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的病房里充斥着熟悉的消**水味儿,虽然是单人间,却还有一张床留给陪护。值班医生检查完之后随手把液体的滴落速度调慢,有些担心的语气:“早点休息吧,一会我喊护士过来换药。下午就要比赛,这会已经一点过了。”

    两人谢过后,回头看了看已经沉沉睡去的老,对视了一眼,略有些尴尬。

    虽然抱着亲热很久很习惯了,但真要躺在一张床上,还是会不好意思。

    但没办法,饱受惊吓又不习惯熬夜的江晓兰早就哈欠连天的了,虽然坚持推脱了好几次,但最后还是涨红着脸,被他一把抱起,放在了床上,很熟练的帮自己脱了鞋子。

    就在闭上眼睛的江姑娘心跳开始加速,困意开始消退的时候,却没了动静。

    睁开眼睛的姑娘,发现他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楞楞的看着老出神。

    略微犹豫了一下,江晓兰声音呐呐的:“你,你也来吧。”

    说完,身体往里面挪了挪,不敢面对似的,把头也转了过去,身体蜷的像个小虾米,伸手把裙边往下捋了捋,拽过被子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

    这么可爱的姑娘,如此让人沉醉的美意,再拒绝就太不合理且伤人自尊了,尤墨摇了摇头,很是觉得有些对不住眼前这位绷带哥。

    也罢,赢个冠军回来,奖金让他拿双份的,喊姚厦他们好好领着,以后,再找机会还这份情吧。

    或者,兄弟么,还什么情,心里掂记着,就行了。

    尤墨起身,一脸若有所思的走了过来,夏天的衣服挺简单,t恤运动短裤穿着睡就行,鞋子两下蹬掉,把被子掀开:“热不热嘛,盖这么严实!”

    或许就是这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吧,江姑娘激烈的心跳慢慢平稳些了,不过还是不敢转头,声音细的像蚊子哼哼:“快点睡吧,很晚了。”

    尤墨平躺下,伸了个懒腰,安静的病房里,旁边那快速有力的心跳声就逃不过自己的耳朵了,嘿嘿一笑:“能睡着吗?心跳快成这样?”

    江晓兰忍不住,本来快平稳下来的情绪又起来了,恨恨的转过身来捶他胸口,声音却细细的,和动作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尤墨胳膊伸过去,从姑娘的脖子下面穿过,略一用力,身体就贴住了。

    仿佛是本能一般,江姑娘就势抬起了条腿压住了这可恶家伙的大腿,侧躺着,放在胸口的手不动弹了,轻轻的抚摸着。

    这么熟练的动作让这货大喜过望,不过还没等他有任何动作呢,姑娘自己就很快察觉到不对劲了,皮肤亲密而且大范围接触所带来的滑腻温软的感觉,实在是超越了以前的所有感触,轻轻的,仿佛是鼻腔深处发出来的一声“嗯”更让自己羞愧难当了。

    但这舒服又安心的姿势却实在舍不得松开,索性就把头埋在他的脖子旁边好了,反正他也看不见自己的表情。

    如此香*艳刺激的状况下,尤墨竟然没起什么生理反应,只是用手轻拍姑娘的后背,声音低沉着:“好宝宝,睡觉觉”

    像是很久以前一样。

    江姑娘都奇怪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实在是自己情动的很,这家伙竟然什么其它动作都没有!

    一直笑着看她反应的尤墨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了,“干嘛?”

    江晓兰大恨,把头又埋了回来,心里却有些奇怪,难道是自己在期待什么?

    不要吧!大家才多大嘛!

    但是,好像,古代人这个年龄就已经

    博学多才的江姑娘思绪飘的越远,脸上的躁热就越重,连带着身上都发烫了,皮肤接触的地方就感觉痒痒的要出汗,忍不住动了两下。

    这下不得了,尤墨的反应马上来了。明显么,没有任何阻隔的大腿皮肤被人这么蹭来蹭去的,再不起点反应对的起心急如焚的观众么?!

    不过还好,江姑娘注意力没在悄然起立的这一块,又舍不得放弃刚才那舒适的姿势,就把放在一边的薄被子拽过来,挡在两人皮肤之间。

    不过再放上去的时候就被硌了一下,忍不住用膝盖碰了碰,心下奇怪。

    这下哼哼声换人了,尤墨忍不住,陶醉略痛苦的“嗯”了一声后,不得不提醒:“别动了!”

    瞬间明白过来的江姑娘差点没羞死,真的一动不动的,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会导致不可预料的状况发生。

    不过心跳这么激烈的情况下,呼吸就很难控制平稳了,不一会,坚持不住的江姑娘累坏了似的,一阵大喘气。

    但在这种情况下,听在尤墨耳朵里,诱人的滋味就难以言表了。

    微弱的灯光下,躺在自己身旁的娇柔姑娘却在直喘粗气。

    真是想想都带感!

    于是竖起来的地方就不愿意下去,这么愁人的情况尤墨也没啥办法的,只得继续拍拍姑娘后背:“好了,睡吧,不敢乱动了,受不了!”

    江晓兰这会也算缓过来劲了,虽然还是羞的不行,但也初步适应了眼前状况,不由的担心起来:“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嗯嗯,生理卫生讲的太不详细了,这种状况好像能自然缓解的吧,如果不能,那怎么办?

    而且,好像,自己身体某个地方也有点不对劲,湿湿滑滑的

    不过这个就不敢问他了。

    尤墨的声音透着一股无奈:“没事的,每天早上都这样,今天就当提前了。”

    天呐,这会顶多才两点钟,离天亮还有五个小时呢,一直这样会不会弄坏了?

    紧急状况下江姑娘的思维却很缜密,忽然就想起曾经仔细琢磨过的两个术语:“海绵体”和“充血”,心下顿时恍然。不过原理是理解了,可现在这情况,解决办法呢?

    难道?

    真要那个什么?!

    如同传说狗血到极点的献身解春*药情节一般,江晓兰的心里,竟然做出了决定,虽然还没说出口,但还是不停的劝说自己:下午就要打决赛,他现在精神都这么疲劳了,身体可不能再出状况了

    于是困意上涌的尤墨就听见了这么一句:“我不怕的,你来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