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过炒股经历的人们,往往不能理解那些抬头仰脖半天不动弹的家伙在欣赏什么。对那些因为炒股而疯狂,干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甚至因此命丧黄泉的家伙,他们就更难理解了。

    至于么?

    也正因为如此,老一辈人心中,炒股与赌*博划上了等号,在21世纪到来之前,不少人谈股色变。

    尤墨一家人原本不在此列,但在听说王*丹吃完午饭就开溜,整个下午都泡在股票交易所之后,王九经老爷子晚饭时发话,要找女儿谈一谈。

    这种公开场合的提醒颇有些严厉,有点不给面子。好在王大记者家教不错,也很清楚父亲大人的真实用意,于是点头答应后没有其它表示,家中氛围影响不大。

    好奇还是有的,李娟本就是个好奇宝宝,何况对象是自己新认的姐姐。她不太能理解老人的行为,觉得有些小题大作。

    状况明摆着。

    尤墨身为大股东,又是球队的头号球星,既使没有招股说明书中的两年不减持承诺,在离开阿森纳之前也不会抛售手中持有的1350万股。如此一来,拿什么去炒股?

    为了全盘接下史密斯夫人的股份,除了卢伟先后两次合计拿出的一千万英镑,还有五百万英镑的银行贷款需要偿还。巨额债务压身,手中股份又不能套现,难道借钱去炒股?

    “都八点半了,姐姐怎么还没出来?”

    这天晚上是一周两次的狂欢节,又恰逢俱乐部上市股票大涨,原本该所有人兴奋到难以自抑才对。结果除了被叫去训话的王*丹,尤墨与江晓兰的反应也异常平淡,李娟傻乐一番觉得没劲,只好把注意力拉回。

    主持人不在,三人还没有进入状态,都在各忙各的。

    尤墨并不关心英格兰媒体在嚷嚷什么,他那些小伙伴们会不会上头条才是他最感兴趣的东西。由于王*丹精力有限,不可能第一时间更新他们的消息,上网瞧瞧成了他打发时间的重要途径。

    虽然可以用来打发的时间少的可怜。

    江晓兰现在已经不用为两位小公主的睡眠操心了,老人开始接管并时不时地分担其它职责。不过身为管家,记帐是个好习惯,尤其是开销巨大的情况下,没有这种习惯会造成很大的浪费。

    李娟在家中仍然扮演着打酱油角色,至少得等语言关过了之后才能派上用场。由于平时也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业余爱好,一脸好奇地跟在人后问这问那成了她的重要生活内容。

    这种行为有时会引起反感,好在她的性格活泼开朗,心理年龄也落后于真实年龄,俨然一枚大萝莉,家中活宝。

    “估计得九点,看来只能速战速决了。”

    尤墨逛了一圈没什么惊喜,于是起身过来调*戏大萝莉。

    结果龙抓手一出就被格挡,李娟使出刚学的架式且战且退,正气满脸地扬言道:“只有打败我才能得到我的身体!”

    一听这话,尤墨还好,江晓兰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帐都算不下去了,扭头看戏。

    “可以打脸吗?”

    “当然不行!”

    “可以抓奶吗?”

    “不可以!”

    “那我上了?”

    “来吧,把我放倒就算你赢!”

    “好!”

    话音一落,两人开始纠缠。

    尤墨哪会使出真功夫,顺势教几招散手才是真正目的,于是一副武学宗师的派头走走停停,时不时地出手试探。李娟也是个精力旺盛的家伙,体力又好,打闹起来轻易不会服输。如此一来,两人上蹿下跳,你追我赶,两只猴子一样没个消停。

    幸亏卧室够大,不然管家该出声喝止了。

    “唉,才离开这么一会,自己的窝都被端了!”

    王*丹推门进来的时候,正赶上两个家伙战斗最激烈的阶段,瞧着满屋狼藉,不由得出声感叹。

    江晓兰一听见门外脚步声就凑了过来,笑道:“等急了呗,怎样,叔叔有没板起脸来训人?”

    王*丹一脸不屑,轻哼一声道:“老古董一个,除了训人还能拿什么彰显家庭地位?”

