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般的决赛当然要有开胃酒了,希望大家还算满意。莫心急,莫心急,心急吃不着嫩豆腐。祝各位书友元旦快乐!成功的,又老一岁!

    可惜当时的卫大侠不会拽几句英语,不然的话,电视观众听到的就不是:“我靠!那两个人,在搞什么玩意?!”

    而是“it`sshoe!”了。

    是的,表演时刻。

    就像是电子竞技比赛,一群牛b哄哄手速00的家伙们,飙起了最高速度,气势汹汹的,想一举压垮另一群峰值200的家伙。却不料,突然冲出的两个400手速的家伙,横冲直撞,碾压过来,从身体和心理上,摧残他们。

    稳坐钓鱼台的王红礼,很清楚的听见了两人之前的对话,对他们的实力也心知肚明,心已经开始计算他们可能的应对方法,甚至已经开始考虑更有针对性的布置了。

    却没有想到,这么快!

    一下子从教练席上蹦起来的他,眼睁睁的看着,群魔乱舞的一群人,最疯狂的那两个。

    进球并没有到来,甚至连威胁球门都还没有做到。

    但在辽小虎们的心,迅速的,被一层不祥的阴影笼罩了。

    这他么的,是人类能干的事情吗?!

    电视里,卫大侠的惊呼和他们心的想法一模一样:“我靠!这么疯狂的脚下频率,这么复杂的跑位,这么默契的配合,看的我眼睛都花了,球在哪儿呢?!他么的,谁能告诉我!球在哪呢!!!”

    旁边的解说员也是惊的张大了嘴,忘了提醒旁边这位直爆粗口的家伙了。

    包括自己的队友,都看呆了。

    两个人,从自己禁区断球开始,像是完全没有目的地一般,又像是逗他们玩儿一般,用极其复杂的跑位,传球,盘带,过人,甚至还有掩护,杀开了一条血路!

    竟然防不住!

    竟然帮不上忙!

    ————

    这种神奇的状况,就像是一群广场舞跳的正嗨的大妈们,突然发现间多出了两个街舞高手。

    以一种完全和现场不搭调的风格,自顾自的,表演着。

    让他们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难以想象的超高频率,默契跑位,完美配合。

    怎么防守?

    身体还是眼神?

    电视里,卫大侠的嗓门已经拉豁了,破锣般的声音:“这是什么样的一种默契!我跟队友在一起踢了十年,都达不到这种配合的一半,压根不用去管对方在哪儿,会做什么,只是心随球动,只是人到球到,只是有求必应,他们两个人,像是一起排练好了一样,在这个时候,只是纯粹的表演”

    幸好,老家伙们虽然吃惊,但第一时间的应对还算及时,王红礼从椅子上跳起来后,吃惊了大概有十多秒钟吧,怒吼:“楞什么呢?拦住,不行就放倒一个!”

    裁判都忍不住盯了他一眼,这老家伙,真挺狠的!

    眼皮子底下这么喊,当我不存在?

    ————

    第一次的疯狂,维持了整整一分多钟,最后终结于李贴的一次滑铲,以一张黄牌,外加一个禁区外直接任意球的代价,换回了喘息的机会。

    被放翻在地的卢伟,没有夸张的在地上翻滚几圈,只是胳膊撑着地面,抬起了头,看着几乎近在眼前的球门,和那个一脸惶恐脸黑的跟煤球一样的家伙。

    两个人,都没有马上爬起来,一起的大喘气。

    尤墨的声音终于不再懒懒的,这一趟,算是把他所有的筋骨都松活起来了,只可惜,没有到达目的地,“裁判叔叔,听不听哨?”

    一旁的裁判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家伙的表情,确认没有受伤后,摇了摇头:“不需要人墙退够距离的话,就不用。”

    声音不大的一句话,却引起了触电般的反应,尤墨刚把球捡回来,还在抬头目测距离的时候,不远处还有个防止快发的家伙还没有退够距离的时候,李贴还在心有余悸的回味刚才那疯狂一幕的时候。

    卢伟,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步助跑,大腿很小幅度的带动着小腿的摆动,极为隐蔽的一个动作,但最后结结实实“嘭”的一声却吓了周围几人一跳。

    什么情况?!

    同样被吓一跳的还有辽省队的守门员。

    疾速飞过来的皮球,直到距离自己五米不到的地方,才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竟然还有些旋转!

    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手伸出去一挡,皮球打在指尖稍一变向,仍然顽固的穿入了球网里!

    ————

    “什,什么,什么情况这是!”电视机里卫大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话竟然是冲着旁边的解说员说的。

    解说员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结巴着:“进,进,进了,裁判鸣哨了,有效,进球有效!”

    卫大侠猛的一拍大腿:“快发任意球吗?对,就是这样,直接任意球,如果不用对方退够距离的话,完全可以不用听哨!”

    解说员也反应过来了,他也是赛前下了苦功研究规则的:“嗯,是的,观众朋友们可能没怎么遇见过这种情况,在一般情况下,进攻方都会要求人墙退够距离的,不过就得听哨音了,哨响发球才算有效”

    卫大侠才没兴趣普及足球规则,插嘴打断他:“关键是这脚射门,来,刚好有慢动作,我们分析一下,怎么踢出来的!哦,是脚尖捅射!嗯,这种射门速度奇快,防不胜防!等等,竟然还有明显的向内旋转的弧线!怎么做到的,谁能来解释一下!我他么的,真是见鬼了!”

    解说员一阵头大,这么个搭档,实在是受不了。多少次都差点把自己带着一起骂娘。

    冷静,要冷静,人是嘉宾,爆几句粗口没事,大不了下次不来了,自己可不行呐!

    卫大侠浑然不觉,继续介绍状况:“哦,场上起争执了,辽省队很明显对这个判罚很不服气,他们围住了裁判,想要一个说法吗?”

    解说员的兴趣马上被吸引:“估计这帮少年们也不太了解这么详细的规则吧,场上的火药味开始加重了,这个进球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偷袭。即使有效,也会成功的把对手的怒气挑动起来!”

    场边,惊讶了一下,激动了一会,王红礼面沉似水,双手环抱胸前。

    静静的看着,被李贴和李京羽死死拦住的少年们,咆哮着,骂声,连续领了两张黄牌。

    没有火药味,再激烈的比赛,还是差了点味儿。

    火药味儿,就像,芳香走窜的醒神药一般。

    专治,各种惊吓。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