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说在这个年代,竞技体育的道德标准还是很高的,像这种标标准准的偷袭进球,即使规则允许,即使裁判认定有效,也没能引起全场的共鸣。反而是嗡嗡的议论声一直维持到了再次开球。

    没有庆祝,没有欢呼,甚至连锣鼓都只响了几下,就悻悻的安静下来了。

    就像是习惯了战场上大开大合的拼杀一般,他们对这种阴冷的致命一击有些难以接受。

    是啊,英雄么!

    哪能为刺客之所为?!

    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战胜对手多好,用这种手段,多没面子?

    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嗡嗡的议论声后,看台上顿时安静下来,与不断升温的球场形成了强烈对比。

    女足姑娘们顿时一片抱怨。

    “这些个观众,在想啥子哦,那么漂亮的偷袭进球,竟然连声欢呼都没有!他们真的以为我们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对手了?”

    “但愿他们不要受这种气氛的影响,继续正常发挥!”

    “辽省队的气势又起来了,而且,动作好大哦,火药味出来了!”

    “好事情噻,罚下去两个就安逸了!”

    “做梦嘛,决赛,不是万不得已,不得轻易罚下去的!”

    一片叹息后,画风骤变。

    “娟妹,刚才他们两个好帅哦,咋个办嘛,我都要喜欢上了!”

    “就是,太帅了,受不了了,咋办嘛!”

    “娟妹儿挠她,嗯,不要挠我,那个卢伟好大了嘛!”

    女人心嘛,理解?

    ————

    电视机里,卫大侠的声音也透着一股担心:“哎呀,这全场观众的反应太反常了,这么强大的对手,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偷袭也是可以理解的嘛,他们的要求也太高了吧。但愿我们的队员不要受影响!特别是焦点心的卢伟,现在的他肯定会受到对方的重点看防了,要小心呐,肯定有想报复的!”

    解说员在旁边听的一喜:“那要是故意犯规被罚下去的话,我们岂不占优了?”

    卫大侠摇摇头:“刚才镜头给了辽省队主教练王红礼,那家伙脸色镇定的很,他手下这帮小家伙也就是当时激动了一下,后面不会太出格的!”

    看台上。

    江晓兰搂住呆呆的郑睫,柔声:“没事的,他不会在意的,你别担心!”

    郑睫一开口,果然就带着哭腔了:“这些人,这些人,为什么,为什么嘛,他们那么拼命的”

    江晓兰不说话了,只是紧紧的搂住她那瘦削的肩膀。

    满脸泪水的小姑娘依然坚持着说话:“为什么,这可是,这可是他的第一个进球,为什么,连一点掌声都没有”

    为什么?

    为什么!

    ————

    场上。

    尤墨一脸苦笑:“卢总呐,拉嘲讽的水平你竟然超过我了,佩服,佩服!”

    卢伟的笑容还是淡淡的,语气也一样:“跟你学了点没下线,看着可还顺眼?”

    姚厦竟然远远的安慰过来:“师傅你别管,他们不懂规则,你们干的太漂亮了!”

    尤墨轻轻叹了口气,想抬头看看遥远的地平线,却被巨大的看台挡住了,“抓紧时间吧。”

    卢伟没有回话,轻轻点了下头。

    时间,不多了吗?

    那就,抓紧吧。

    刚好,你们也打起精神了,那就继续提高难度吧。

    姚厦仿佛预感到什么了,声音很是急促,“师傅,你省着点体力,还早着呢!”

    尤墨的声音又恢复了懒懒的状态:“让徒弟操心的师傅,大概好像应该不是一个好师傅吧。”

    卢伟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像是对姚小胖看出来这一点毫不惊讶一般:“是关心,不是担心,懂?”

    姚小胖一点也不给师傅面子,继续嚷嚷:“不是的师傅,就是担心!”

    卢伟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说话了。

    场下。

    汪嵩嵩一个激楞,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仔细看,仔细听。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战术?

    之前听见隔壁的大嗓门教练嚷嚷出来的战术变化,难道不是?

    难道,自己上场换下的?

    是他?!

    ————

    答案,很快给了出来。

    不是声音,而是行动。

    火药味十足的场上,已经有所准备的辽省队,开始了更加疯狂的进攻和高位逼抢。

    刚刚通过两位街舞高手神一般的发挥所拉慢的已方节奏,瞬间,又被提了上去。

    全场的焦点,摄像机镜头,对手的眼神,统统的指向了一个人。

    曾经的大脑,现在的。

    独裁者。

    眼睛,隐藏在高高的眉骨和鼻梁下面,外面还被睫毛挡住,远远的看过去,像一条细长的缝隙。

    只有不时闪光的寒光,才让对视的人,察觉出一丝寒意。

    慢慢的,漫过心头,涌向脑海里。

    为什么,那么瘦弱的身体!

    却有着,恐怖的杀气?!

    刚才为全场所不耻的进球,激起对手怒火的行为,都没能在他心里造成哪怕一点点影响吗?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志?!

    ————

    停不下来吗?

    干嘛要停下来?

    就像即将落幕的演出一样,那就用最华丽的舞步,和最好的伙伴,一起,迎接这即将盛开的高*潮吧。

    属于我们的时间,属于我的舞台。

    你们,还不够格。

    只是,想要再进个球,怕是困难了。

    也罢,就像进球不一定能带来掌声一般,进球,也不一定能带来胜利。

    那就更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那就继续做这乱舞的群魔。

    最疯狂的那一个吧!

    ————

    卫大侠,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声音哽咽着,“请大家记住这个18号,他的名字叫,卢伟。他刚才进了一个,没有掌声的进球。但这丝毫的没有影响到他的状态,他在用一种超乎想象的脚下频率和思维速度,把比赛,变成了个人表演,虽然,想进球奠定胜局还不太可能,但这种神奇的发挥,我可以肯定的说,我这辈子,没见到过”

    旁边的解说员也很动情:“是的,队友们面临对手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压力实在太大了。他在这个时候勇敢的站了出来,用一种燃烧般的速度,将自己的精力挥洒出来,闪耀全场!”

    卫大侠抬起头,略显惊讶的表情看着对面,这个一直被自己认为缺乏感情的家伙,竟然也被打动了吗?

    解说员没有注意他,声音里也带着浓重的鼻音:“即使所有的球迷都不理解他,他也不为所动,依然,独自一人,把队伍扛在了肩膀,奋力前行”

    扛在肩膀上吗?

    真是个很好的比喻呢。

    要是,能扛到结束。

    那该多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