    江晓兰顿时有点皱眉,出声制止了疯闹中的两个家伙。

    尤墨显然行有余力,大气都不怎么喘,走过来就问:“今晚什么节目?”

    王*丹的好心情被破坏怠尽,奈何重任在肩不能撂挑子不管,只好懒洋洋地说道:“准备了些两性知识打算现场普及一下,踊跃报名哦!”

    “啥东西?”李娟随后赶来,衣冠不整气喘吁吁,问完又补充道:“报什么名?我行吗?”

    “你?”王*丹眼睛转了转,瞧见一旁的江晓兰直往后躲,扬声道:“你扮演操作者,管家是试验对象!”

    “丹姐.......”

    江晓兰几乎要夺门而出了,结果还没跑起来就被李娟一把抱住,挣扎不得。

    “我们当观众,有意见没?”王*丹装没听见,扭头又问。

    “你是导演吧?”尤墨点了点头,不忘提醒。

    “差点忘了!”王*丹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换成甜美嗓音道:“妹妹们都过来,今天这一课非常重要,不然会影响下半辈子幸福!”

    一听这话,原本担惊受怕的家伙只好放弃抵抗,在众人目光注视下开始脱衣服。

    身为外语学院高材生,江晓兰哪能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奈何她的敏*感体质是最佳实验对象,李娟这种不爱看书的家伙也确实需要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她若不从,哪能指望王大主持亲自上阵示范?

    “年轻就是好哦,瞧这新鲜水灵的样儿,我都忍不住想去啃一口!”

    瞧着目光焦点中的家伙那股含羞带怯的样儿,王*丹身为导演出声鼓励了一番。

    尤墨身为观众自然要拍手叫好,不过叫好完了又问:“你哪次忍住了?”

    话音一落,三女顿时笑翻,就连脱到只剩小**的家伙都忍不住笑,恨恨说道:“就是,到底谁是谁的女人?”

    “现在你是我的女人!”李娟早就跃跃欲试了,见状欺身而上一把抱起,倒在床上。

    “你也脱了吧,看着更专业。”王*丹一脸坏笑地吩咐完毕,扭头邀功请赏,“怎样,我调教出来的姑娘能打多少分?”

    “个个都很饱满,一道天堑两座山峰,120分没跑!”尤墨瞧着白花花一片胜景,出声感慨完毕伸手探出,握住了身边家伙的胸器,细细把玩。

    王*丹哼哼了两声以示满意,开始边吩咐边教导。李娟也没忘正事,在王老师的指导下动作像模像样,时不时还要问些问题。

    这些问题是有关于生殖健康方面的,得到的回答也很专业,就连尤墨这种有临床经验的家伙都很惊讶,实在想不到枕边人居然如此用功。

    江晓兰顿时遭了殃,即使有心理准备也承受不住目光,语言与触觉的全方位刺激,很快就在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中开始让人目瞪口呆的喷泉表演。

    而且是音乐喷泉的那种,让人情不自禁地随着节奏开始投入其中。

    尤墨这种老司机也难以幸免,隔着屏幕哪有现场直播来的刺激,于是打起了身边家伙的主意。

    王*丹心里憋着股火,刚好需要发泄一番。瞧着操作员与试验对象已经上路,就势往床沿一趴,衣服也不脱,裤子一褪露出了诱人无比的地方,很快就受到来自身后的攻势。

    声音也很快超出了试验对象,里面夹着的粗口更是提神,很快就让试验被迫停止了。

    十多分钟后,中场休息时间到。

    由于导演已经成了一滩软泥,两名演员顿时展开报复,品头论足的同时指指点点。

    “丹姐太坏了,每次都打我主意,现在遭报应了吧!”江晓兰边说边使坏,两手各捏一只樱桃,又搓又提。

    “姐姐你醒醒,告诉我这里怎么回事?”李娟更坏,一手磨蹭着对方的桃花结,一手指着往外溢出液体的地方,嘴里还要继续求教。

    “啊,姐不,不行了,你们自由,自由活动!”王*丹原本不会如此不济,奈何一天忙碌下来实在是累坏了,有心无力。

    “丹姐不容易啊,这是在用身体示范,告诉你们没有充分的前戏会导致兴奋来的快去的也快!”尤墨才是真正的老师傅,见状咽了下口水,开始谆谆教导。

    江晓兰与李娟都不是爱拿主意的家伙,自由活动也没什么创意,他成了下半场的主导。由于前者已经充分进入状态,不需要费什么功夫就能持续保持高亢的情绪,后者成了他的主攻目标,花费不少精力才摆平。

    “说说你的看法吧,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过也不会被王老头吓住!”

