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呢,“睡觉”和“睡觉”之间的区别可是很大的。

    什么,都一样?!

    嗯嗯,没有表达清楚。本来呢,就是单纯的一张床上睡一觉,最多有点亲热举动罢了,结果这傻姑娘附体般的话一说出来,性质,就全变了。

    尤墨的睡意瞬间消了大半,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头埋在枕头里,身体都在微微发抖的江姑娘。

    不过仔细想了想,也大概明白了姑娘的误会所在,心里更是暖洋洋的。

    面对这么单纯善良的好姑娘,简单粗暴的拒绝和饶有兴致的挑*逗一样的罪不可恕,尤墨轻轻咳嗽了几声,凑到江姑娘耳边:“你想歪了,现在还没发育好呢,用不了。”

    大实话果然效果不是一般的好,紧张到呼吸不畅的姑娘长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试探的语气:“那意思是说这样子也没事情喽?”

    尤墨活动两下胳膊,把姑娘重新搂紧,“嗯,别管它,我们睡我们的!”

    好吧,兄弟如果在天有灵的话,会降诅咒于你的。

    ————

    一个是饱受惊吓困极的姑娘,一个是心大的可容天下的小子,虽然这么搂着感觉挺新鲜刺激,但很快的,放下心来的两人就沉沉睡去了。间护士过来换药都没吵醒他们。

    不过睡眠质量就不能比了,尤墨比起江晓兰,适应能力强的不知几倍了,换了全新的环境,搂着个水嫩姑娘,依然睡的又香又沉。

    江晓兰这一觉醒了好几次不说,更是一晚上都觉得不真实,梦里醒着仿佛连在了一起,连续剧一般,演了一夜。

    点不到,房间的光亮还没完全充实,江晓兰就真正的醒转过来了,不过明显不佳的睡眠效果让她的眼睛有点睁不开,就继续闭着眼睛回味。

    嗯,旁边熟悉的味道应该就是小墨墨了,手里握着的游戏机摇杆一样的东西,嗯,应该是?

    难道?!

    江姑娘本来只有六分的清醒瞬间就变成了十二分,手像抓在烫铬铁上一般迅速收了回来。

    不过很快,昨晚临睡前的那些话,就一起涌上了心头,心的羞赧马上跑的无影无踪了,眼睛睁开,仔细的观察起来。

    睡的可真香呐,细长安静的眼睛外面是调皮的眼睫毛,大概是刚开始青春期吧,脸上皮肤还是细腻嫩滑的,嘴巴憨憨的张开着,呼吸又深又慢,带着微微的鼾声,催眠曲一般让人心平气和。

    要是能每天这么搂在一起睡觉就好了。

    江姑娘在心里叹了口气,听着病房外面有人起床洗漱的声音,轻轻的坐了起来,把散乱在一边的被子拉过来盖在他的肚子上。

    眼睛却一不小心盯着看了几眼高高撑起的帐蓬,很有点舍不得的转过头,整理自己的头发。

    天呐,难道就这么撑了一夜?!

    ————

    尤墨这一觉,睡到了点半。如果不是因为病房里热闹起来的话,估计还能再睡一会。

    确实热闹,大半支球队都过来了。

    个把细心的小伙伴还拎着早点拿着洗漱用品过来。人虽多,却都很安静,一个个看过去的话,虽然都有些眼泡浮肿精神略差,但眼睛里的光芒却充沛而内敛,眼神也很专注。

    尤墨心头大定,这支队伍,真的是几天一个样的在进步。昨天那种事情的影响力竟然能控制的如此之小,实在不像支少年队能做到的。

    姚厦也是满脸笑容,过来汇报情况:“老大,我问了医生了,说老的情况还行,以后不会落下毛病。这些家伙昨天闹到快一点,也都歇下了,我看了看,一个个的精神还不错。”

    见尤墨一脸的点头赞赏,汪嵩嵩也凑了过来:“老大,如果有记者采访这件事情的话,应该还是要等公安那边结果出来了再和他们说详细情况吧。”

    尤墨拍拍两人肩膀:“都是好样的,卢伟那边通知没有?”

    一个小子举手:“我去通知的,人应该快到了。”

    话音未落,门外就有声音响起:“老牛遭人暗算了?”

    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卢伟领着一脸好奇不住东张西望的小姑娘郑睫走了进来。

    尤墨的声音懒懒的:“你大爷的,折了个老,你想办法吧!”

    没想到老那虚弱无力的声音传来了:“有你们,怕什么。”

    人群马上一片惊喜的“咦”声传来,床前,更是迅速围了几个小子。

    姚厦挥手维持秩序:“好了好了,排队参观,每人一句话,想好了再说哈!”

    看到卢伟远远的使了个眼色过来,尤墨转头对旁边脸上红晕未消的江晓兰说道:“我们说些事情,你没太睡好吧,等会再回去补个觉。”

    江晓兰都不敢抬头看他,声音更是小的快听不见:“嗯,知道了。”

    郑睫看的仔细,见尤墨和卢伟出去了,过来拉着江姑娘的手也往外走,凑近了小声:“你们昨晚上一起在这守着的?”

    江晓兰对这闺密的八卦很是无语,声音依然小的可怜,凑到小姑娘耳边:“嗯,不过什么也没发生,不许和别人说哈!”

    郑睫捂嘴偷笑,直到两人出了病房好一会,才咯咯咯的笑出声来,手指着江姑娘,很辛苦的样子:“我,我又没问你,没问你是不是在一张床上睡的!”

    做贼心虚的江晓兰忙捂这家伙的嘴:“好了好了,你知道就行了!”

    郑睫却不放过她,小声耳语:“真是搂着一起睡的?”

    江姑娘对这小坏蛋简直无语,看着她眼睛里闪动着八卦的小火苗,叹了口气,学着她的样子,凑近了耳语:“要是羡慕的话,你也试试呗!”

    ————

    大致说了下事情经过后,卢伟果然色变:“这事也不能排除是李家兄弟所为,看来还是高估了他们的底线。”

    尤墨却心平气和的:“混混们不可能帮他们保守秘密,是不是拿钱办事很快就会有结果。我有点犹豫的是现在想收拾他哥哥好像还没到时候,以后的话,我们可能又不一定在队上了。”

    纠结的问题,让空气充斥的药水味儿变得更刺鼻了。

    看着卢伟深深皱起的眉头,微微眯起的双眼,尤墨深吸了口气,把目光转向窗外。

    枝繁叶茂的榕树上高高的挂着个鸟窝,羽翼还未丰满的小鸟略显笨拙的用翅膀维持着平衡,在树枝上努力的寻找着飞翔的感觉。

    周围,是一群自由自在飞来跳去的鸟儿。

    “或许,帮他们做的太多也不是件好事情,现在是相信他们自己能力的时候了。”

    “哦,算是个出师的考题吗?”

    “是啊,你不是师傅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