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直播间里,解说员正在播报出场名单,先是客队的,生硬的语气一路念完。接下来,当然是拉长声音,加重语气,充满感情的念出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了。

    卫大侠在一边点头微笑,倾听着,但很快,眉头皱了起来,然后越皱越紧,直至最后忍不住:“什么情况?水民不上,汪嵩嵩不上?什么个情况这是,替补席呢,看一下人在不在?”

    导播也意识到问题了,画面顿时切换,还好,所有人松了口气,汪嵩嵩一脸安静的坐在那儿,仔细看过去,嘴角还有些笑容。

    卫大侠还是不放心:“看看是不是脚有伤什么的!”

    所有人都在腹诽,这个卫老大,气场可真够足的,导演的活都兼了。

    不过目前情况下,搞清楚两个主力,特别是绝对主力汪嵩嵩为何不上场,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了。电视画面在汪嵩嵩身上晃悠了好一会,也没得出个什么结论出来。

    解说员灵光一闪,“会不会是一种战术?”

    卫大侠缓缓摇了摇头:“换上来的这个,实力差距有点大啊,而且,体能角度考虑的话,也是姚厦的更薄弱一些。”

    解说员也卡住了,声音有点迟疑:“嗯,那我们接着往下看,水民确实没有出现在任何地方,难道是生病了?或者是赛前训练受伤了?”

    卫大侠更是摇头,不过语速到是加快了:“不会,昨天下午我还看了他们训练的,当时还好好的,可能另有隐情吧。好了,比赛马上开始,我们把注意力转回场上,哦,先开球的是辽省队”

    这下换成解说员摇头了,这个卫老大,估计是说不出来汪嵩嵩不上的原因吧!

    ————

    女足姑娘们也在议论纷纷,实在是这情况有些出人意料。

    老不上场,说实话影响并不太大,之前他也不是稳定的主力,实力和发挥虽然有长进,但没有到不可替代的程度。

    汪嵩嵩不上场,原因可就复杂多了。

    最常见的看法,是有伤在身,依据是上一场就没能坚持完场。有想法一些的,则认为是一种战术考虑,但想来想去的,和卫老大一样,也给不出一种合理的解释出来。最后没办法,姑娘们只得祭出绝招:“娟妹儿,跑去问一哈嘛!”

    傻姑娘艺不高人却胆大,听见吩咐后也觉有道理,动作利索麻溜的,乘第四裁判没注意,钻到了替补席上。

    大嫂驾临,小子们还是很懂事,纷纷起立让座,汪嵩嵩都站起来笑着问:“干嘛,来了解战术了?”

    李娟也和他们混熟了,浑没在意自己可能会出现在电视机里,“对的嘛,是个什么战术?”

    汪嵩嵩一脸无奈:“我也知道是战术,但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

    李娟忍住要脱口而出的“笨蛋,你不会问吗!”,坐了下来,左右打量了一下:“咦,老咋不见人?”

    汪嵩嵩明显有所准备,语气不紧不慢的:“昨天晚上学院里来了几个混混,刚好和回来晚了的老碰上,不知道啥原因,反正最后被他们打伤了,现在人在医院躺着呢,不过也没啥大问题,住上两星期就能出院了。”

    平淡的语气果然没让傻姑娘起疑心,随口应了一声:“哦,那你们晚上出去可得小心点,现在世道乱着呢。”

    这份不经意的态度让汪嵩嵩松了口气,实在是大敌当前,不能让老大分心呐。

    这大嫂傻乎乎的,如果真知道昨天老大被人打晕了差点带走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啥事来呢。

    “嗯嗯,知道了,看比赛吧,辽省队这节奏可真够快的!”

    ————

    两位主教练的讨论深度明显就不一样了。

    周晓峰连连点头:“不简单呐,这个卢伟,真不简单!”

    朱广护也是直感慨:“是啊,战术这东西真是千变万化变幻莫测,表面上看,不上汪嵩嵩实力下降不少,但却给战术上带来了宝贵的变化,对这样相互知根知底的对手来说,就有了底牌。”

    周晓峰继续深入分析:“不光是战术上会有变化,而且还会给对手造成心理上的压力,这么重要的一个队员打替补,或多或少会转移点注意力在这上面。”

    朱广护的语气有点沧桑感:“你我都老喽,这么大胆的事情,真不是我们能干出来的了!”

    周晓峰忍不住笑:“老啥子哦,我觉得现在我比以前年轻多了!”

    朱广护忍不住白他一眼:“又要和我显摆你干儿子!”

    周晓峰仰天大笑,好一会才稳住:“这个卢伟,也是我干儿子!”

    朱广护顿时扭头不理他了,什么人嘛这是!尽往人伤口上撒盐!

    实在不行,自己回去再生一个,好生培养!

    ————

    辽省队教练席上,王红礼在和旁边的年轻教练侃侃而谈,看法也和看台上的两位主教练意见差不多。

    年轻教练略一沉思继续问:“那个九号姚厦不是体能也不好吗,为什么不让他打替补呢?”

    王红礼的大嗓门震撼力十足,估计隔壁的孙永康都能听见:“还是球员特点决定的,汪嵩嵩不在的时候,肯定不会多走脚下,汪嵩嵩一上场,就多出这种变化了。”

    年轻教练还是不敢确定的语气:“就一个人,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王红礼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一层层的褶子都笑开了:“可不能小看了,战术嘛,就是一个个棋子组成的棋局。开头让你个车,回头又给添上,你说局面能一样不?”

    年轻教练直点头:“您老分析的在理,那依您的看法,我们现在要怎么应对才合适呢?”

    王红礼依然大大咧咧的,仿佛在谈论的不是战术机密,而是闲话唠嗑:“快,尽可能的打快,让他们想慢也慢不下来,利用快节奏拖跨他们的体能,即使下半场换上了汪嵩嵩,地面也走不起来了。”

    年轻教练,包括一边替补席上的少年们,都若有所思的直点头。

    王红礼的大嗓门继续:“还是不错,这支球队,有韧性,有胆气,是个值得我们学习的对手!”

    少年们正欲鼓掌,却听他话音一转:“不过嘛,既然是冠军,那就不要客气了!”

    说罢,起身,怒吼:“贴子,脚下加快!大羽,冲起来!”

    耀眼的阳光下,绿色的草叶儿上闪着光,一晃一晃的,像是感受到了正在急剧升温的气氛,慢慢的,蒸起了一层白雾。

    肆意挥洒的汗水,像这青葱的岁月一般。

    消失在空气,泥土里。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