地上,一个肋骨断了,一个手骨断了,几秒钟,就几秒钟的时间”

    姚厦把思路扯回来,实在是想多了这些事情对心理影响太大,“还是下来再问问老大吧,现在也别想这些了,好好休息准备明天的比赛。”

    老五还是回不过来神,在那念叨:“老大平时一直笑眯眯的啊,今天那种眼神,真的像在战场上一样,是被老的行为刺激到了吗”

    汪嵩嵩也忍不住感慨:“是啊,换成是你的话,估计也会发狂一般冲上去咬他们吧!”

    老五对这比喻不太感冒,皱了皱眉头:“我没开玩笑,不行,下来一定要让他教我!”

    汪嵩嵩也皱眉:“我也没开玩笑,虽然我和姚厦不太会打架,但真要遇见这种情况,就是扑上去咬,也要咬下块肉来!”

    姚厦好容易忍住笑,搂住汪嵩嵩肩膀:“好了,军师在后面指挥就行,上去咬人的活还是别干了!”

    老五被口水呛住,指着涨红脸的汪嵩嵩边咳嗽边狂笑。

    汪嵩嵩真的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好一会,才憋足了气般瓮声瓮气的:“大家都是兄弟,只是分工不同,心都是一样的!”

    是啊,兄弟么,可能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

    除了。

    那一颗,火热的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