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李京羽,听见这话都是一楞。

    说实话,冷静下来之后,他们其实对第一个丢球不但不应该愤怒,反而应该感谢对手。

    这么关键的比赛,这么大意的失误。这种教训,肯定会记得一辈子的。

    球场如战场,偷袭要是能命的话,那只能说是被偷袭者的愚蠢造就了对方的成功。

    而不是,反过来责怪对手的不光明正大。

    就像战场上的狙击手一样,爆的,就是一个个,猪头!

    心知肚明的他,此时听见了对手兴奋的嚷嚷声,很奇怪的抬起头,看着那个和自己脑袋差不多大的家伙,和他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

    不是吧,自己都不介意,他竟然还介意上了?

    这种输多赢少的局面下,他竟然还笑的出来?

    可能只是安慰对友吧,就像他之前瞎跑的二十分钟一样。

    想到这里,李京羽放下心来,冲着前面还在疯狂庆祝的李贴:“贴子,下来请吃饭哈!”

    李贴没听见,他这会真的兴奋的停不下来,这可是决赛啊,65分钟了啊,多么危险的一个时间了,能进这么一个运气球,真心值得疯狂庆祝一把!

    ————

    李贴没停下来,王红礼却早就刹住车了。一通怒吼以后,严阵以待的辽省队,迎来了对手的第一次反扑。

    足球比赛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只要还有心气,只要还有人能跑的动,既始全场都在死守,但只要一落后或者领先后被扳平,就必然会有反扑。

    就像弹簧一样,压的越紧,反弹的力道也就越大。

    当然,弹簧本身的质量也很关键。

    看着对手大张旗鼓却缓慢拖沓的进攻节奏,李贴那强自压抑住兴奋的心情,终于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不行了啊他们,那个叫卢伟的家伙一下场,进攻速度和节奏就完全提不起来了。

    层层推进的阵地战?

    做梦呢吧?!

    看,断球了!

    果然嘛,自己都信心不足,一被断就全线退防了。

    好了,碾压的时候,到了!

    “大羽,往上冲,他们体力不行了!”李贴那土的掉渣的东北腔在此时大声的吼出来,确实醒神。

    李京羽的回应也很响亮:“早等着了,兄弟们,冲啊!”

    这哥们其实和老五挺像的,一脑子的抗战情节,把对手想象成鬼子,是他最爱干的事情。

    虽然好哥们贴子长的更像一些。

    嗯,小声点哈,别让他知道了。

    ————

    想象的反扑,结束的如此之快。比赛,仿佛瞬间就回到了扳平比分之前的状态了。

    电视机里卫大侠的声音里一股失落之情掩藏不住:“体力接近透支了,我们这支队伍,真的,已经尽力了。其实,他们能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从第一场比赛那种紧张到腿都发抖的状况,一直到现在,能和最强大的辽省队抗衡那么久,他们,真的是以飞一般的速度,在进步”

    这悼词念的旁边的解说员浑身一激楞,想起了上一场,也是在被扳平之后,自己和眼前这位大侠,一起念叨着的,不就是这些吗?

    上一场那出人意料的翻盘,难道?

    还会上演吗?!

    声音里透着一股兴奋:“不会的,这帮少年们,既始输,也会狠狠的咬上对手一下子,让他们即使拿了冠军,半夜里也会一身冷汗的被惊醒”

    卫大侠也顿时反应过来,他也是这么个性子,理智上想不通的事情那就不去想,反正谁爱想谁想去,声音也开始徒然提高:“对,你说的对,就是要这样,让他们赢,也要掉块肉下来!”

    ————

    两位预言家,在这一刻,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嗯,这两个家伙,在这一刻,被章鱼保罗附体了。

    已经成功麻痹了对手的尤墨,终于亮出了獠牙!被当成猴子戏耍了二十多分钟的他,在比赛进行到69分钟的时候,在场上节奏终于因为辽省队自已体力下降而开始变慢的时候,咬住了对手,那脆弱的喉咙!

    是的,一直追着球在跑的他,突然停了下来,毫无准备的,出现在了一个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位置。

    后场,断球了!

    这其实是一个回传球,李贴在前场拿球,自信满满的他,只是为了制造更大一点的威胁,而错过了几次可以把球轻松传出去的机会。不得已,在对方两人上来包夹的时候,转身,不假思索的,一脚回传。

    然后,触电般的,百米冲刺的速度,回追。

    应该说这黑又硬的家伙身体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好,就在尤墨停球转身,一个横向带球避过防守队员就势伸过来的一脚的时候,就已经超出了所有人回追的速度,即将取得百米冠军。

    可惜,这不是百米赛跑。

    两个人,起动速度差不多,体能状况差不多,最高速度,还是差不多。

    于是,更靠近终点的尤墨,稳稳的卡住了位置,而且,仅仅是一个变向加速,就已经是单刀了。

    电视机里,卫大侠的声音激动无比:“漂亮,抢断过人一气呵成,已经是单刀了,这是谁,辽省队这个8号队员怎么这么快,哦,是李贴,已经来不及了吧,守门员,已经弃门而出了吗”

    已经很高亢的声音又徒然提高八度:“犯规了,李贴铲倒了尤墨!是点球吗?可惜啊,不是,犯规地点在禁区外!不过,红牌是少不了了,而且他之前也得过一张黄牌了,没有任何理由,不被罚下去了!”

    和上一场的刘敏一模一样,李贴,身为场上队长,犯了同一个错误。

    不够冷静。

    当然,这个犯规还是很有价值的,比赛打到这个时候,少一个人和落后一个球,这道选择题估计所有的教练都会选择前者。

    只是,本来可以不用选的。

    王红礼紧咬牙关,看着眼前,那个低着头,能把下唇咬出血来的家伙,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妈*的!”给生生咽了回去,只是嘴角的咀嚼肌支楞着,带动着整张脸都有些扭曲。

    算了,娃性子多老实的,又内向,难得犯一回错,今天也是踢的太高兴了吧。

    而且,运气真不错,对方那个号队员,叫什么来着,秘密武器汪嵩嵩,对,就是这个名字,一脚把球闷在了横梁上。

    逃过一劫呐,赶紧换人吧。还有个名额呢,先稳一稳。

    “大羽,收着点,对方这下要来真的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