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快速,向前。

    辽省队的应对不出所料,他们有实力,有信心,有场上场下坚决一致的态度,唯一可能的变化,那就是对手的应对了。

    就像那些曾经无敌于天下的球队一样,并不是每场比赛,每个时间段,都能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防守,对个人能力的要求,对创造力和灵感的需要,都远远的低于进攻。

    这也是很多不起眼的游球队,却能让很多豪门栽跟头的原因之一。

    而这场比赛,骤然提速的辽省队,也并没有完全压制对手。

    毕竟,时间还早,体力还好,对手的注意力很集,以及,非常坚决的战术执行态度。

    包括辽省队主教练王红礼,他的策略都是强攻拖垮对手体能后,再收获最后胜利。

    就像两个身经百战的拳击手,在做好充分准备的状况下,开始了第一回合较量。

    一上来就ko?

    没那么快!

    电视转播里的卫大侠也是比较轻松的语气在分析场上状况:“辽省队加快了进攻节奏,拿球向前的意图很明显,进攻套路的多样化充分体现了这支队伍的强大,空,地面,突破,直塞,远射!不过我们队员的应对也很沉稳,这说明他们对对手的这种节奏变化是有准备的,站位的层次很好,相互间的协防保护做的不错,阵形更是稳固,对手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屡屡撞在了铁板上!”

    解说员在一旁插嘴:“那防守这种高节奏冲击力很强的进攻,需要注意些什么呢?”

    卫大侠一字一顿:“注——意——力!”

    解说员恍然:“嗯,对手的进攻方式多样化,进攻节奏非常快,如同潮水一样一波一波的淹没过来,如果注意力稍一松懈,就有可能被对手创造出机会来了!”

    卫大侠一脸感慨:“强大啊,真的强大!上一场八一队那种强攻,是拿着大榔头敲砖块,一下又一下的,比的是力气大。而这场辽省队的进攻,无孔不入水银泄地一般,只要开一个小口子,马上就能涌进来一波涛天巨浪!”

    解说员都恍忽了,这哪是卫老大嘛,应该是卫诗人才对吧!

    忍不住调侃:“卫指导今天是诗兴大发啊!”

    卫大侠低调的很,“也是看了前面几场辽省队的比赛后,心里的想法。这只队伍,目前来看真的不缺什么了,要整体有整体,要个人有个人,已经完全具备成年队的战术水平和技术能力了!”

    解说员大吃一惊:“这么说我们全兴一队上去也不一定赢的了他们?”

    卫大侠得意的嘿嘿两声:“你看你,激动了吧。成年队的身体条件哪是他们能达到的?!”

    解说员一头黑线,先人的,你挖坑呐!

    ————

    虽然是挖坑,说的却是实话。

    看台上两位主教练看法很一致,这支辽省队,平均年龄才15岁,却有着超出他们年龄段最少五年的水准。假以时日,前途真是不可想象。

    跑道上的女足姑娘们,面对这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浪潮,也明显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聊天的语气比平常的战术会议还要严肃。

    被第四裁判发现后撵回来的傻姑娘,又握紧了拳头,心跳开始加快了。

    真是奇怪呢,自己上场比赛都不会这么紧张的。

    张梅仿佛看出来她的紧张情绪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又迟疑了一下,放开,搭住肩膀:“不要紧的,那些个娃儿眼神都很专注,不会轻易失误的。”

    李娟压根没注意她的一些小动作,直楞楞的眼神不肯从场上转移走,“坚持啊,一定要坚持啊!”

    是的,卫大侠一开始强调的东西,在这种时候,无比的宝贵起来。

    意志力,是应对目前局面最大的法宝,坚持住,绷紧了,才有希望。

    ————

    现在回到场上,全场比赛第十八分钟。

    只是第十八分钟,但在姚厦的心里,却像是度过了半场比赛一般漫长。心的弦绷的紧紧的,不敢松懈,紧紧的盯着对手,观察着局面,大脑一刻不停的做着判断,身体更像是上紧了发条一般,不停的完成一个又一个指令。

    不知道对手还会不会再提速了,也不知道这种思维状态能维持多久,更不知道体能还有多少。

    像是一台从一开始就满功率负荷的发动机一般,在雾汽蒸腾疯狂的运转,却没有办法减速,更不可能停下来。

    要是,能稍微,歇那么一会,该有多好,自己,说不定还能多坚持一会。

    才十多分钟啊,想什么呢?!

    姚厦猛然惊醒,浑身一个激楞。

    还好,球还没到面前,自己,没有犯错。

    只是,已经到了,需要提醒自己提高注意力的时候了吗?

    那不是六十分钟以后才需要进行的事情吗?

    ————

    只是十八分钟的比赛,s省队也不是没有拿球组织进攻的机会,但所有人,都明显的感受到了,那一列向前疯狂行驶的火车,时刻会把自己甩下去的危险。

    就连进攻,都面临着对方疯狂的高位逼抢。需要投入极大的精力,才不会轻易的犯错,交给对手更好的机会。

    只是这种情况,能维持下去吗?

    连姚厦都开始有些涣散的注意力,继续维持十多分钟?

    开玩笑吧,怎么可能?!

    是的,在这个时候,注意力,已经超越了上一场比赛所面临的体能问题,成为现在最严竣的考验。

    王红礼敏锐的察觉到了少年娃们那微妙的心里变化,起身挥了挥手,大嗓门依旧震撼力十足:“加股劲,快垮了他们!”

    场上,人来疯的大羽,刚开始变声的嗓门还没有多粗旷,但穿透力很足:“冲啊!杀啊!”

    连一向沉闷的李贴,都咆哮着,握紧了拳头拍打着自己的胸口:“上!干掉他们!”

    ————

    辽小虎,东北虎,猛虎下山吗?

    卢伟笑了笑,额头上的汗水滴落了下来,眼前是一片雾汽,有些朦朦胧胧的,看不太清楚远方那熟悉的身影了。

    其实也不用看清楚,能听见就行。

    “大热天的,让他们踩踩刹车吧,别烧坏了。”

    清清凉凉的声音,在这夏日的午后,像是老槐树下随风而来凉意,钻进了心窝里。

    尤墨的声音还是懒懒的,像是昨晚搂着姑娘没能睡好觉一般:“好啊,你有兴致,我奉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