    打完收工之后已经十点过了,王*丹在下半场得闲眯了一觉,瞧着两女已经各自回屋休息,开始聊正事。

    她很清楚,尤墨才是家中的顶梁柱,他的意见比父亲大人的态度分量重的多。先前不提只是怕影响了气氛,留着过夜可不是她的风格。

    结果听到了这样的答案。

    “小打小闹没意思,以我的名义找他们借钱,筹集个500万英镑交给斐迪南操作,你跟着学习。”

    尤墨的一贯风格即是如此,从不会安于小打小闹整些擦边球,要来就动真格的。

    和王*丹一样,他也从未对俱乐部高层抱有多大指望,要求他们做出承诺只是让自己的行为名正言顺而已。

    500万英镑对于目前总价值超过1亿的大盘来说数额不大不小,算是小庄一枚。眼下俱乐部股票刚上升,股价波动幅度会比较大,短线操作得当的话,能起到滚雪球效应,放大手中资本,也能进一步影响整个盘面。

    至于风险问题.......王*丹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你是经纪人的嘛,连雇主的钱拿来干嘛用都没个思路怎么行?难道指望他们自己找投资门路?”

    “输了怕什么?输过大的才能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小打小闹一辈子都看不清真相,心里也不会甘心。”

    ......

    尤墨所料不差,他的那些小伙伴们在陆续走出国门之后,环境适应的虽然不错,理财观念却远远落后,不少人依然停留在存银行的原始阶段。

    眼下阿森纳甫一上市就受到热捧,当天收盘就猛涨12%,他们岂能视若无睹,依然安心于跑不赢通货膨胀的银行利率?

    何况他们的经纪人是尤墨的女人,再笨也知道打听一番,看能不能搭上顺风车。

    不过由于一直以来的观念影响,让他们小打小闹可以,真要掏个百儿八十万英镑投入股市,大多数人还是会有顾虑。

    毕竟都不是老哥一个了,如此大的投资若没有得到家人认可,会引来不小麻烦。

    于是当王*丹打出尤墨的旗号借钱,并许以三个月10%的利息后,他们的顾虑烟消云散,除了客套就只有感激不断了。

    3个月10%的利息只比银行高出两倍而已,对于大起大落的股市来说只是毛毛雨。可正是这种毛毛雨才容易顺利铺开局面,省的他们在那推来推去不肯接受,耽误时间不说,也会给彼此关系埋下隐患。

    亲兄弟,明算帐!

    如此一来,第15轮联赛还没开打,王*丹新建的帐户上已经存入了600万英镑,比原先计划超额20%完成任务。

    与此同时,股票价格也早已突破3英镑大关,稳定在3.30左右,比开盘价上涨了约莫21%。

    涨幅不算夸张,比起那些正在热炒中的互联网概念股差距很远。考虑到球队即将在接下来的联赛中迎来排名中下游的三支球队,这样的涨幅显然处于被抑制状态,可能周末的比赛一结束,周一开盘就会猛涨。

    “需要大量吃进建仓吗?”

    周五上午的训练一结束,王*丹的电话打了过来。

    此时距离交易关闭状态只有5个小时了,交易所里人声鼎沸,不少人盯着阿森纳的股票走势在那议论纷纷。

    王*丹是新到不能再新的新人,投入的又是别人的钱,身边即使有约翰*斐迪南这种专业人士在进行操作,依然忍不住想要得到更有价值的信息来让心里踏实一些。

    结果不出所料。

    被嘲讽了.......

    “1个亿,我看好你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