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激*情澎湃碰上轻松愉快,当勇往直前遇见稳如泰山。场面,又陷入了拉据。

    这种状况,说实话,让王红礼吃了一惊,脸色未变,心头却涌上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韧性,竟然没有随着那个危险家伙的离场而离去,反而,以一种更加轻松的姿态,放下了所有包袱的状态,尽情的发挥。

    注意力,竟然奇迹般的,又回来了!

    难道,只有拖垮他们的体力,才有希望战胜他们吗?

    万一,运气不佳,万一,自己这帮弟子们越打越着急,万一,对方运气很好再进一个

    抬头看了看,又高又远的地方,那刺眼的0:1的比分,和仿佛在不断加速跳动,已经过了60分钟的比赛时间。

    不行,宜早不宜迟!

    王红礼大手一挥,唤回了远处跑道上来回冲刺的两个队员,换上场之前,语气透着一股凝重:“喊他们注意动作的合理性,越往后我们机会越多,也越好。”

    没有强调什么“别着急”,更不会说什么“把握住机会”,这些抽象的东西,在这种状况下,没有任何意义。

    反而是“注意动作的合理性”“越多越好的机会”就已经形象的,把现在应该注意的,将来可能面对的东西,一一展现了出来。

    教练这一行,真是对自身心理素质,对不同年龄不同性格人群的心理状态分析能力,以及,语言表达能力,都有着相当高要求的职业。

    这也是很多成功的教练,会带出一大帮视他亦父亦师亦友的队员的重要原因。

    岂止是知遇之恩!

    ————

    现在,对手已经出招,底牌又亮了两张出来,牌面上,真正的开始了火拼。

    刺刀见红般的,杀红了眼的,拼命。

    不过,一边是攻,一边是守。

    这么紧张激烈的时刻,莫想歪。

    汪嵩嵩抬头看了眼圈弧,投去了问询的目光,却只得到一个摇头微笑的表情。

    还不到时候吗?

    真够有耐心的。

    而且,真难为他了,这十五分钟。

    姚厦都有些看不下去,一阵大喘气之后嚷嚷:“老大,你在前场一脚抢断就行了,不用跟着球跑!”

    尤墨眯眯着眼睛,咧嘴笑,习惯性的竖了个大拇指回敬:“干的漂亮,老大都敢指挥了!”

    汪嵩嵩其实也不太能理解他这十五分钟极耗体能的瞎忙活,防守嘛,就是得对持球人造成足够的压迫了,才能收获想要的结果。一个人在对方完全拉开宽度的人,甚至有时候还要加上后面的守门员,在那不停的追着球跑来跑去,实在不能说成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包括电视机里的卫大侠,都有些不能理解了,不过出于一种本能的信任,语气还是带了些赞赏的味儿:“嗯,虽然效果很一般,但这个20号,场上真正的领袖,他的这种不懈的奔跑,还是值得赞扬的,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在激励着队友”

    看热闹的观众到是对这种行为很是赞赏,很配合的伴随着抢断动作发出一声声的“哦!”,恐吓着拿球队员。

    虽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了。

    女足姑娘们也挺欣赏这种行为的,过来人啧啧连声:“看到没有,体力果然好的很!”

    一片羡慕之后,“娟妹好安逸哦,好久请我们吃饭嘛!”

    “吃啥子饭哦,喜酒还差不多”

    李娟才没心思理会她们,拳头和牙齿一起咬紧着,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脸笑容的,在那,瞎忙活。

    ————

    一开始,李贴还大声提醒了几句,实在是后场失误被断的话太致命,即使威胁不大,也不能不当回事。

    但过了十五分钟了,毫无松懈的队员们的表现让他放下心来。

    这些家伙,真是让人放心。

    蚊子般嗡嗡嗡的骚扰,他有兴趣,那就继续吧,看最后还能有多少体能剩下来。

    这种提醒,实在不用王红礼在下面大声提醒,这些属于比赛基本要求的东西,队员之间相互提醒就够了,如果从他嘴里说出来,性质反而变成战术意义上的了。

    心知肚明的他,依然双手环抱胸前,面沉似水。

    虽然,已经在教练席上坐不住了。

    不过,对比下隔壁那紧张到浑身发抖,还要努力站在场边的家伙,还是好很多了。

    两边替补席上依然安静的坐着的,当然,只有一个人。

    卢伟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不过眉眼间的疲惫还是很明显,仿佛气血运行到眉头就被挡住了一般,拧成了一个疙瘩。

    嘴角,却在微微上翘,含着笑,静静的看着。

    场上。

    被遛的猴。

    ————

    进球,来的毫无征兆,却让人无话可说。

    比赛第65分钟,接李京羽禁区内回敲,李贴0米左右距离的一脚不停球怒射,打在老五刚来的及抬起一半的腿上,诡异的,折射入网。

    成功吸引了十几分钟注意力的人,在这一刻,彻底的沦为路人。

    或许是这种带有些运气成分的进球总会让人有些不服气吧,姚厦,汪嵩嵩,刘敏,甚至包括老五,都只是摇了摇头,目光,依然坚定。

    反而是他们的主教练孙永康,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捂着脸,坐回了教练席,两只手在脸上,使劲的搓来搓去。仿佛这样能把霉运给搓出去。

    一球在手的王红礼,心大定的同时不忘提醒:“贴子,收着点,稳住了,防止他们反扑!”

    是的,上一场八一队的错误,我们不可能会犯的,就像,你在后场忙碌了二十分钟却一无所获一样。

    无懈可击!

    卫大侠的心情,也像过山车一样,先是惋惜,再忽然想起上一场后涌起了希望,最后是看到严阵以待的辽省队后,闭眼长叹。

    这样的对手,真心无力啊!

    看台上,换人了。

    郑睫搂住泫然欲泣的江晓兰,小声安慰:“没事的,比赛还没结束呢。你看,他们还是那么努力的,你们家的那个,还是跑的那么快的”

    江姑娘呆呆的,眼泪流下来都没注意到:“为什么嘛,为什么他们那么强,我们,我们,只能”

    小姑娘轻轻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已经成为城市英雄的人,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仍然,只是个可笑的猴子吗?

    已经成功的从狮王转型为猴王的家伙浑然不觉,语气甚至透着一股兴奋,声音浑厚亮堂,召开战前会议一般,对着所有人怒吼:“这下好了,我们偷袭进一个,他们运气进一个,现在,大家扯平了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